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全面入侵+番外 作者:潘安骑驴笑

字体:[ ]

 
文案:
成子然一直以为俞玉这个人,熟悉各种装逼技能,能在不要脸撒泼与高冷总裁之间无缝切换,直到他知道对方的真是身份——
蛇攻人受……有两个丁丁的蛇噢。
 
另:受是双性
俞玉攻,成子然受。
 
内容标签:生子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俞玉,成子然 ┃ 配角:不多 ┃ 其它:双性受
 
 
 
  ☆、001
 
  宋安第一次见俞玉是在一个黄昏,那时候他跟几个同事勾肩搭背出了写字楼,拐过一个围绕着矮冬青的花坛,那辆黑色捷豹披着一身暖光停在霞光满天里。车窗没关严实,不过从宋安这个角度也看不到里面,但是老老实实趴在车外的长毛萨摩耶,雪白的样子好像地面停了一团雪。
  这狗瞥见来的人,很不善的冲出来直汪汪,说实话当时正是暑夏,长毛狗热的直流口水,凶猛大叫的时候一点也不吓人,反倒是口水乱飞时不小心溅到人的衣服上,让宋安的几个女同事吓的花容失色。
  车里的人慢腾腾伸出来一只左手,黑色衬衫袖子半卷,恰好露出肌肉匀称的小臂,手漫不经心的打了两个响指,长毛萨摩耶便安顺的回到车边上,老老实实的趴着,宋安盯着那只手,只觉得刚才简单两个动作,他好像都能闻到在胳膊振动间,精心涂在手腕间高级香水散发出来的气味。
  几人绕着车走过去,宋安趁机往里面瞥了一眼,刚巧就对上里面那双黑色的眼睛,他就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车边上安静趴着的狗突然就哼哼着奔到前方,欢快的摇尾巴,成子然嫌弃的把溅到身上的口水摸到狗的皮毛上,抬头一看只看到落单的宋安,他挥了挥手算是打招呼,然后带着狗钻进车里,车轻轻绕了个湾,眨眼见就没了影子。
  成子然坐在后座,给身边的狗顺毛。即使一天没见,狗见到主人仍然是那种恨不得舔他一脸口水的样子,好像多久没见一样。他随手安抚了一会,狗愈加兴奋,就差扯着嗓子号几声。俞玉看见了,盯着狗看了一眼,他这人有一双非常幽深的黑色眼睛,别人看上去总会忍不住心里发寒。受他这一眼,狗顿时就安静了,成子然只当它闹够了,就听俞玉轻轻哼了一声:“我带它出来干嘛的?”
  成子然一抬头,俞玉嘴角上扬,拍了拍副驾驶:“过来坐。”
  成子然从车座间有点艰难的爬过去,位置狭窄,俞玉……成子然脚一软,跌到了副驾驶座上。
  俞玉笑着凑过来,眼睫毛后面露出来的全是柔软的光,成子然掐了俞玉大腿一把,对方仍不依不饶的闭着眼睛,眼看红灯要尽,他赶紧凑上去亲了两口,一巴掌拍在俞玉脸上:“赶紧去开你的车。”
  俞玉一边开车,余光往成子然脸上跑。成子然半扭着身子,回头逗后座的狗,腰因此扭出一条弧度美丽的腰线,俞玉把手贴上去,冰凉的手冰的成子然整个人都抖了一下。
  “今晚去我家还是你家?”
  成子然摆摆手:“来我家吧,你家那几条蛇,够我呛的。”
作者有话要说:  在这里,把存稿用光前每天三章,欢迎来踩,留言
省略号中间有什么大家都懂的=-=
 
  ☆、002
 
  刚进家门,老实了一路的俞玉手毫不收敛的伸进了成子然的衬衫下摆,勾着他的腰然后两人双双倒在地面。好在地上铺了长毛地毯,倒上去也不疼。
  成子然下午吃了点东西,暂时还不饿,俞玉压上来的时候也就半推半就的解开了对方的衣服。狗对这一方面完全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看见被扒了衬衫露出胸膛的成子然就准备冲上去舔,俞玉把成子然往自己身下一按,护的严严实实,一个眼刀过去,那双黑色的瞳仁隐约看上去泛了点绿光,瞳孔似乎也细长拉伸,狗吓的打跌,急忙忙的缩回自己的窝。
  成子然看不清楚俞玉的变化,见狗自己走远了就勾着俞玉的脖子细细的接吻,俞玉手冰凉,一寸一寸的摸过成子然细腻的皮肤,在他的身上煽风点火,烧起来的都是冰冷的火苗。成子然鼻息间带了点难以抑制的呢喃,俞玉手一抖,直接扯断了成子然的腰带。
  俞玉:“…………”
  成子然:“…………”
  俞玉眼疾手快,捏住成子然的下巴,成功堵住他张嘴欲骂的唇,另一方面手探向成子然身下……
  这种行为在两人间都是第一次,……
  ……
  ……
  ……他……都沉溺了,眼前发黑,手脚发软,唯一真实存在的感受就是俞玉掐着他腰的手背。他尽力张来眼睛望着俞玉,随着他难耐的皱眉,眼里含着的那汪水顺着他的眼角滑出,迤逦到鸦色鬓发之中。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支持求留言撒花花XXD
第一章被锁了,我就想说,如果有人求完整版的……可以留邮箱???
 
  ☆、003
 
  俞玉睁开眼睛。
  空气中弥漫着甜腻香味,俞玉深吸一口气,香气吸入肺中,尾端是微微的膻味,这气味非常美妙,再加上一室衣衫凌乱,怀里成子然安然深眠,窗外挂着半边月亮,把天染成了黑蓝色,夏夜无风,只有空调轻轻的声响,这给俞玉一种静谧而安宁的,甜蜜的感受。在他过去的漫长的岁月里,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受。
  他摸了摸怀里成子然的头发,掀开被子,趿拉着拖鞋,明明地上有一堆乱七八糟的衣物,他却一个都没踩到,准确的摸到门的门把。
  他打开门,刚出去,一股罡风直扑面门,腥味扑鼻,风中赫然有条碧绿大蟒,怒张獠牙,牙的长度接近成年人食指,要是这一口被啃上了,俞玉这张脸就别想要了,连命都别提能不能保住。
  然而俞玉连眼皮都没有抽动,他就那样很安稳的站着,眼角甚至还挂着一点笑意,一挥手,蛇的整个脖子都折了过去,然后巨大的蛇身砸到一边的墙壁上,撕裂墙上精心包装的小碎花墙纸,罡风瞬息。
  “这么久没见,我以为你把自己的身份都给忘了。”沙发背后的男人道,他手里捏着一个相框,里面合照的两人笑得张扬,“就是这位把你勾在这儿舍不得走了?”
  “云山,你怎么在这儿?”俞玉一把从他手里拿走相框,倒扣着放到一边。云山抽动鼻子,他面容瘦削,鼻梁高挺,当他闭着眼睛深深吸气的时候,脸上有一种很变态的,沉醉的味道,他睁开眼睛,暗金色的眸子中是竖条瞳孔,月色下光影难辨:“你身上全是那个人类的气味……”俞玉嫌恶的侧身:“来这儿干嘛?”
  “一点都没有欢迎老朋友的意思吗?”云山架起腿,手微微一抬,那条被俞玉砸到墙面的大蛇无声无息的爬到他脚边,头顶蹭他的掌心,“他有孩子了吗?”
  俞玉坐到一边:“没,他有孩子太危险,我不一定保得住他。”
  “你是保不住他,还是怕他知道你的身份后再也不肯见你?”云山见俞玉面色不善,一耸肩膀,“我无所谓。不过你家里的父母想孩子都想疯了,是跟他生,还是跟你父母安排的人选,你随便选一个。”
  云山站起来,理了理袖口:“我来就是想告诉你,你家人坐不住了。看看我,我家那位最开始也不愿意有孩子,割腕就割了两次,现在如何,还不是得做我孩子的母亲?”他俯身,捏了捏他的肩膀,“我知道你不是心软的。”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三更!
 
  ☆、004
 
  凌晨三点的街道有一种特殊的宁静,即使偶尔有车辆从街道呼啸而过,这一刻仍然是这座城市最宁静的时刻。昏黄路灯拉长云山的影子,可能是因为视角问题,他的影子扭曲细长犹如蛇影。
  云山停下脚步,他没有回头,但是言语间已经表明他认识背后那人:“你不应该来找我,我只是路过而已。”
  那人隐遁在行道树的阴影,斜斜的靠在树上,两条腿因此显得格外笔直。灯光昏淡,因为能看到他抱胸而站,光浇在他的黑色衣物上,透露出一种非常有质感的柔软,衬得他手指白皙修长。
  云山脚边匍匐的蛇竖起身子,怒张獠牙,诡秘的蛇瞳盯着靠在树边一声不吭的人。
  “哦,你也不能去找俞家的那位,他和那个人只是谈恋爱,他一没暴露身份二没强制PLAY,人家两口子好着呢,你这爱吃蛇皮的法海就先靠边站吧。”云山偏头,灯光下他眼睫毛在白玉一样的脸颊上留下一片暗影,眼珠冰冷的仿若琉璃。
  那人从暗影中走出,宽大的兜帽遮住他的脸:“我是来确认一下……”那人声音沙哑而柔软,他向前走了一步,大蛇嘴角外裂,蛇瞳细成了一条线,“……你死了没有。”
  话音刚落,蛇尾部一弹,卷起街边落叶,伴随着一阵腥风,巨大的蛇身扑向那人的脖颈——
  *
  早饭照常订餐,快递小哥送上早饭时顺带在小区外面带了份当日快报,成子然堵在门口签字,遮住整个客厅的狼藉。他捏着报纸,头条上就是一天长度极长的大蟒惨死街头,蟒蛇体躯巨大,最宽的地方大致有成年人腰部大小,长度十余米,被发现的时候已经死僵了,整个头部被掏了个血淋淋的洞,严实还没搞清楚是什么东西造成这条巨大的蟒的死亡。
  成子然瞠目结舌,一个没留意被脚下的东西绊了一下,那是昨天夜里被俞玉硬生生撕裂的腰带。
  他把早饭顺次摆放上桌,拿好餐具,向卫生间的方向道:“俞玉?俞玉?过来!”
  俞玉从卫生间出来,亲密的吻了一下他的脖颈,就见他指着报纸:“快看看是不是你家的蛇。”
  俞玉抬眼一扫,那分明是昨夜里爬在云山脚下的那条蛇。
  “……是吗?”成子然问。
  俞玉吻了一下他的脸颊,脸上毫无异色:“不是,我家蛇没这么壮的。”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的第一更
 
  ☆、005
 
  宋安看着眼前仰视这座高耸写字楼的青年,脸上隐隐带了点焦躁。
  他近来数十日晚上睡觉常常惊醒,一醒来就觉得心惊肉跳,手脚发凉,最开始以为是身体问题,去医院做了全身体检,除了左眼近视度数加深,却什么毛病都没查出来。他妈自作主张为他找了个大师——宋安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下这位大师——他怀疑自己的年龄都比这位大师的年龄大。
  他懒洋洋的蹲在街头,顶着刺目的阳光抬头:“喂,大师,你看好了没?”
  大师没有搭理他,他的目光盯着前方拐弯处下车的人。
  “大师?再过半个小时我就要去上班了大师。”
  青年没有回头,遥遥的指着那个刚从车上走下的年轻人:“那是谁?”
  “谁啊——”宋安眯着眼睛,“——成子然?”                        
作者有话要说:  ……原谅当年的我放荡不羁
 
  ☆、006
 
  成子然拎着饭盒走进大厅,饭盒装在塑料袋里,看上去普普通通一点也不惹眼,由俞玉的话来说,是里面装了他一颗包含爱的心。成子然有时候挺受不了这么肉的俞玉,脸上挂着笑进了电梯。
  电梯里面四面都是不锈钢的墙壁,朦朦胧胧的给人一个反应,中央贴着巨大的广告,一家三口在广告上龇牙咧嘴。电梯的角落就站了一个人,那人披着长长的黑色披风,兜帽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露出瘦削的下巴,以及一湾很薄的唇。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