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所有大佬我都渣过 作者:鹿野修哉(下)

字体:[ ]

 
 
 
第50章 男妃十一
  男妃十一
  远处传来渺渺梵音, 带着韵律奇特的回响破开缭绕的香雾传入花潮耳中。
  难道这一次他依旧没有死, 又来到了新得世界中吗?
  这个世界是否还会有攻略对象在等他, 而他死后, 攻略对象是不是会非常的伤心,他简直无法去想象他露出伤心的眼神, 他让攻略对象伤心了那么多次, 从前为了复活让他那么伤心,现在愿意为了他牺牲自己,却依旧让他那么伤心。
  稍微一想心就要碎了。
  攻略对象真的很爱他, 而他也真的真的, 非常喜欢他的恋人。
  花潮心里面涩涩的苦苦的, 可是一想到自己还有意识,心中又充满了希望,只有有机会, 哪怕是千分之一万分之一,无论有多么的渺小,他都会拼命去抓住。
  耳边又传来了渺渺的梵音,似乎有上千人齐齐颂念经文, 这些声音汇聚在一起,却没有庄严赞颂的感觉, 反而透着森森的鬼气。
  一阵又一阵渗着凉意的阴风尖啸着刮过来, 犹如厉鬼的嚎哭和怒吼。
  花潮的意识醒醒沉沉,他感觉有两股力量拉扯着他,一会把他拽向一个地方, 一会又把他拽向另一个地方,他在两股相抗的力量中挣扎,一会清晰一会混沌。
  后来他的意识终于被一端更强大的力量拉走,周围添了一道他无法感知的屏障,这个屏障阻隔了另一股想要将他拉走的力量,他的意识终于摆脱了两股力量的拉锯战,有了喘息的机会。
  透着丝丝诡异的颂经声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突然间一声震耳欲聋的敲钟声响起。
  有人厉声念道:“魂兮归来!”
  又是一声震耳欲聋的钟鸣。
  无数人齐齐念道:“魂兮归来!”
  “魂兮归来!”
  “魂兮归来!”
  “魂兮归来!”
  ......
  ......
  花潮猛地睁开眼。
  屋子里还是古代的陈设,他正躺在榻上,薄如蝉翼的鹅黄色床帐柔顺的垂下来,一直拖曳在晶石铺就的地面上。
  一点烛光从巨大的琉璃推门透过来,一个寂寥的人影捧着红烛独坐门外,摇曳的烛光将他的影子微微拉长,映在华贵的琉璃门上。
  花潮忽然有一种感觉,觉得他一定在琉璃推门外独坐了很久,他映在琉璃上的影子是那么孤独那么寂寞,在这个静谧而昏暗的宫殿里,像极了一幕忽然停滞的皮影戏。
  花潮起身,脸上微微了带了笑,真的喜欢一个人,连他的影子也会认出来,他从榻上起身,忽然感觉身上比以往重了许多
  他讶异的低头一看,发现身上不知何时换了一副更沉重的镣铐,这镣铐冷而沉,像两条可怕又危险的巨蟒缠在他身上,细细看去,还能看见镣铐上面雕刻着一些奇异的符文。
  这又是在搞什么?
  劫后余生,花潮也没来得及想太多,掀开了被子拢着镣铐下了床,慢慢走到琉璃推门前,伸出手轻轻推开了门。
  姬湛兮果然一人跪坐在那里,他姿态虔诚的捧着一个沉黑色烛台,烛台上的红烛只剩下短短一截,很快就要燃尽。
  姬湛兮闭着眼,身上穿着玄色朝服,他俊美如神的面容一旦闭上眼睛没有表情时,就会像一尊没有生命的雕像,因为他的每一处建模数据都太过完美,失去表情的润色就会显得不够真实。
  花潮抱着沉重的镣铐蹲下来,伸手抚上他的脸,姬湛兮睫毛微动,眉间蹙了蹙,才慢慢睁开一双泛着黯蓝色幽光的漆黑眼眸。
  他的眼神像刚从梦里醒来似的,轻飘飘的绕着花潮的脸打转。
  花潮张开五指在他面前挥了挥手,笑道:“你怎么啦,怎么像是刚从梦里醒来似的?”
  姬湛兮的那种幽幽荡荡不落实处的眼神很快就慢慢沉淀下来,他又露出身为九五之尊那种沉稳睿智、总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眼神。
  只是他的眼睛看着花潮,多出了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眼神。
  像是怜,又带着一点怨。
  花潮心里咯噔一下,颤颤巍巍的问道:“我病入膏肓即将不治身亡了是不是?”
  姬湛兮摇了摇头,他缓缓放下手中的烛台,嘴唇微颤,说道:“你终于回来了。”
  花潮已经启动了自毁程序,居然还没脱离这个世界,并且还好端端的站在姬湛兮面前,这事花潮自己都觉的奇怪。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但心中确实很惊喜,他笑着拉住姬湛兮的袖子,笑盈盈的问道:“你这是花了多大劲才把我从鬼门关拉回来,我是不是昏迷了很长一段时间,你都把我弄到新的宫殿里了。”
  姬湛兮扶着琉璃推门慢慢站起身,眼神深深的看了花潮一眼,他那一眼太过千回百转,把嬉皮笑脸的花潮猛地震住了。
  他呆呆的看着姬湛兮,心想一定是自己启动自毁程序要狗带那天把这个男人给吓到了。
  生离死别这种事情确实很吓人,能让人心理阴影面积无限增大。
  花潮正想着如何安慰安慰他,姬湛兮却向前倾身猛地将他抱住了,他的身体细微的颤抖着,埋首在花潮颈间深深的吸着气。
  果然是被吓到了吧,花潮拍拍他的肩膀,出言安慰:“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么,这一次死里逃生已经是天大的幸运,我又可以多陪你一段时间,就算日后不能长久我们也要珍惜现在的时光,每一天都要开开心心的。”
  姬湛兮把头抬起来,温柔的将花潮散落在鬓边的一缕长发别在他的耳后,轻轻说道:“你说的对,无论朕能留你多久,咱们总要开开心心的。”
  花潮笑了:“这样才对嘛。”
  他四处环顾了一圈,“这宫殿精美无比,只是怎么如此冷清,一个侍从的也瞧不见,非命和非欲两位大监也没跟在你的身旁吗?”
  姬湛兮把花潮抱起来,一路走到宫殿外,这个宫殿华美至极,一道道琉璃推门巧夺天工,长廊里摆放着一盏又一盏琉璃宫灯,烛火透过各色的琉璃,将长廊照的五光十色。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