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史前寡兽求生记[种田]+番外 作者:鬼酉蜡烛(下)

字体:[ ]

 
第58章 晋江独发(58)
  第二天, 陆迩是在一片酸痛感中醒来的。
  睁开眼睛, 就能感受到全身上下都像做过什么剧烈活动一般的疲惫, 还有某个难以启齿的隐秘部位的异样感,陆迩整个人都傻了。
  少顷之后昨夜的记忆回笼,陆迩呆愣片刻,情不自禁伸出双手捂住脸, 耳根迅速染上嫣红, 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没想到他自律了这么多年, 竟然在这里摔了个跟头。
  是他想错了。
  他以为小米酒的酒精浓度很低,只喝几杯根本不会醉。
  没想到这个世界的兽人和亚兽们都没有尝过酒精的味道,完完全全就是个“一杯倒”。
  现在回想起来,昨夜酒精与热气缠绕、陌生又炽热的触感……
  ——停!
  不能再想了。
  陆迩深吸一口气,轻轻拍打了一下自己的脸, ,让自己冷静下来。
  醉酒出乱子,这种事虽然没想象过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但是既然发生了,也只能正视面对。
  他撑着双臂坐起来,一个趔趄差点又摔回床上。感受到动作拉扯出的异样感, 微微皱了皱眉。
  一坐起来,陆迩下意识寻找自己满身酸痛的罪魁祸首。
  旁边已经没有那个强壮的兽人, 只有一只毛茸茸的小猫崽儿趴在一边的兽皮毯子上睡得正香。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夜消耗能量太多,陆迩坐起身,小咪竟然也没有被吵醒。
  陆迩看着小猫崽儿的眼神有些莫测, 伸手在小咪的脖子上轻轻虚握了一下,有些咬牙切齿。
  ——谁告诉他猫科动物都很快、靠次数取胜来着?
  ——这个混蛋次数确实多,时间可一点都不短!
  想当年他还真情实感地替小咪担忧过以后能不能满足小母猫,没想到竟然先砸了自己的脚。
  不过亚兽的生理结构似乎和人类有所不同,昨天晚上这么疯,今天竟然还能站起身走动……
  陆迩心不在焉地倒着水,一边漫无边际地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
  喝了一杯水清醒了一下,陆迩去了旁边的房间,忍着内心泛起的复杂感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没有发现什么大碍,有些痕迹应当过几天就消失了。
  简单擦洗了一下身上昨夜激烈运动残留的各种液体,陆迩感觉自己好像八十多岁的老太太,动一动全身筋骨都在呐喊。
  而且身上还有不少深深浅浅的痕迹,星星点点的嫣红在白皙的皮肤上格外瞩目。
  以防万一,他还是准备穿一件衣服遮住。
  最适合的就是曾经用角的毛毛织成的纯白色毛衣,但陆迩拿过来准备穿的时候,动作又停顿了下来。
  如果是昨天之前,他根本不会有什么感觉;但是现在穿上用角的毛毛织成的毛衣,岂不是和他被角包裹着差不多了?
  说不清到底是羞涩还是排斥,穿了一年多的毛衣忽然就烫手了起来。
  最后陆迩还是拿了另一件替换用的毛衣。
  确认把身上的痕迹都遮盖住,陆迩稍稍松口气,忽然听到门外有人喊:“绿耳,在吗?”
  陆迩下意识不想让外人进屋,连忙应了一声,扶着腰走出房间,掀开临时充作门帘的兽皮,看到外面站着烈。
  不知道为何,陆迩微妙地觉得烈的气质有了些微的改变。
  好像饥渴已久的狼终于吃到了垂涎的猎物,带着一丝餍足。
  “有没有伤药?可以治疗红肿和撕裂的。”烈将自己的目的直言托出。
  活血化淤、消肿止痛的药草很常见,陆迩之前就准备了很多,上下端详了一下烈:“你受伤了?”
  烈唇角微微勾勒起一个淡淡的笑容:“勇受伤了。”
  陆迩没有多想,返回房间拿了一些药草出来,仔细叮嘱:“磨碎之后外敷。”
  送走烈,陆迩再回房的时候,小咪已经醒了,正瞪着大大的眼睛盯着床铺发呆,眼神似乎有些恍惚。
  看到陆迩回来,小咪忽然“噌”地窜出来,跑到陆迩脚下又停住,怯生生地仰头打量着陆迩,眼神里带着一丝灼热、试探,还有一点畏惧。
  陆迩被这样的眼神看得浑身不自在:“你看什么?”
  小咪围着陆迩转悠了一圈,眼眸中的惊喜逐渐扩大。
  昨天晚上不知道为什么它有些昏昏沉沉,竟然一冲动试探着把它的亚兽抱在了怀里。
  让它无比兴奋的是,陆迩竟然没有拒绝,反而有些主动地迎合!
  这让它原本只想抱一抱,演变得愈来愈深入……
  ——是不是说明,它的亚兽终于对它敞开心扉,愿意接受它了?
  回想起作业的一切,小咪感觉自己幸福得仿佛在做梦,激动地冲着陆迩“咪呜”叫了起来,迫切想要陆迩给它一个确定的回应。
  昨天晚上的事情发生之后,陆迩却忽然感觉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小咪了。
  昨晚的事情虽然是个意外,但也实打实的是发生了亲密关系。
  最让他觉得震惊和难以接受的是,现在回想起来,整个过程他都没有产生过厌恶或者抗拒的情绪。
  陆迩虽然从未谈过恋爱,姓取向的知识多少还是知道的。
  单纯身体的欲望可能是受亚兽的身体影响,可心理上的接受或者抗拒完全是另一回事。
  昨夜的记忆没有缺失,他清楚地记得全程自己内心的悸动、指尖划过肌肤的酥麻、还有从未体验过的失控的快感。
  而他没有觉得一丝一毫的反感,只对不受自己掌控的感觉有些畏惧。
  ——难道他不知不觉已经弯了?
  当了几十年直男的陆迩一时有点发愣。
  一方面陆迩一直都喜欢循规蹈矩、不踏出自己的舒适圈,习惯了自己的“直男”身份——或者说,习惯了自己单身的生活,很难想象和另一个人结成伴侣的日子;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