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系统]听说我靠脸上王者+番外 作者:匪少(下)

字体:[ ]

  人类在异种的眼中脆弱的就像是花花草草,仿佛随意的碾压触碰就会死亡一样。
  尤其白鸩这样的,在他们的眼中除了美,简直在他们心中连雌姓都比不上。
  但,美就是这个人类活下来的唯一价值。
  几乎在他出现的同一时刻,那些异种就几乎打成了协议,谁是强者,谁就能让他成为自己的附属品。
  但麻烦的是人类身边出现了一个半兽人,一个地精族还有一个Omega与有人形兵器之称的翼族,以至于他们不敢妄动。
  人类看起来美的像是朵颜色浓郁的花,明明身上有的是最素净的颜色,但他的眼瞳,睫羽,唇色却绚丽香艳的让人真不开眼睛。
  “白鸩!”他站在大讲台上,对着那些对他露出不怀好意笑容的异种露出了温柔至极的笑容,纯粹的有种惊心动魄的美丽。
  翼族咧嘴爽朗的看着他,这小子又在用美貌祸害人了,之后在在全息影像中掉出了自己的资料,“霍恩·贝尔托特。”
  强大的异种可以让自己的容貌俊美而看不出年纪,这是优势,但对箴白来说却是噩耗,因为他分不清到底坐在台下到底有多少个敌人。
  几个人的座位被安排到了教室的中心,四个人把白鸩围在了中间,他捣了一下低头破解什么的佛兰,问他查到了什么。
  佛兰侧头望向后方的小个子异种,“那家伙是刺客,星际中一个土豪领主的人,据说那个老头一直幻想着做个土皇帝。”
  那个家伙从他们一进门一开始就很不友好的一直盯着他们,白鸩妖魅的勾住了佛兰的脖子,“镇定点,还有谁?”
  手里不知道哪里弄来了一个果子咬了一口。
  “全班六十个人,有一半的人资料追根究底起来的话有问题,我已经传到你的终端里了。”佛兰低下头去语速很快,“有人在黑市爆出了一个传闻,说你是血族夜王的新娘,有的是尖端人物往这里塞东西。”
  “意料之中,能在黑市之中悬赏三亿金币,弄几个人简直是小菜一碟。”
  “你什么时候又跟血族结怨了?”玛门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瞪他。
  “我根本不认识他,只能怪我过分美丽!”
  白鸩意味不明的翘起嘴角,环视了下四周,“再说了,我离家出走后大部分时间都跟你们在一起,哪有时间勾三搭四。”
  佛兰诧异的望向了白鸩,却见白鸩向后靠了靠,神色锐利,“你呢?有没有什么内幕消息。”
  霍恩挑眉的看着他,不置可否,“很荣幸,我也受到悬赏通知,是笔巨款。”说完趁着白鸩不注意一口咬下他手里的果子一大半。
  “不错,挺甜的。”
  “……”你还是孩子么抢食?白鸩郁闷的把身下的塞进了他的手里。
  “想知道内容么?”霍恩有点挑衅的笑了笑,吃着他递过来的果子心情莫名愉悦。
  “不想知道,谢谢。”大美人显然有些不太配合的摇头,不管内容是不是他想的那样,他都不想成为任何人的猎物。
  如果在这个世界他是不同的,唯一拥有系统的人,那么他才是终将屹立在食物链顶端的人,直到他找到这个世界的核心。
  从下课开始就不断的有异种来搭讪,白鸩提起了嘴角问系统,“我记得青藤焰的异种中有个规矩,在青藤焰就学过程中,生死有命?”
  娇娇有些意外,不过已经进了杀戮场之中,再不动手,实在不是他的风格。
  “的确有这条,不过你大概杀了也没事,有的是人会给你抹掉那些人的痕迹。”
  “那再好不过了!”他就喜欢那样的爽快人,哪天见面了,说不定他还会给他送一份厚礼。
  白色的羽毛伴随着血液突然洒落在了半空之中,那些人的目光带有惊恐和不敢置信,翼族的出手让他们措手不及,突然就伸展出了一只比钢刃还锐利的翅膀。
  “初来乍到,总觉得不留下一点让你们刻骨铭心的印象有些对不起你们。”白鸩怜悯的看着那个被拆掉了手臂的倒霉小刺客,语气格外的温柔的一脚踩在的胸口,“哈娜,该出来用餐了。”
  活色生香的美人的肩膀上出现了一个头顶着大花苞的小姑娘,她的手臂变成了藤蔓,瞬间裹住了面前的小刺客,嘴巴变成了原身的两倍瞬间要掉了他的头吞噬了下去。
  不仅那些异种,大概除了白鸩美人会觉得这个场面有美感,简直是冲击那群异种吃不下饭,排队蹲到墙角呕吐。
  那些异种惊恐的看着面前的人类,他身上到底是什么东西,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异种可以寄宿在人类的体内。
  小姑娘吞噬肉体的过程是漫长的,它一步步的撕裂着那个小刺客的肉体然后一步步的放到嘴巴里咀嚼,让那些异种格外的煎熬。
  自从大宇宙时代,那些异种早就进入了高等文明时代,再也没有异种会进行这种野蛮的进食身份。
  说到底不过是些没见过什么大场面的孩子,还有一些小明星级别的戏精,白鸩欣赏般的慢慢扫过他的脸,终于笑眯眯的道,“既然招呼已经打过了,我们还是走吧。”
  霍恩收起了翅膀,爽朗的露出了白牙,“大美人,第一次觉得我们这么有默契。更没想到我们的同学会这么友好?”
  一直没戏份的玛门和塔罗亚嘴角抽了抽,感觉对方有点在他们老大面前装逼的嫌疑。
  白鸩翻了个白眼,哪里看得出友好了,简直是危机四伏啊。
  经过今天这场闹剧让他看的出来,那群人大概不打算在光天化日下动手了,只能提防着他们在背后算计了。
  不由自主的叹了一口气,他可不认为所有的杀手都会聚集在这一个班里。
  “走走走,吃饭去,看到哈娜吃的那么香,都把我看饿了!”白鸩拍了拍肚子,都凹进去了。
  翼人阳光爽朗的跟着笑着,“他的牙口真好。”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