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灯火人间六月天(壹) 作者:山涧小妖(下)

字体:[ ]

  彬鸢眯着眼睛视线停留在哑巴的脖子上,伸出手指小心翼翼的触碰着哑巴的脖子,这少年恐怕不能说话。
  哑巴享受的眯起眼,少年的手指带着一股微凉,却不是很冷,触碰到他脖子的时候,浑身一颤,前所未有的感觉让他如梦初醒。
  “你不会说话?”
  哑巴点点头,彬鸢一阵无奈,“既然你不会说话,我也就不问你那么多问题了。可以放开我吗?”
  哑巴摇了摇头,他知道,只要自己一放手这个少年就会飞到空中,任凭自己怎么追赶,恐怕都无能为力。
  彬鸢有一种碰到了碰瓷的感觉,他故意摆出凶恶的表情,冲着哑巴威胁道:“我可是山中的妖精!你要是再不放开,我就吃了你!”
  哑巴当即就被吓了一跳,可手上依然没有放手,他本来就是来雪山里寻死的,若是能够死在少年的手中,他觉得一点儿也不后悔。
  彬鸢一脸的便秘,看着哑巴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第一次有一种挫败的感觉。
  “话说,你到底为什么要一直缠着我?”彬鸢没办法的拖着哑巴向山中走去,半山腰通往神殿的路并不远,他走的是捷径,东拐西拐拐,很快就到达了神殿后方的森林里。
  雪山四周都隐藏着传送门,只要找到对应的位置,便不用绕那么大一圈子的路。
  哑巴跟着少年来到了一座豪华的宫殿旁,他惊讶的看着那些精致的建筑,绕过一座开满了荷花的大池塘,被一个小女孩的惊呼声给下回了神。
  “你这混蛋,放开我师傅的衣服!”崎心心心念念着师傅早点回来,没想到一回来就看到一个脏兮兮的人扯着衣服的袖子,当即就生气了。
  哑巴吓了一跳,是被小女孩凶的,他慌了神松开了手,猝不及防被女孩子一推摔倒在地,蹲在地上愣愣地抬着头,望着女孩怒气冲冲的脸。
  “谁让你碰我师傅的?!”崎心双手叉着腰,像一个小母夜叉。
  不远处的九尾一脸无语的摸着狐狸脸,抱歉的看着仙君:“我可没有教她这些……”他很想说,他才没有教你徒弟这些乱七八糟的姓格,这都是自然生长的下场。
  彬鸢赶紧冲着徒儿招了招手:“崎心不得无礼,他只是一介凡人,断不可用法术欺负他。”
  崎心撇着嘴委屈的看着师傅,冲着师傅露出一个笑脸,回头的时候恶狠狠的瞪着哑巴。
  李朔月来晚了,急匆匆赶到的时候,广场上已经闹成了一团。当然他也注意到了那个人类少年,少年同样注意到了他。
  李朔月感觉到了一股危险感,他来到师傅身旁,冲着师傅行了礼,乖乖的说道:“捉妖阵法已经熟记,师傅可要考察?”
  彬鸢惊讶的瞪大眼睛,没想到对方这么快就记下了一本捉妖符咒书,那可是有着整整200多页呀!这孩子怕不是逆天了。
  虽然心里震惊归震惊,彬鸢还是夸奖道:“朔月已经很厉害了,为师没想到你这么短的时间就能背下来。”
  李朔月脸上露出羞涩的红,笑弯了眼,在师傅看不见的地方眼眸冷冷的望着那个哑巴,又是一个企图想来分享他师傅关爱的妄想之徒,他是不会放过这些家伙的。
  师傅的美应该由他一人独享。
  关于这孩子内心的想法,彬鸢其实一点儿也不知道,在他心里一直觉得自己像一个父亲的角色,尽职尽心的照顾着两个孩子,生怕他们没有母亲的陪伴,长大之后心理会扭曲,尽可能的给予鼓励和关爱。
  哑巴看着和谐的几人,感觉自己是多余的。
  原来那个少年有两个徒弟,哑巴羡慕的看着他们,乖乖的坐在一旁,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九尾注意到这个人类少年,大摇大摆地来到他的旁边,很享受的看着这个少年惊慌失措想要尖叫又发不出声音的模样。
  “啧啧啧……原来是一个哑巴!”九尾得瑟的一笑,很喜欢在人类面前卖弄自己的小法术。
  凡人总是需要吃东西的,彬鸢领着哑巴来到神殿不远处的一座偏殿里,伸手指了指不远处刚刚才搭建起来的厨房说道:“那是厨房,里面有新鲜的食物和大米,饿了的话就去那儿弄吃的。若是没有了食物,告诉九尾即可,他会去山下买回来。”
  哑巴点点头,跟随着对方踏进屋里,这间房间很大,里面的陈设带着一股神圣的味道,玉器的石床铺着锦被,雕花梁柱上镶嵌着宝石,半圆形的拱窗外一只开满了红花的火焰花伸了进来。
  火焰花是北国特有的植物,只会生长在寒冷的冬季里开花,颇有点儿像是凡间的梅花,只在冬季绽放,戴着鲜艳的红色如火似茶。
  彬鸢观察了一下确定屋里没有少什么东西,转身对着身后的哑巴说:“这儿就只有我们几个人,既然你不愿意离开,那就留在这里吧。闲来无事的话可以打扫一下广场上的落叶,这儿的天气很冷,衣柜里有一些厚的衣物,你可以换上。”
  哑巴再次点点头,目光从未离开过彬鸢身上,从他记事起就不会说话,每每开口,喉咙如同针扎一样疼痛不已。
  彬鸢示意对方在自己面前的凳子上坐下,掐指一算,心口顿时隐隐不安。
  这孩子的命数有些蹊跷,彬鸢皱着眉头再次一算,天空中滚滚雷声而来,一条银色的闪电划过半边天,雨夹雪飞速下着。
  没想到这时,那个声音又出现。
  【找到幸运之子培养了,以及厄运之子,请在指定的时间里完成,七日,不然可是有惩罚的哟。】
  彬鸢眉头紧紧的垫着,这好端端的,他上哪儿去寻找厄运之子?而且被选中为厄运之子的人下场都会很惨,彬鸢根本狠不下心来,这样去对待一个人。
  他沉默着,直到耳边的提示声消失,仍然没有回过神来。
  那神秘的人似乎知道彬鸢内心的不愿意和抗拒,安静了一会儿之后,提醒的声音严肃了些,附带着威胁。
  【零星,奉劝你做好自己的职责,不然我也很为难的。】
  彬鸢听完后,眼睫下的双眸失去了光泽,内心回答着。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