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妻乃敌军之将 作者:宫槐知玉(下)

字体:[ ]

 
 
 
第65章 下次别打脸。
  001.
  看着面前这三人, 秦老爷子此刻也快要哭出来了。
  之前见到那位被打得青紫了一只眼睛的大人,又听他说了在镇上发生的事情之后, 秦老爷立刻就想到了这几人。
  那位大人敢不带任何随从就独自一人跑来这边, 那也是因为他自己手头上有些功夫,有自保的能力。
  具体有多厉害秦老爷还真不知道,不过据教过他的先生说, 他在这方面的悟姓也算是极佳的,那位大人也更是以此为豪。
  听到那位大人说他被三个人欺负了,秦老爷立刻就想到了李牧还有仲修远。
  这两人的那些经历还有身份有这样的身手不奇怪, 若不是这两人, 不然就这么一个小镇还能真的人才辈出不成?他好歹也在这镇子上住了大半年的辈子,这镇子他还是颇熟悉的。
  “咳咳……”仲修远咳嗽了一声, “不知道那位大人现在所在何处?”
  这人打都已经打了, 还能怎么样?
  “他两边肩膀都被人打了, 手都抬不起来, 脸上一只眼睛又被人打得铁青,所以正在镇里的客栈里头住着。”秦老爷说起这件事情颇有些无奈。
  那位大人见到他之后,立刻就让他把这三人找出来, 并且扬言一定要把这三人打一顿报仇。
  是他好劝歹劝才总算是压制住了那位大人的怒火, 让他先去医馆, 把身上的伤看看。
  仲修远默默的拿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 借以掩饰嘴角地抽搐。
  李牧此刻的嘴角也有几分抽搐,他之前虽然一直没有和这位大人打过交道,但他的印象中这位大人应该是一个年过半百的沉稳的男人, 而不是这么个才十几岁的小鬼。
  秦老爷也像是看出了李牧的疑惑,他叹息一声后,徐徐道来,“这事情说来也话长。往简单地说,他家里是之前的皇上钦点的官商负责人,后来先皇林鸿辅佐如今的小皇帝登基后,他家的势力虽然被消弱了些,但他家依旧是皇商之一。”
  听了这话,李牧与仲修远脸上都露出几分了然。
  若是如此,倒也说得过去。
  不然依照他这十几岁的年龄,想要坐到如今的位置,恐怕没那么容易。
  秦老爷见两人对视一眼,又赶紧说道:“不过你们两个可不要小瞧他,他这人为人虽然……咳咳,总之,他在这做生意上真的是一把好手,先皇林鸿这关于官商救灾的计谋,就是他给想出来的。”
  闻言,李牧收起了眼中的了然,更多了几分谨慎。
  若真的按照秦老爷所说,他在做生意上是一把好手,再联系之前遇到他时这人的行为举止,那这人大概真的就是那种智商颇高但情商却是负数的,想一想也难怪之前秦老爷一直没有为他引荐这人。
  门外突然进来一人,那人是秦老爷带上山来的,他走到秦老爷的身边,低头与他耳语了两句,秦老爷便赶忙站了起来,往门外走去。
  “怎么?”众人也随着秦老爷站了起来。
  “他来了。”秦老爷苦笑。
  白天不说人,晚上不说鬼。这感情好,他这还没想出该怎么办,人就来了。
  听说那人来了,李牧回头看向仲修远,后者此刻脸上也流露着几分尴尬。
  并不是他故意想要打人,而是这人真的有些欠揍。
  “这里就是那什么李牧的家?”一道年轻有些熟悉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秦老爷回头看了一眼旁边的李牧,让他暂时不要出门,自己先出了门,迎了上去,“大人,您怎么来了?”
  “干嘛,我不能来?”那年轻人依旧是那让人听着就觉得想揍他的语气。
  “属下当然不是这意思,只是您不是在山下的医馆里面看病吗?”秦老爷笑得如同弥勒佛,他对这人的脾气早就已经了解,已经懒得和他生气。
  听到秦老爷说起看病,那年轻人语气越发的恶劣起来,“人呢?那李牧在什么地方?”
  秦老爷面露为难之色,之前与他一起找过来的除了他自己的人之外,还有好几个跟着这位大人做事的。如今这几人全部都站在了李牧家的院子里。
  若是让这些人知道就是李牧把这人给打了,估摸着这事情就热闹了……
  更让秦老爷有些顾及的是,这一群人当中,还有几个是之前就一直在给李牧找事的。
  官商是份肥差,不少人都争着抢着想要应征,想多捞点好处。
  之前这位大人突然便说要找个能办事的,当时但凡有点能力的,都把自己沾亲带故的人送了过来。
  结果没成想,反倒是让李牧这么个在山里养鸭子的人捡了便宜,这些个人心里当然不会舒坦到哪儿去。
  “哼,排场倒是不小,我都亲自来了,怎么,还要我递帖子排队等他有空了?”那人伸长了脖子朝着屋里张望。
  “山野村夫,没点礼数。”不知道谁说了这么一句。
  听着外面的动静,李牧知道自己是不能继续待在这个屋子里了。
  他放下手中的茶杯,出了门。
  “是你!”见到出门而来的李牧,那年轻人立刻便抬手指着李牧,两只眼睛更是瞪得圆溜溜的。
  因为实在太过惊讶,他抬手那下动作很大,这一抬手立刻牵扯到了被李牧之前打了的肩膀,他瞬间便龇牙咧嘴地吸起了冷气。
  这一吸冷气,他身上其它两处伤口也就跟着被牵动,跟着痛了起来。
  一时之间,他两只肩膀还有一张脸都痛得不轻,痛得他眼泪汪汪,整个人弯了腰就要蹲下去。
  “大人你没事吧?”旁边几个人见状,纷纷上前去想要把他搀扶起来。
  外头热闹,仲修远也跟着李牧出来,一出来就让那本就已经痛得眼泪汪汪的人看到,那瞬间他气得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
  “你……”年轻人指了指李牧,又回头指向仲修远,“你……”
  “大人?”众人不解。
  只听这人哀嚎一声,“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就在秦老爷琢磨着是不是应该站出来解释一番时,旁边的仲漫路也从门后面冒出个头来。
  这下原本还只是气得不轻的那位大人,顿时就开始跳脚了,“好啊,原来你们是一伙的!”
  他吸着冷气,伤处本来就还痛着,这下看着三人,他顿时更痛苦了。
  他气得快要抓狂,可是这几人的手段明显比他高,特别是在让他就没还上一次手的李牧和仲修远面前,他只觉得伤处一阵阵的疼痛。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秦老爷,你这是不是该给大家一个解释?”虽然还没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已经看出些端倪的旁边的几人,立刻便把矛头指向了秦老爷。
  秦老爷此刻是解释也不是,不说话也不是。
  就在秦老爷为难的时候,那年轻人却又蹦哒了起来,他龇牙咧嘴的指着仲漫路叫道:“你给我出来,我们再打一场!”
  这两个大的也就算了,他自认倒霉,可仲漫路明明比他小,凭什么还能把他打晕了?而且还打在他的眼睛上,让他丢足了脸。
  他家虽然并不重此道,但是因为他在这方面天赋过人,所以从小到大他一直在学这些。
  从小到大他也没少受几个师傅夸奖,他万万没想到如今一个年龄比他小的,居然就能把他打晕了过去。
  仲漫路无辜地望向李牧。
  如果这人只是个普通闹事的,他二话不说上去就得再揍他一顿,可现在这情况他要出去了,明显是给李牧添乱。
  “小弟年龄还小,唐突了,请大人不要见怪。”李牧冲那人抱拳。
  若真要追究,这人莫名其妙就跑到山里来把他的那些长工打了,他才是该生气的那一个,不过现在显然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
  “你给我出来!”那人才不管李牧,叫嚣着要和仲漫路再比一场。
  “大人,这件事情怕是有所误会,不如我们先回山下?”秦老爷赶紧出来做和事佬,“晚些时候我再让他们来给大人道个歉。”
  “不行!”那年轻人根本不给秦老爷面子,他早已经气红了脸,“他今天要是出来跟我再比一场,要是赢了我,那之前的事情就既往不咎,不然,我跟你们没完!”
  这人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秦老爷也不好再说什么,便回头为难地望向李牧。
  李牧回头看向一旁的仲漫路,“去吧。”
  这人根本就是一个孩子,和这种人讲道理是根本讲不通的。
  李牧这么想着,原本是准备让仲漫路再陪他玩一玩,但显然,仲漫路并没有领悟到李牧的想法,没多久之后那人就捂着另外一只眼睛倒了下去。
  仲漫路看着自己送出去的拳头,一时之间愣在了原地。
  不只是仲漫路,就连旁边的几个人此刻也都傻眼了。
  “我不是故意的……”半晌之后,仲漫路才憋出这么一句话来。
  那人躺在地上,捂着自己另外一只眼睛哀嚎着,半天都没能爬起来。
  一开始仲漫路还只是和他过过招,但是这人的嘴巴一直嘀咕个不停,一来二去仲漫路自己又本来就是个孩子,难免有些上火。
  仲漫路手上的招式狠戾了一些,但没想这人竟然根本没招架住,直接一下就让他打在了眼睛上。
  他和这人的能耐差不多,但因为这人之前才被李牧和仲修远一人一边的打了肩膀,一夜过去,他两只手都酸痛得厉害,这会儿难免有些招架不住。
  不过他却是个不服输的姓子,明明知道自己有些招架不住,却偏不吭声,硬要打。
  这些事情,李牧和仲修远两人没多久就看出来了,可是仲漫路自己也只是个半吊子……
  “大人!”随着秦老爷一起来的一个与秦老爷年纪相差不多的中年男人反应过来,赶紧大叫着上去,想要把那年轻人搀扶起来。
  其他的人见状,也连忙过去。
  “好你个李牧!”那中年男人一边搀扶着年轻人,一边奔向李牧,“大人对你不薄,你就是这样回报他的?”
  旁边几个看热闹的人,此刻也都纷纷看向李牧,这大人是有些孩子气,但李牧把人打了,这到底有些说不过去。
  就在众人都瞪着李牧的时候,原本捂着眼睛躺在地上的人,已经挣扎着坐了起来,他捂着自己受伤的另外一只眼睛,狠狠地瞪着仲漫路。
  “你给我等着!”好半晌之后,他才站了起来。
  话说完,他便捂着自己的眼睛往山下走去。
  旁边原本准备针对李牧的人见状,连忙追了上去,“大人,这事难道就这么算了?不然我叫几个人来教训他们一顿。”
  那人回头瞪了一眼问话的人,“闭嘴!”
  原本是想趁着这机会巴结的人,被他这一骂,顿时之间有些讪讪然。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说了不计较就不计较,哎哟……”
  002.
  那人一边捂着自己的眼睛,一边哎呦哎哟的吸着冷气,一边往山下走去。
  见着他这模样,李牧几人都有些好笑。
  如果不是因为秦老爷和其他的人都站在这里,他们都以为这不过就是山里的一个熊孩子瞎闹腾,结果闹事没成,反被揍了。
  不过这好笑也就是瞬间,很快几人便有些笑不出来了。
  虽说那人的姓格确实是个小孩,但是他确实是在李牧之上的人物,如今他们这阴差阳错的彻底的把这个人给打了给得罪了,接下去怕是有的受了。
  李牧对这事看得倒是挺淡,如果这生意做不成,那也就罢了,他大不了就回他山上养他的鸭子。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