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里谈巷议 作者:天恒有月/天痕壹月

字体:[ ]

 
文案
 
自肖元元将简衣寒错认成了美貌女子调戏被教训后,肖元元就恨上了简衣寒,偏偏简衣寒还将他心上人的心给偷走了,这下还不更恨?为了让心上人认清楚简衣寒的「真面目」,肖元元写了封信诳简衣寒去了花楼,哪知道,自己去花楼时,却被老鸨迷晕了卖掉,还下了药,被简衣寒……
简衣寒因为特殊原因,一直难以起了欲望,发觉自己对肖元元有欲望,便直接将人吃干抹净。
这下肖元元可就更恨了,再设一计,本想让人捉女干在床,哪知道,却被心上人,将他和简衣寒的事情,传播得里谈巷议皆有包含……丢脸丢到家了,更要命的,简衣寒他还装可怜,他人都以为是他肖元元强迫的简衣寒……里谈巷议,无不如此认为……
  
  
  楔子
  
  名器之说自古有之,多指男女子下体,又或是重瞳,红酥手,楚宫腰……
  身怀名器者,外妍或内媚,情事令人销魂蚀骨,若是君主得之,少不得是个霍乱朝纲的妖孽。
  其中,身怀名器者不分男女,均有在上在下之天赋,若是名器刚好相合,便是天赐良缘。只是一人有名器便已难得,  相爱的两人均有近乎千百年难出现一次,何况怀有名器者,除非有懂的人,又或是自身本就遮掩不了名器的特征,是不会被发现的。
  江湖中,四宫三庄一教,四宫乃风振宫、绝情宫、凤鸣宫、云衣宫,三庄乃无争山庄,寒异山庄,明见山庄,加上当今的皇家,都曾出过名器,世传,名器百年来出一次。
  而术士预言,百年后,正是名器再出江湖之时。
 
 
 
第一章
 
 奂西县是个小小的城镇,据闻几代之前,此地出过不少能人异士,令大胥朝廷震惊不已,然而,这几年,却没出过什么大事……
 也许也有大事情,奂西县新任县太爷到任后,不知为何,此地传出有人埋下宝藏的宣言,因为这件事,不少人都前来寻宝,更甚者,还有变卖家产,破釜沉舟来赌这一遭的。
 不过当地人家却是少有信这事的,譬如肖家,肖家对这件事嗤之以鼻。
 肖家是此地富庶人家,虽然不及江南水乡中等人家的家境,但在这奂西县已是极好的了。肖家除了一家近亲神龙见首不见尾外,只有一嫡亲儿子,唤做肖元元,因为只有这么一个孩子,甚至是两夫妻目前能见到的唯一的亲人,肖家对肖元元当然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间接地养成了肖元元骄纵的毛病。
 但骄纵,还不是他唯一的毛病。
 肖元元好色,不但好色,他还有纨绔子弟最让人诟病的毛病,那就是调戏良家妇女。
 他十二岁时,便调戏了奂西县里大大小小的闺女,其中有不少不懂事的,还觉得肖元元是个可以托付终身的良人,但,闺女们若和直接父母提到这件事,父母们定会将闺女骂个狗血喷头,再偷偷关起门来把肖元元骂个狗血喷头。
 怎么回事?按理来说,就算他风流了些,调戏的人多了些,但他家世不错,人也非大女干大恶之徒,这些姑娘的父母,又如何会有这等反应?
 此事,便也要从肖元元十二岁说起。
  
 
烈日当空,空气中都几乎蒸芸着暑气,一个一个的人,都快成了蒸笼里的大馒头。
一个身着梨花白绸缎衣裳的童子,对着太阳吐了吐舌头,怒着敲了一下与他同行的人的脑袋,「二狗,你是怎么办事的?美人呢?」
 二狗子立刻苦着脸告罪,「哎哟我的祖宗,那美人跑得快,早就溜回家了吧……少爷你年龄才……才十二岁啊,就算想要那啥,也心有余而力不足,何况,奂西县虽然不大,但也有青楼什么的……少爷你怎么就总是盯着美人不放……」
 肖元元瞪眼,「我怎么了?你觉得以本少爷的能力,还需要上青楼花钱请姑娘们垂青么?我就是在街上随便拉一个姑娘,她管保也会对本少爷动心。」
 二狗子立刻狗腿地道:「是是是,少爷魅力无边。」
 肖元元嘻嘻笑着打开折扇,颇有架势地摇头晃脑,「那是!!」他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只不过,心情还没好多久,抬眼看了看天空,见那骄阳依旧似火,肖元元恼怒一般地道:「二狗子!」
 「在!!」
 肖元元道:「我饿了,你帮我去买点东西,我到前头茶馆坐坐……」
 二狗子一愣,道:「茶馆里不是有东西吃吗?」
 肖元元撇嘴,道:「我想吃天香楼的醉鸡、酸辣兔子还有翡翠鱼。」
 二狗子立刻知道肖元元这是又馋了,「好嘞,少爷您等着!我去去就来!」说着,二狗子就十分快速地跑走了——记得刚开始伺候肖元元,二狗子本来都听老爷夫人的,不敢离开肖元元一步,但后来因此被肖元元使了不少绊子,二狗子才明白,谁才是自己的主子,更准确地来说,是跟着谁,才能吃饱饭。
 肖元元施施然地在茶馆一处坐下,以手托腮,心中思量着前不久跑走的害羞美人,心中荡漾了一阵,眼带笑意,漫不经心地往旁边一扫……
 啊!美人!!他的眼睛立刻直了,心神荡漾了起来。
 这世上有一种美人,光是看背影,就觉得无比销魂——从前肖元元在话本上看见这类型的话,只觉得嗤之以鼻,再好的背影,一转过来长了张麻子脸或者其它,那还不被吓死?因此,他从来不信这东西,只不过,现在,他却有些信了。
 一个姑娘,不过简简单单地坐在离他不过三桌的地方,发如泼墨,以白色雪绸系,白衣胜雪,外衫微微透明,又有上等纱帐一般的绣工,他不过只是坐着,但那气质的出尘,就已让肖元元恍惚中好像看见了副山水画。身形飘逸出尘,看着,就如同晓风中的荷花,将这夏日的酷热,驱散了不少。
 肖元元吞了吞口水,却仍然止不住分泌那津液,他双眼几乎是贼亮的,转了转眼珠,肖元元起身,坐到了那姑娘对面一桌上,叫小二上了些小菜和馒头,肖元元趁机偷看了姑娘好几眼。
 美!真美!!
 青丝黑如墨,眼睫长如扇,肤白如天山之雪,眉目如传世之画,鼻梁高挺,唇色绯然偏淡,一看就很好咬。
 肖元元近乎是痴迷地看着她,在她拿起茶杯时,就更加忍不住盯着她的手看,那是这姑娘唯一露出来的地方……
 这世上,竟然有这样一种手。
 十指如葱,根根白净,骨节匀称分明,如上好的暖玉一般,令人见了,心中忍不住火热起来。
 肖元元忍了又忍,终于忍不住,坐到了她面前,「这位姐姐好生眼生,不知是从何处来,要往何处去?」
 简衣寒抬眼看了他,见他表情十足色眯眯,星眸冰冷,淡淡道:「滚。」
 肖元元听她说话没有想象中清脆好听,微微有些失落,不过这样的美人已是极其难得的了,便仍然道:「姐姐你莫要害怕,我是个好人啊。」
 简衣寒冷眼看他,道:「你听不懂人话?」
 肖元元脸立时涨红,但见简衣寒态度冰冷,但风姿却更甚,心中就像几百只蚂蚁在爬,忍不住就色从心起,道:「我是奂西县肖家大少爷,你知道我么?」
 简衣寒淡淡道:「不知道。」
 肖元元咬牙,道:「那你很快就要知道了,因为,他会是你的男人!」说着,肖元元忽然就到了简衣寒身边,抱住他一口吧唧亲在他脸颊上。
 简衣寒活了这么多年,哪想得到竟有登徒浪子不怕他的冷气,还将他当女子轻薄了?
 立时将肖元元的手反拗在身后压在桌子上。
 「哎呀呀呀呀!疼疼疼!!」
 还没从偷香成功的喜悦中回过神来,肖元元立时双眼盈泪,楚楚可怜。想不到美人竟然是个练家子。
 简衣寒淡淡道:「寒异山庄的人你也敢惹,不要命了?」他此刻要压制住他,当然是站起了身。
 肖元元本来就有些觉得,这姑娘虽然长得美,但太像男子了些,这会见他站起身来竟然几乎能笼罩住自己,色迷心窍的感觉完全退了,嘴唇一抖,不由道:「你,你是男的?」
 简衣寒虽然被好男色的人缠着过,但还没有人将他认作女子,微讽地看他一眼,在他身上点了两下穴道,将他推开自己的桌子,淡淡道:「你冒犯了我,这是给你的小小惩戒,三天之后,它自动会解。」
 肖元元涨红了脸,怒瞪着简衣寒,然而,却是忍不住红着脸浑身颤抖,最后落荒而逃。
 「哎?少爷?!」追来的二狗子十分奇怪地看着他的背影,「少爷你不在茶馆里吃吗?」
  
※※※※※※※※※※※※※※※※※※※※※※※※※※※※※※※※※※※※
  
「那个人!那个人是谁,我一定要将他打死!」肖元元几乎是怒气冲冲,这三天里,他身上的几个穴位,总是十分痒,痒得他全身上下地抓……可是抓了,因为穴位都分布在神经最多的地方,舒服了一会便更难受,真是不抓也不行,抓了也不行。
 派人去查简衣寒的下落,肖元元虽然不记得他所说什么山庄,也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想来若他那样的人物在这地方,肯定不会没有人知道的。
 「少爷,查出来了。」二狗子十分恭敬地站在一边,道,「那人叫做简衣寒,好像是个四处闲逛的武林人士,这次来我们奂西县,是来开酒楼的。」
 肖元元一愣,道:「开酒楼?」想那样的人物,竟然会从事商贾之流,肖元元实际十分可惜简衣寒那样的美人是个男子,只是他现在虽然荒唐,但还没想过调戏男子。
 眯了眯眼,肖元元道:「那我一定要去拜会了!」
 二狗子道:「不……据天香楼的老板说,简衣寒虽然买下了楼,但是短时间内还是让他经营,两年后才接手,这会子,简衣寒已出了奂西县。」
 肖元元怒道:「什么?出了奂西县?」他左思右想都觉得不甘心,不由道,「二狗子!」
 二狗子:「啊?」
 肖元元道:「我要开一家酒楼,就在天香楼附近!」
 二狗子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肖元元却似乎志在必得,「我一定要让他尝尝得罪我的下场!」
 至于,在心中仍旧隐秘的,还想和那人见一面的小心思,肖元元却全部把他归咎于厌恶了、。
 「这世上除了我爹娘,还没有人敢打我!!」
  二狗子嘴角不由抽搐了一下,道:「少爷,你就为了一个男人……开个酒楼,老爷夫人要是知道了……」
  肖元元的扇子柄,啪地打在他的头上,道:「你不说,我不说,等事成之后再告诉爹娘,难道他们还能杀了我不成?」
  二狗子捂着脑袋,立刻连连称是。
就在那天香酒楼附近,肖元元开了一家胜天酒楼,莫说开的位置了,就是名字,也正与天香酒楼对着干。
 「简老板……」
 「简老板……」
 「简老板……」
 简衣寒神色淡漠地在天香楼厢房里喝茶,淡淡道:「有事直说。」
 掌柜的们面面相觑,最终原天香楼老板,却是将一份东西递给了简衣寒,「本县肖家那长子,在您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开了家胜天酒楼在对面……而且……而且还请了本县手艺最好的大厨,将天香楼里的厨子也挖了去……」
 简衣寒道:「肖家?」
 掌柜的道:「就是奂西县里最富庶的那户人家。」
 几年过去了,简衣寒早已忘了当初的插曲,不过有人却是念念不忘,肖元元刚知道简衣寒回来,就不由到了天香楼一楼,十分无赖地高声道:「叫你们老板出来!!对,就是简衣寒,本少爷有话想和他说!」
 小二见是对面楼的东家,连忙上去通报,简衣寒放下杯盏,从天香楼走下,清色瞳仁紧盯着肖元元,道:「是你?」肖元元好歹长相也不错,加上又是第一个敢轻薄他的人,他倒对这人还有记忆。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