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替身的我跟正主在一起了 作者:东施娘(下)

字体:[ ]

第五十五章 
  自从得知贺续兰要回宫, 雪芽心里就一直很不安。尤其发现崔令璟眼睛眨都不眨一下,将自己格外喜爱的汗血宝马送给贺续兰时。
  小年夜的温情仿佛成了雪芽的一场梦,他甚至心里隐隐有一种感觉, 等贺续兰回来,他这场梦就必须醒了。
  所以他一昏头就做出在自己身上捏造印子的行为, 想装出他和崔令璟已经有实。如果不能让崔令璟讨厌贺续兰, 那能不能让贺续兰讨厌崔令璟呢?
  雪芽迎着贺续兰的目光, 几乎是硬着头皮还继续躺在那里。近两个月没见到贺续兰, 贺续兰脸色似乎苍白了些, 人也瘦了一点。他对于雪芽的话没有回应,只是目光一直放在对方敞开的衣领处。
  雪芽被长时间的盯着,实在忍不住了, 借抬手摸头发的动作,略微遮了遮。
  这一遮,雪芽就看到贺续兰转身走了。他不由一愣, 在里殿等了好一会,都没等到贺续兰重新进来, 只能将衣领重新合上。
  没骗到?他印子都假造了。
  雪芽想起原来他也骗过贺续兰,说他手酸腰疼,那时候贺续兰就把他脱光了检查,现在对方只是看他两眼, 就转身走了。
  看来贺续兰真的不喜欢他,之前都是骗他的。
  想到这里, 雪芽忍不住揪紧身上的衣服。
  他在里殿坐了一会, 还是起身往外走。贺续兰坐在椅子上, 即使听到雪芽出来的动静, 也没给一个眼神。雪芽默默给贺续兰行了个礼, 转身出去。他重新拿着他的七巧锁坐在廊下,大约过了一炷香时间,崔令璟神色匆匆地赶了回来。
  崔令璟一进侧殿,就喊了声亚父。
  贺续兰端坐在椅子上,没什么表情地看崔令璟一眼。崔令璟侧眸看向身后的大太监,大太监立刻带着身后的人退出宫殿,同时关上殿门。
  待殿内只剩贺续兰和崔令璟二人,崔令璟才斟酌着语气说:“亚父毕竟是一国太后,身份尊贵。若亚父亲自去赈灾的事情传出去,保不齐有人会想伤害亚父。”
  *
  两个月前。
  连日的雪灾让难民的数量不断增加,天寒地冻,食物变少,每天冻死在路边的人也逐渐在增加。
  前朝本派了一个大臣去赈灾,哪知道那个大臣自己先病倒在路上,而后又派去一个。那个大臣赈灾的时候,难民冲上来哄抢食物。大臣见势不对,让侍卫拿人维持秩序,结果被难民以为朝廷要杀他们,情绪更加激愤,把大臣打得头破血流,而侍卫们为了保护大臣,也杀了几个难民。
  一时之间,矛盾更加激化。
  第三次派去赈灾的人选必须更为慎重,可朝廷百官里要么都是文弱书生,要么是粗鲁武将。尹青悬算是个好人选,可朝中的事已经够多了,上京的雪灾还没彻底过去。
  尹青悬不能去,其他人,崔令璟都不放心,最后是御史大夫举荐,“臣私认为太后是赈灾的好人选,当年太后还在朝中效力时,曾远赴江南赈灾。”
  崔令璟第一反应就是拒绝,可让他意外的是同意御史大夫这个举荐的大臣不乏少数。崔令璟私下叫了尹青悬,问其意见。
  尹青悬跟崔令璟的想法是一样的,“臣认为太后不能去。”
  “朕也是这样想的,那些难民如此凶悍,恐会伤到亚父。”崔令璟有些生气,“严文泉那老家伙真是胡闹。”
  尹青悬听到崔令璟的话,没有说话。
  但崔令璟没想到的是,御史大夫并不死心,私下找个宫人给贺续兰递话,故而贺续兰亲自过来请命。
  崔令璟本不想理会,甚至将那个胆大包天给贺续兰递话的宫人直接打死,可贺续兰在除夕那夜又找到他,两人私下对酌时,贺续兰表示灾情不能再拖。
  其实崔令璟也知道,钦天监那边说今年的雪恐怕要持续很久,灾情一拖,民生就会动乱。
  崔令璟看着贺续兰温声跟他说此事要以大局为重,加上他喝了几杯酒,就稀里糊涂同意了,甚至同意对方第二天就出发,当夜写下圣旨,还说明早要送亲自送贺续兰出城。
  等尹青悬发现贺续兰出宫的时候,为时已晚。
  崔令璟用手半遮住脸,含糊着说:“尹相,正月初一你不在府里待着,跑宫里来做什么?”
  尹青悬鲜少在崔令璟面前露出怒气,他今日是勉强才控制住,“陛下怎么能让太后去赈灾?”
  “这去都去了,况且太后之前也赈灾过。当然,朕为了太后安危,特意调易烨封去保护,他带着他的亲兵,太后应该不会有事的。”崔令璟说。
  尹青悬沉声道:“胡闹,陛下真的是胡闹。太后乃后宫中人,陛下让太后以什么名头去赈灾?”
  被臣子训,崔令璟挂不住面子,忍不住动怒,“太后他并非女子,为何不能去赈灾?”
  “陛下以为先帝为何下令让太后这辈子都不能出宫,更不能出上京吗?就单纯因为太后是太后吗?”尹青悬手指指向外面,“当年太后以男子之躯嫁入宫中,陛下可知民众闹了多少次游行?这些年太后长居宫中,不问世事,民众才渐渐淡忘太后。如果太后这次赈灾有功,名声大望,民众又会如何私下议论太后当年为先帝冲喜一事?若百姓们纷纷请愿让太后重新回到朝中,继续当翰林院院首大学士,陛下当如何?”
  崔令璟抿着唇,手不由捏紧旁边的奏折,好一会才说:“那本就是太后的位置,不是吗?”
  “可先帝就会被人异议,强娶男子,为一己之短短几年断绝他人前途,是昏君之举。”
  尹青悬的话实在大胆,气得崔令璟拿起桌上的茶杯就往地上摔,“尹青悬,你是真不怕死吗?先帝也是你能议论的?”
  尹青悬不闪不避,“臣只是实话实说。”
  崔令璟头疼地捂住头,泄了气,“现在你说这些也没用,太后已经出发了。”顿了一下,他勉强坐直身体,“亚父他是功成不居之人,只是为了郦朝百姓安危才去的,此次赈灾……对外就说是易烨封吧,朕会派人送信过去。”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