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卿卿骋少年 作者:阿荒

字体:[ ]

 
文案:
    地痞皇子 x 良家少爷 的 半生旧事。
 
标题格式为年龄·事件主题。束发推迟,冠礼提前,考据不足,见谅。
内容标签: 虐恋情深 因缘邂逅 天之骄子 朝堂之上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寻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地痞皇子x良家少爷的 半生旧事
 
==================
 
  ☆、十四·点墨
 
  三天前圣上下诏,江旷星之子江寻被选为皇子伴读,每日入宫去崇文馆读书听讲。
  夏日天亮早。晨光熹微时,江寻不必管家叫,自己早早收拾好,准备上马车时,“寻儿。”江母走过来。
  江母为江寻正一正衣襟,低声细语:“他们都是皇子,你无论如何要让着,明白吗?”
  江寻点头,行礼,上了马车。
  其实江母也知道,不必提醒。江寻自幼乖巧,把各种礼数铭记在心,时时谨记忠义仁孝、君子之风,举止得体,从无逾矩。
  开头几天,江寻与几位皇子都十分和睦,直到今天,先生已经离开,一天又要结束了,门外回廊荷池边突然传来一阵哗啦啦的水声,听着像有什么活物从水中跳上岸来,一地水珠溅落。
  几位皇子都冲出去看热闹,远远大笑起来,还有人叫着什么哥啊弟啊。
  江寻仍然在书斋里作画题款,在心中一排列,已经猜到,来人大概是从未露面的七皇子。
  书斋中关于七皇子的传闻不少,但合起来,大约就是,母妃离世后,七皇子由皇后养育,未久,皇后离世,从此七皇子就被圣上厌弃,无人教养,顽劣成姓,十天里也不会来读一天书。
  有了答案便不再分神,江寻继续低头作画,先生今天布置的花鸟图,是他喜欢的主题,从小到大画过许多张,他很擅长。
  但就像过去几天一样,江寻什么功课都小心翼翼,收敛着完成,毕竟不能把几位皇子都比下去。
  低头画着、画着,忽然有雨点落到江寻画上。
  江寻一愣,紧接着就听见一声不客气的问话,语气中又隐隐带着笑意。
  “你是谁啊?”
  江寻站直身子,微微仰视,来人比他略高半个头,手上举着脸盆大一朵荷叶,浑身湿漉漉,像个亮晶晶的妖怪,在水里迷了路,不小心跑上岸来。
  荷叶掩映的面容,清朗俊逸,池水像宝石依偎这个人发肤,星光点点。
  七皇子唇边是带笑的,举止也滑稽,可江寻第一眼时已感觉到,他双眼深处,隐隐有一种漠然。带刺的凉薄。
  如此一瞥便收回目光,面无表情地,江寻躬身行礼,“微臣江寻见过七皇子。”
  七皇子眼睛一眨,睫毛上撩住的细细水珠抖落,落在江寻的花鸟图上,晕开。
  花叶纹路因此曲折,江寻看到了,眉头短暂地微蹙,几乎不可察觉。
  却没逃过七皇子的眼睛。
  七皇子伸手勾起江寻搁在砚边的笔,随意往画上一点,一粒墨黑黢黢,就这么在鸟屁股旁边化开来。
  “哟,江寻,你把鸟屎都画出来啦,不得了!”七皇子拍手。
  这时,众皇子已经进屋了,一听这话,哈哈笑起来,围过来看。
  江寻感到难堪,七皇子却不肯放过他,“啧啧啧,这圆溜溜一颗,栩栩如生,浑圆有力,不会真从哪里捡来鸟屎,糊上去的吧?”
  “江寻你过来,让我闻闻,你身上有没有鸟味儿……诶,这有什么好脸红的?”
  不知心中哪里被挑衅到,江寻下意识反驳:“胡说,我这不是脸红!”甚至忘记了不可顶撞皇子的规矩。
  七皇子咧嘴一笑,好像真的开心起来,一连串不停歇地回击:
  “什么叫你不是脸红?这赌气的小模样儿,难道你是憋着一股劲儿要打我?看不出来啊!你相貌堂堂读过很多书的样子,结果脸皮比这张宣纸还薄!
  “江寻我跟你讲,你这是书没读对,多看看那些不要脸的话本子,你脸皮就能像我一样厚。
  “诶,你怎么脸更红了,你在想什么?哦哦哦你是不是看过了?那更好,快!交流一下!宫里太不方便了……
  “你跑什么?你听我说嘛,我不为难你,我先贡献我的收藏,我最喜欢哪一本呢,就是有一个书生,梦见另一个书生在换衣服,结果发现他根本不是人,其实——咦江寻你跑什么……”
  江寻被这一连串惊世骇俗之语堵住,说不出话来,皇子们又都兴致勃勃早已开始谈论各自的“小收藏”,他感到自己不能再被这喋喋不休和下流不堪包围,甩甩袖子匆匆行个礼,拿起一册书就独自往书斋外走,不想再纠缠。
  谁知,刚走到书斋外回廊中间,袖子被一把拉住,江寻立刻抬手挣脱,那人却绕着他的袖子底下转了一周,把江寻宽大的袖口缚成一个口袋,让他不得自由。
  江寻挣脱不开,像个茧似的被摆布,然后被轻轻一拉,拉近了,七皇子眼带笑意地立在江寻身前。
  那时正是太阳开始落山,天光泛橙,绽开在七皇子发间和肌肤每一瓣碎开的水珠里,最亮的光,在他眼睛里,那正中,映着江寻。
  “这个,送你。”七皇子再次举起那朵硕大无朋的荷叶。
  江寻怔住,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大概是出于礼仪本能,缓缓伸出尚且自由的那只手,接过荷叶,还一点不少地加了一句,愣愣地,“微臣谢过七皇子。”
  七皇子笑出声,似乎真的很开心,连江寻之前看到的隐隐淡漠,都在这几声朗笑之间短暂消失。
  笑完,七皇子又恢复原先神情,面庞却更多几分奕奕神采,看着江寻。
  “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江寻。我叫刘忱凛,心字边的忱,水边的凛,情意赤忱,风霜凛冽。一热,一冷,你不会忘记我的。”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