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师兄,你的人设崩了+番外 作者:一纸银

字体:[ ]

 
  文案:
  深情不自知攻×冷清武力值爆表受
  (受前期是个小太阳)
  曾经对我爱答不理的男神现在疯狂追求我
  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我要不要从了他
  楚依斐有个宏图壮志—攻略自己的高岭花师兄。奈何师兄对活物就没有喜欢的情绪。
  他认为自己一生也就这样落幕了,高岭花还是那朵高岭花。
  但是一朝复活在雪山,再次相遇,他发现自己的师兄人设好像崩了
  昔日高岭花一棒槌下去吭不出几个字
  现在的师兄却像被夺舍了一样吧嗒吧嗒小嘴情话还挺多
  内容标签: 破镜重圆 仙侠修真 重生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依斐顾北堂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憨憨师兄在线追妻
 
 
第1章 凌雪
  至北的边界常年寒冷,雪山绵延千里,山体被极寒的北风吹得料峭。
  这里的雪不像江南的雪那样温柔,江南的雪带着朦朦胧胧的湿气,飘飘悠悠的,是轻盈少女的裙摆,而这里的雪是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在凛冽朔风中化身刀刃,割人脸疼。
  苍茫雪野之上,有一执剑人。
  暴涨的魔气衬得他像一尊阎罗杀神,本应是含情万千的桃花眼现在凛冽得比这风雪更甚几分。
  楚依斐在这座不知名的雪山上已经待了五年了。
  五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对于楚依斐来说,年岁早已失去了它的意义。
  只有活在这世中的人才能在岁月中咂摸出滋味来,他不是那些活色生香,有热腾腾人气的人。
  现在明明是白天,但是天却依旧暗沉沉的,乌云压迫着,追逼着大地,预示着这里即将有一场暴雪降临。
  楚依斐不急,他手抓了一把朔雪,狠狠压在受伤的小臂上使劲摩擦,雪顷刻间变成血水顺着匀称的小臂肌理线条下滴。
  雪狼群还在他身边徘徊,在这样恶劣地天气里,养成的灵兽也凶猛异常,它们小山般的身躯崩紧了力量,锋利如钢刀的爪子在不耐地抓挠着地面。
  它们被他揉下的血水刺激得兴奋不已,却又忌惮他先前疯狂的攻击,一个个踌躇不前。口水的腥味和狼身上毛发的腥臭平铺在雪地上让楚依斐微蹙起了眉。
  真臭,他不着调地想。
  破雪剑身冰凉,狼血沾满了刀身复古的纹饰,沿着剑刃下滑,在雪地上砸出了几朵瘦梅。它被激起了战意,在他手中嗡鸣不已。
  暴雪将至,雪狼们也按捺不住饥饿出来寻粮,若这次能捕到猎物,它们就不必再惶恐即将到来的暴雪天,可以暂时活下去。
  奈何雪上上能存活的物种本就稀少更何况是这样的暴雪天,所以它们冒险向楚依斐出手了。
  在楚依斐感受到第一朵雪花落在他脸颊上时,他挥剑而出,抡了道漂亮的圆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上一只雪狼的头顶,可怜的畜生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一剑削去了脑袋。
  硕大的狼头咕噜噜滚在雪地上,拖下一地腥臭,连楚依斐脸上都不可避免地被洒了一脸狼血。
  这次是真臭到家了,楚依斐心如死灰。
  狼头滚过群狼,新鲜的血液四溅到狼群身上,像一种无声的恐吓。
  群狼伏低了身子,与之相反的是楚依斐的剑势越发凶猛凛冽,几下翻飞又是几只雪狼命陨剑下。
  群狼开始撕咬,不要命般向楚依斐扑杀。楚依斐只是一时不慎小腿就被钢爪划过,留下了道狰狞的伤口。
  楚依斐吃痛不已咕咚一声滚落在雪地上,疼得他差点昏过去。
  一股夹杂着口水腥味的风向他袭来,肩上传来一阵痛楚,温热的血在雪狼钢爪下渗出。楚依斐第一次离狼嘴那么近,比起疼痛这畜生身上的腥臭更让他难以忍受,他眼疾手快掐了一字诀记,数根冰柱瞬间穿透了狼嘴,至狼脑后出任去势不减,狼身轰然歪倒,楚依斐趁机忍痛跃起。
  只剩下一只孤狼了,它呜咽嘶吼夹着尾巴逃了。
  暴雪开始下了,雪肆虐着,妄图遮盖一切,楚依斐力竭仰面倒在雪地上,朔风呼啸着穿过树林,刮得他脸生疼。
  他只躺着喘息了片刻便起来了,这里血腥味太重,让他直想吐。
  可是楚依斐没能立刻离开,因为在暴雪之中迷迷蒙蒙地出现了道身影。
  那道身影穿着白衣混在暴雪里,楚依斐差点没有注意到。
  在这片雪山上,除了楚依斐和早在这居住的尚更阑师徒就再没人踏足过。
  他以为是尚更阑,于是干脆等他过来扶他回去。
  当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面前时,楚依斐一瞬间有点愣怔。
  风雪太大,迷得他的眼模模糊糊,但是看见那张脸模模糊糊的轮廓时,他心还是不由得猛跳了一下。
  白衣人俯下身问道:“怎么样了。”
  虽然两人之间还是有一段距离的,但是白衣人温热的呼吸让他不适起来,楚依斐的眼睫毛簌簌地抖动。
  像一只被风雪打落受惊的蝶。
  白衣人的脸就这样呈现在他面前,一对剑眉斜飞入鬓,黑目沉沉向来不带情绪,刀削般的线条和高挺山根下的薄唇。
  他们说嘴唇薄的人,薄情。
  楚依斐没想到在这场暴雪里,在这样狼狈的环境下会遇到五百年前的故人,他曾经的师兄,顾北堂。
  在外界的印象里,他的师兄一直是谪仙一般的存在。
  本就是天地清气所孕育的仙胎,在常人眼中难以窥伺的天机,对于顾北堂来说就是触手可得的东西。
  大道无情,顾北堂独占七八。
  清冷矜贵的仙君,本就不是凡尘中人。
  他一口气顺不上来,轻易红了眼眶。
  楚依斐甚至害怕自己满身的狼血污了仙君的眼,不由自主地瑟缩了一下。
  单薄的肩膀瑟瑟抖动着,刚刚斩杀群狼毫不留情的阎罗恶鬼,眼里的慌张就像迷在风雪中的幼鹿。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