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王爷在上+番外 作者:白茶青欢

字体:[ ]

 
  文案:
  祁枫:我爹以前从宫里带出来了一个小崽子,长的眼睛是眼睛,鼻子是鼻子的,特别机灵又好玩,然后,不知道怎么长着长着,突然就恩将仇报的将我的袖给断了,还顺便将我家这一脉单传的香火给断了!
  玄商:从小我被祁将军捡回了他,他有个貌美如花又特别能打架的儿子,祁将军早逝后,为了能报祁将军的养育之恩,我将他唯一的儿子拉到了身边照顾,顺便将他的袖子给扯断了,然后,顺便又让他做了个皇后。
  祁枫:脸是个好东西,可惜你没有= =
 
  一句话概括:我把你养大,你却想压我!
  一句话简介:论将军是如何养大自己老攻的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祁枫(字亦初)玄商(字云青) ┃ 配角:萧靖(字方羽) ┃ 其它:
 
 
第1章 
  元正七年,正值盛夏,虽是天气炎热,大宋却人人自危,人人脊背发凉,就连普通百姓都知道,那奴役大宋上百年的殷国,已经不满足于和大宋一主一臣的关系,开始频频在大宋边境引战,扣押和谈来使,这虚假的和平下面,战争一触即发。
  而朝堂之上,文臣武将也吵的不可开交。
  “皇上,我大宋与殷国,无疑是鸡蛋和石头啊!万不可和殷国开战,到时,必是血流成河,民不聊生啊!”
  “左丞相是认为,我大宋只要向殷国这样俯首称臣,缴纳年年增加的贡税就能男耕女织,歌舞升平了?”
  “祁寒,你什么意思?”
  “左言如,我什么意思?我们大宋俯首称臣上百年,养出来的是什么?是一群野心勃勃的狼!总有一天,他食你骨吃你肉的时候,你就知道什么叫做自取灭亡!”祁寒厉声,随后,跪了下来,后面的众干武将纷纷跪下来请战。
  “皇上,我愿为君分忧!在我未战死之前,我就绝不会让蛮横的殷国人踏进我大宋一步!”
  旁边的左言如嗤笑。“那,祁将军,你要是死了呢?你死了倒没事,难道,你让皇上来给你擦屁股?让这大宋百姓来给你陪葬?你好大的面子!”
  “将军死了,还有我们!我们誓死跟在将军身后,保护大宋百姓,保卫我大宋江山!”
  “是啊,谁人不知你萧鼎就是他祁寒养的一条忠实的狗呢。”
  坐在龙椅上面的人,似是被吵的烦了,蹙眉揉了揉自己得眉心,随后,不耐烦的冷喝了一声。“够了!退朝吧,左相你留下。”
  祁寒沉闷的叹了口气,皇上重文轻武已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如若不是朝中女干臣妄进谗言,知道皇上最为忌惮什么,他们君臣之间的关系,又怎么会到如此地步!
  他们大宋,又怎么会向那群狼子野心的狂妄之徒一步步退让!
  “臣告退。”最后,祁寒无奈离开朝堂,刚走出大殿,一干武将就围了上来。
  “祁某没有办法,没有皇命,就是殷国人打到都城来了,祁某也,不能出兵。”祁寒行了个礼,和萧鼎一起出了宫,两人面色皆难看的很。
  刚出宫,到了将军府,两个人看着从里面跑出来得两个少年,脸色更是沉了。
  “国将破,无知小儿还有心思在这打闹!”
  看着两个少年,祁寒那在朝堂中所受的气,恨不能统统发泄出来。
  “萧方羽,你给我站好!不要像个流氓地痞一样!”
  两个少年对视一眼,自然是都知道了,在朝堂中受气了就想发泄在他们身上,于是,便也不说什么,老老实实的站着,听着训,时而点头认错。
  “你们这样,让我如何把忠武营交给你们?”祁寒叹了口气,似是对未来的迷茫。
  “我没打算进忠武营啊!”白衣少年许久,才开口,说出的,还都是祁寒不愿意听的。
  “你说什么?!”祁寒那点因为训了一顿消下去的怒火又被提了上来。
  “我不在乎国破不破,反正,即使国没了,也不过就是,这大宋江上改姓殷而已,在乎那么多做什么,这玄家人总以为自己很有本事,有本事的话,自己去守啊!你尽心尽力还落不到好,我可不想像你一样。”
  祁寒一巴掌狠狠的抽在了少年的脸上,气的浑身发抖,手愤愤的指着白衣少年。“那你就滚去你的花柳之地,不要再回来了!我祁家没有你这种孽畜!”
  “不回来就不回来!我就是在花柳地得花柳病病死,我也不会拿着刀剑上战场,去帮玄家人杀一个殷国土匪!!”
  “祁枫!”萧方羽看着跑开祁枫,被自己爹示意,追了过去。
  追到一处酒楼便停了下来,看了眼半张脸都有些肿的祁枫,叹了口气。“痛不痛?你知道他们什么德姓,还偏偏硬碰硬做什么?到时候,你就说你怕死,不想上战场,难道,将军还能押着你去不成?”
  “他会,如果不是家里的老弱病残拿不起剑,他恨不得,把我们家的人都弄到前线去,给这所谓的大宋江山,竖一道人形肉墙挡着那殷国的土匪。”祁枫嘴角嘲讽。“我大哥,可不就是这么死的么!”
  “这将军也真是狠心,行了,到时候好好回家认个错,你们祁家就只剩你这么一个独苗苗了,将军还能真把你赶去青楼还是怎么。”
  “再说吧,走走走,喝酒去。”
  有酒万事不愁,他的愿望,就是游历在山水之间,一壶老酒,一个好友,不在乎什么国破不国破,他的心,就那么大点,装的都是这广袤天地,装的都是潇洒自在,容不得一点束缚!
  喝完酒,萧方羽家教严的很,人又怂,把祁枫送回去后,立马跑回了家。
  祁枫站在家门口,酒醒了一大半,在想着,要不要进去把奶奶叫醒救救他。
  忽而转头就看见了拿着戒鞭站在他的后面的祁寒,硬着头皮,跟着他走了过去。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