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梦中身 作者:醉里春秋

字体:[ ]

 
文案
 
清夜无尘。月色如银。酒斟时、须满十分。
浮名浮利,虚苦劳神。叹隙中驹,石中火,梦中身。
 
师徒文,主攻,年上。
 
多年前的旧文,无大纲想哪写哪,剧情略乱,请受安利来的小伙伴不要抱太大希望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梦舟(凌涯子),叶轻 ┃ 配角: ┃ 其它:年上,师徒文
 
 
 
  ☆、第 1 章
 
  上元佳节,繁华上都。大相国寺位居都城闹区,殿塔楼阁,金碧辉煌,历来有千古名刹之美誉。
  正值一年一度的上元节庙会盛况,大半个都城居民齐齐出动,祭祀娱神、杂技说书、商贾交易都聚集在此,叫卖连天,热闹非凡。不管是权贵士族,还是市井布衣,这天都熙熙攘攘挤在这一方寺庙天地里,只能随着前方密集人群缓缓挪动前行。
  刚过完年不久,天气一日胜一日地炎热起来。午后日头毒辣,距大相国寺不远处一株枝叶繁茂的大榕树下,密密麻麻挤满了乘凉的人们,有说有笑,三五成群。随着日光移动,纳凉人群陆续增加,树下一个不起眼的小摊渐渐被涌入的人群挤到角落里,如果再挪几寸,便要晒到太阳了。
  周围的人们都顾着说话,无人注意到这边辟开的一小片空间。
  小摊只摆了一张简陋小桌和两把长木凳,桌上、桌角、凳边空无一物,看不出摊上卖的是什么东西。摆摊的人趴在桌上呼呼大睡,五官也陷在合抱起的手臂里,看不真切相貌,只能从发髻和背部线条看出是一名年轻的男子。
  桌角、凳角不时被树下乘凉的行人撞到,换作一般人,就算不被旁边说笑声吵醒,也要被不断移动的桌子撞醒了,只是这人却一直都没有醒过,半天过去了,睡姿还是一动不动。
  终于有好事者注意到了这边,观察许久后按耐不住,生怕这个小贩不是睡觉,而是昏迷过去了,想要伸手去拍醒他,只是还没有等他触碰到小贩的身体,那小贩却似有所感,坐起身来。
  好事者没注意,被吓了一跳。
  “喂,你没事吧——”好事者声音随着看清小贩容貌瞬间戛然而止。
  醒来的人坐直身板,定定地看过来,眼神不带一丝睡醒之后的迷离蒙眬,树影斑驳投射下点点光芒在他脸上,三十来岁的模样,长眉凤眸,鼻如悬胆,朱唇玉面,赫然是一副相当英俊的相貌,在光天化日之下看着更加俊美逼人。先前趴着时还看不出他的过人之处,如今单单是坐在那里,长身玉立,身姿挺拔,眼眸含神,浑身便生出一股渊渟岳立的气势来。
  只是尚未来得及惊叹,这个俊美威严到有些唬人的初见印象下一刻便被一身衣袍无情打破了,无他,这个人穿得实在过于寒酸,一身破旧衲衣,不知穿了多少年,被洗到看不出原来衣色。
  原来是个道士。
  抬眼望去,这人长得俊是俊,只是鬓发凌乱,用一支制式粗陋的木簪随意扎起,道袍上下破洞遍布,褴褴褛褛,一看就是缝补了很多遍,线头颜色五花八门,俨然一副落魄穷鬼装扮。
  嘿,不仅是个道士,还是一个穷酸道士。
  好事者抽了一下鼻子,还好还好,虽然衣着旧了点,身上没有带着异味,还是很干净的。他开口问道:“这位兄台——喔不对,道长,请问你在此摆摊,是做的哪门子买卖?”
  那道士眨了眨眼睛,摸了一下鼻子,随意扫视一翻周围人好奇打量的目光,而后迤迤然站起身来,好事者这才发现他竟然长得十分高大,比周围平常男子高了大半个头不止。他十分讲究地整理胸前被压得微皱的衣襟,表情认真得好似对待心上人一般,好像那不是一件破落道袍,而是一袭极为华贵心爱的衣袍。
  他走出一步,周围众人便随着后退一步,让给他一些空间,怎知他们退了,身后的人却是你推我让,都不肯挪动半寸,一时前后众人皆是动弹不得。
  那道士“嘶”了一声,无奈开口:“麻烦让让——谢谢——大家好啊——麻烦让一下——”
  他一边打招呼,一边往大榕树中间人最多的地方挤过去,双手往前探去劈开一条路,在几番来回、推开拥堵的人群后,凌涯子终于从树下中央处捡回自己的家当——一方绑有一条带子的小木盒,和两条揉在一起的脏乱白布。
  好事者下一瞬便看到他走了回来,脸上挂着和蔼可亲的微笑,双手一抖,白布掀开,现出上面龙飞凤舞的几个大字来——
  左手白布上写着“生辰八字算生算死算仕途”
  右手白布上写着“看相称骨测凶测吉测姻缘”
  “我是个算命的。”他如是说道。
  “切!”周围好奇众人嘘声连连,一拥而散,伴随着“又是一个江湖骗子”“有手有脚的,偏生干这些勾当”的声音此起彼伏,好事者大吃一惊:“在和尚庙前摆摊算命,道士,你胆子不小啊……”
  凌涯子不置可否。
  大昭朝自太\祖于行伍间起义建朝,平四海,定国号,迁都上都城,至今已是三百余年,一直是风调雨顺,国泰人安。民间人人言道大昭皇族是真龙后代,紫微帝君真身下凡,得享上天眷顾,故而能稳坐这天下至尊宝座。当年太\祖本就是和尚出身,后来被迫应征入伍,才不得不还俗娶妻,他极其厌恶道家那套“画符驱鬼”的作派,常年青灯古佛伴身,一生以佛家弟子自称,登基后更是极力推崇佛家法学,在天下间广建庙宇,几百年下来潜移默化,俨然已在民间生成了一种尊佛贬道的风气。两相比较之下,道家人才凋零,高才者隐世不出,被出门行走的江湖骗子败尽名声,早已沦为下九流的勾当,在民间的地位比之九流十家尚且不如。
  也因此,当凌涯子道破自己的身份之时,众人都露出一脸“卿本佳人,奈何成了江湖骗子”的惋惜神色。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