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断袖对象他又高又大 作者:十二渡

字体:[ ]

 
  文案
  小少爷的断袖日常
  冉家小少爷心里有个人。
  长得比他高、还比他壮。
  更重要的是,对方不是女的。
  冉家就剩下一根独苗苗,冉母说:敢断袖腿都给你打断!
  后来,跪了一天祠堂之后,冉少爷拖着半废的腿表白了。
  【恋爱日常,以甜为主以撩为辅,目标是做个甜文作者XD】
  第1章 脸红了
  天色将明。
  尚被昏昧不明的天色笼罩的宅子已经活动起来了。
  洒扫的下人都轻手轻脚,恐防惊了主人的睡眠,出外采买的都从角门走,厨下的仆役站在门外等菜农送来新鲜菜蔬,厨房更是一早就忙活起来了:
  炖了一宿的鸡汤撇去浮沫用来揉面正好,面揉得劲劲道道,再擀得细细的,配上透亮的汤头,既清爽也有滋味;几粒小巧玲珑的灌汤包躺在蒸笼里,上屉一蒸,便有勾人的香气合着缭绕的蒸汽扑鼻而来;上好的粳米熬出了米油,搁上切得细细的鹅胸肉,抿一抿就化了,最适合用来养胃;……
  满院子热闹鲜活,却听不到大的响动。
  柳应提着一桶热水,穿过院子。他个子高,长得也壮,沉重的水桶拎在手里跟个什么小玩意儿一样,一抬脚就轻轻松松拎进了东厢。
  候在屋里的三瑞伸手,欲把水桶接过去,柳应一错身,吩咐:“拿盆来。”
  五福倒是有一股子机灵劲儿,忙把铜盆递过来,柳应就手将热水倒进去,不等三瑞过来接手,一只手端起铜盆,一手搭着细软的布巾,穿过打开的帘子,透过垂下来的蚊帐模糊能看到床上的人拥被睡得正香。
  五福上去打起帐帘,柳应将布巾浸了热水又拧成半干,摊开来覆在那张几欲缩进被筒里的脸孔上。叫湿热的水汽一蒸,那人迷迷糊糊地醒来,喉间发出一声小小的咕噜,眼睛似睁未睁,被窝缓缓地蠕动了一下,下一刻就没了动静。
  柳应习以为常,一只强健有力的胳膊伸到他颈下,将人扶靠在自己怀里,接过五福递过来的布巾仔仔细细地擦他的头脸脖子,又捞出来两只手一一擦了一遍。
  经过这一番折腾,怀里的人总算是醒了睡意,却仍懒懒的靠在柳应怀里不想动。好一会儿,才伸出胳膊,示意穿衣。
  洗漱完毕后,睡意一扫而空的冉小少爷总算是有了素日的精神,整一整衣裳,一派稳重模样地去正院给母亲请安。
  冉家人丁单薄,冉母曾育有三子,长子幼年夭折,次子冉仲晖读书上进,弱冠之年便中了举人,不成想赴京赶考时遇上山贼,命赴黄泉。
  冉父本就身体不佳,听闻次子噩耗,病体愈见沉重,转年便与世长辞。
  是以,冉家偌大个宅子,现如今也只剩下冉季秋母子、寡嫂方氏及小侄女四人。
  冉母余氏住的是正院,二嫂方氏带着小侄女住后院,冉季秋年岁渐长,因叔嫂有别,为免有人乱嚼舌根说闲话,早早就禀明冉母,搬到了前院起卧,除了每日定省及用饭,少有踏足内院的时候。
  到得正院,方氏正给冉母净面梳头,方氏手巧,梳的发式稳重大方,冉母就爱让她伺候。收拾停当,冉季秋已候了片刻。
  一见迎上来的儿子,冉母惯常严厉的脸孔不觉就放松了几分,眉心凌厉的刻痕都淡了些许。待方氏扶着她在椅上坐定,冉季秋规规矩矩地请了安,冉母便吩咐摆饭。
  冉季秋今日与同窗约好了要去登高望远,自西城出去几十里外有一座山,虽无甚殊奇之色,却也可称百里方圆第一高峰,山上有寺庙,逢初一十五去上香拜佛的也不在少数。
  路程略远,一来一回,总也得耗费个两三日,是以冉季秋早早禀明冉母,吃罢了饭,再听冉母嘱咐一回,就出了正院。
  柳应早就在门口等着。他抱着手臂,斜靠在门框上,眼神似乎是冷漠地盯着院子里的一朵将败未败的月季花看。他的身材又高大,这么一靠,仿佛连门洞都变得矮小逼仄起来。
  三瑞跟着五福忙里忙外地张罗路上要带的东西,经过他身边时,忍不住翻了一个大白眼。
  冉季秋穿过穿堂走出来,就看到了柳应,一时仿佛眼里只剩下了那一个人,心跳不自觉就加快了几分。
  “吃了不曾?”他走过去问。
  柳应在看到冉季秋的瞬间就站直了身体,放下抱着的手臂,人高马大地杵在门洞口,眼睛专注地随着他的脚步转动。看上去像一只凶悍护主的獒犬。
  这时听到冉季秋的问话,他也不回话,只是点了点头,眼睛仍旧盯着他看。
  冉季秋轻咳了一声,自袖里摸出一个油纸包,塞进他手里,“这点心我吃着不错,你也尝尝。”
  柳应打开来一看,原来是糯米肉糕,小巧精致的四五块,刚刚好一口一个。
  这原是方氏怕他路上饿,吩咐人做了几样点心给他带在路上吃,冉季秋瞧着便让人取了油纸过来,单挑了这一色糯米肉糕包了袖在袖子里。
  方氏瞧见他这小动作,顿时笑了:“放食盒里不是便宜,要吃时随时都能取用,何必还往袖袋里藏,不嫌麻烦么?”
  冉季秋也笑,“放在食盒里有什么趣味,我偏要讨个新鲜顽法,只可惜袖袋太小,装不下这许多。”
  冉母便道:“秋儿是秀才公,做事自有他的道理,你做嫂嫂的,只管按他的喜好打点妥当就是。”
  方氏连忙应是。婆媳两人自然想不到,这点心是他特特为柳应藏的。
  柳应看了看,重又将油纸包上,抓在手里。
  冉季秋略有失望,柳应看了看他,解释道:“一会吃。”
  冉季秋“唔”了一声,想想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原地转了一圈,嘴里嘀咕:“怎么这多半天也不见收拾好……”
  “马车备好了。”柳应听到了便问,“现在出去么?”
  冉季秋点了点头,又叫五福:“不必收拾太多,又不是要在那里住个十天半月的。”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