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大清刑事犯罪科 [参赛作品] 作者:石头羊(下)

字体:[ ]

 
第三十回 (下)
  当夜。
  火光冲天,街上百姓不知是何情况的喧闹沸腾声中, 伴随着太平府自建成死囚监牢以来最大的一场罪犯策划逃狱事件, 杀囚事件, 以及罗汉钱制假集团终于是被逮捕了。
  江宁府和太平府在这一次行动中联合对这一团伙进行了围捕。
  也是这一番天罗地网之下,首犯也就是那名一直潜藏在太平府监牢内的罪犯巴尔图,即前身化名为图海的前案——顺天府‘五猪人’案之一也被逮捕了。
  自之前连番破获的江宁案, 临安案之后, 这是朝廷和官府所抓获的第三只蜘蛛。
  由一个死囚犯国泰的铜中毒死亡案件,引出了这样一桩背后主使惊人的前朝大案, 不得不说也是令一种捕快们
  但好在,这案子是破了。
  太平府监牢总领文绥的女儿作为人质安全地得到了解救。
  在被劫持的两月, 她索姓除了一些皮肉殴打并未遭遇更多, 幸得这一次段鸮的解救,这少女也是事后特意感激了这一次官府的帮助。
  除街道上捕快捕捉时有数人受伤,监牢内一开始混入冒充狱卒和‘傅尔济’的同僚们实际均未受伤。
  接下来三日。
  太平府这头进入了案件之后的审理期, 此次行动的圆满完成将会被不日上报朝廷那一边,关于那些神秘的假罗汉钱的追溯根源也成了
  江宁府捕快总领司马准连夜对其余从犯进行了审问,包括四分六, 五分五在内的黑衣组织成员也均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 而那主犯巴尔图也在两日后被彻底地进行了收押。
  十七日。
  太平府
  结束了此番卧底任务, 又顺利抓到人的段鸮终于是可以清闲下来了。
  三天之前, 他浑身是血被拖拽着爬出来时可是吓坏了司马准,好在最终他并无大碍,一切事件也归于平静, 事后,段鸮第一时间参与到了审讯过程。
  而半刻前,他正好刚从司马准那头出来,又结束了这一次的正式审讯。
  当时,在那囚室内,已是被枷锁镣铐考起来的巴尔图并不知道段鸮就在外面。
  但面无表情望着里头的段鸮却是从头到尾旁听了关于这个猪人案主犯之一面对官府的正式口供。
  “我不知道其余的人在哪里……除了花背青蛛和罗汉钱,我和剩余的猪人唯一的联系还是在三年前。”
  “三年前?什么地方?”
  坐在审讯室内的司马准紧跟着问道。
  “顺天。”
  “从顺天。”
  “其实我当年逃出来后,也一直怀疑当初剩余的那伙人或许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因为他们,很有可能……还没离开顺天。”
  这一句话,却将案情一下子引入了过去五年间朝廷所关注的最大一起谜案漩涡之中,此后,一直到,眼看着巴尔图被正式收押的那一刻,段鸮一个人抵着墙抱着手,站在牢门口不说话。
  直到半刻后,段鸮才一个人走了出来。
  可等他出来,段鸮却发现门口又一次多了个人。
  那人原本抵着墙倚靠在衙门门槛上的一侧不知道在看什么,他俩那一黑一白的两匹官马就在大门口,见他来了这人才支着半边膝盖坐着朝下冲着底下招了下手。
  他的面容锋芒毕露。
  深刻而浓重的眉眼映衬着一黑一灰两只眼睛亮的像光一般。
  衣襟敞开两颗扣子,额头和鼻梁交汇处有着看破世间险恶的无畏,卷曲散落的一缕发丝垂在耳侧,一根长长的辫子搭在他的半边肩膀上,脸上是一抹瞎子都能看出我在等谁的故作淡定。
  “在等谁。”
  看四下无人,只能找了个话头的段鸮问他。
  “你说等谁,这么大的月亮。”
  就像是,锋芒和血姓藏在人的皮囊下,眼底黑沉沉永远看着夜空的感觉。
  段鸮问了这么一句,有个人却没回答他。
  他以为是富察尔济没听见,但当他不经意抬头,却发现在二人正在对视之中,有个人的目光正落在自己身上,注意到段鸮就这么和他对视了,他也没躲开,只是这么抬眼问了个问题。
  “有空么,一块走走。”
  “走去哪儿。”
  段鸮又问。
  “去看看这江山千里,去不去?”
  又是这么一句话,好像永远也没什么花样。
  但偏偏段鸮好像也就吃他这一套。
  “去。”
  这一句话落下,两个办完案子正好可以闲下来的人就真的大半夜跑到在马道上骑马去了。
  骑马这种事,以前两个人也一起干过,但今天他们俩大概是心情真的还不错,两个人居然还私底下玩了把大的。
  “要么不玩,要玩就玩个大的。”
  对着他的脸就来了句个挑衅的口气的段鸮随口道。
  “行,不服,来比一比。”
  某个姓富察的闭着一只眼睛也盯着他比了个手势。
  “行,敢作敢为?”
  “敢作敢为。”
  “再来定一个输赢吧。”
  “输赢本身无趣,一直为了那个结果而争斗下去才有趣。”
  话音一落,二人只一起从尽头出发,又在马上就开始了一场只属于二人的竞争。
  当下,疾风刮着面颊,危险刺激无比,二人火药味在马上互踹对方,一定要论一个输赢,这举动危险无比,这两个人却乐此不疲,就像是之前玩上瘾了一般,硬是要给对方找上一点麻烦才觉得开心有一丝。
  到两匹马一起再一次不分输赢地冲破马道那一线时,这二人只一起停下,又耐不住满身是汗水的就翻身倒在了尽头处的草垛上。
  也是这终于消停了,这两个疯子才一起倒下来就精疲力尽地开了口。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