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穿成女装大佬的炮灰皇夫+番外 作者:幺宝

字体:[ ]

 
文案:
穿书后,薛蔺成了相府嫡次孙,未来将会尚权倾一时的镇国公主。
有传言镇国公主心黑手辣,人人都担心驸马日子不好过,哪知公主不但没以势压人,反而事事以驸马为先,三从四德、百依百顺,让人称羡不已,甚至有好事者将之写成戏文,诸般传唱。
没人知道新婚之夜,薛驸马饱受惊吓,艳绝天下的镇国公主竟是男儿之身。
薛驸马流泪:我天天劝你矜持你不听,原来是因为这个……
萧公主心疼:今天也将是毫无矜持的一天,你做好准备了?
女装大佬美人攻X毒嘴皮皮受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薛蔺,萧玦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我儿真的不愿入宫伴读?” 陈氏简直无法理解。
  “不去。”薛蔺答得斩钉截铁。
  “你……”陈氏急得声调都高了一分,“你长兄以后可以袭荫。你文不成武不就的,现在不好好经营,以后我和你阿耶不在了,难不成你还能厚着脸皮让你长兄养你?”
  薛蔺忧心忡忡地点头:“是啊,厚不起那个脸皮。但我还是不乐意进宫。”
  “你傻了吗?!刘公为了卖人情给你阿翁,特地将伴读纳入官员编制。你不进宫,难不成要便宜你的庶弟?!”
  还有这等好事?薛蔺震惊不已,狠了狠心才道:“那我也不去。”
  薛蔺其实并非这个世界的人。几天前,他熬夜看完了一本小说。第二天醒来,自己便穿到这本小说里,成了里面一个同名同姓的炮灰配角。
  这本小说讲的是大业王朝开国功臣刘雍一心报效国家,匡扶君权,却因功高震主,遭到三代君王猜忌,就连他亲手扶上位的皇帝萧衍最终也当了白眼狼。被天家逼到极限,他不得不篡位自立……
  这原本跟薛蔺毫无关系,但他偏偏穿成了白眼狼皇帝未来的女婿——镇国公主萧玦的驸马!
  镇国公主是什么人?全书第一反派大美人。因为白眼狼皇帝的教导,从小就以打倒男主角刘雍为目的,通习文武艺。长大后更是在皇帝的支持下,入朝先后领了大理寺卿和大都督之职,处处压着刘雍不说,还几次差点杀了这个男主角!
  可惜公主没有刘雍头上的那顶主角光环,最后竟因猪队友——她父亲萧衍的坑害,而被栽上个“谋逆”的罪名,惨淡而亡。
  薛蔺作为她的驸马爷,也受到牵连,与她做了同命鸳鸯……
  回忆起自己穿的这个角色,最终饮下的那杯毒酒,薛蔺就开始觉得喉咙疼。
  不由感叹连连。
  这位炮灰公主要是不跟男主角作对,她那驸马怕是会成为全天下男同胞最艳羡的人。天家萧氏原本就盛产俊男美女,萧玦其人更是风华绝代,姿容冠绝当世。
  身为颜狗,薛蔺一看到公主出场就激动,恨不得亲身上阵跟她谱一曲惊天地动鬼神的恋歌。
  可真穿成了她未来的驸马……他又觉得生命诚可贵了……
  眼下,未来将会叱咤风云的公主年仅十五。而她的父亲也正是“孤苦无依”之时。但这狗皇帝简直太能作妖,竟想忽悠一众权贵子弟进宫给公主伴读,把他们当做己方势力培养。
  这骚CAO作简直令人窒息!十五岁的大姑娘还需要伴读?这都已经是贵族小姐们出嫁的年纪了!狗皇帝自己肾虚,生不出儿子来,就把唯一的女儿拉出来当交际花。这其中恐怕还有从这帮伴读里预选驸马的意思,毕竟联姻才是最可靠的利益结合方式。
  薛蔺身为炮灰角色,不敢自谦,只怕一入宫门深似海,皇帝要拿他当婿。所以祖父薛正文问他要不要进宫时,他再三推辞,坚决跟悲剧命运说不!
  然后嘛,他这不听话的嫡次孙就被阿翁罚跪祠堂了……
  祠堂内。
  七盏长明灯排成一排,烛火摇曳昏暗。供桌上摆得满满的牌位刻了血红的字迹,阴森森地自高处睥睨着十五岁的少年郎。
  少年跪没跪相,屁股直接坐在小腿上,一副百无聊奈的样子。
  他阿翁薛正文越看越来气,一棍子打在他跪的蒲团上:“还不跪好?!”
  薛蔺吓了一大跳,接着没事儿人似的,笑眯眯对阿翁道:“阿翁别气嘛,我给你念首诗,你消消气。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这本小说是架空历史的,这里的人自然没听过现实世界的古诗古词。
  薛正文怔了片刻,以为嫡孙是在投降,语调柔和了许多:“这诗是你作的?”
  薛蔺开心地回答:“是一个叫李白的人写的,孙儿花了十文钱从他那里买的!”
  薛正文差点被气得一口气上不来!可入宫伴读牵涉到站队问题,他总共三个孙子,庶孙送进宫显得没诚意,嫡长孙又是万万动不得的。左思右想,只有这个嫡次孙最合适。
  他强行缓了缓心气,:“你月例不多,去账房多领点儿银子买诗吧。”
  薛蔺吓了一跳,他买诗能有什么用?难不成是想把他包装一下,以免在皇帝和公主面前丢脸?
  他震惊地拉着闩好的门板摇晃:“阿翁是嫌孙儿给薛家丢脸了吗?孙儿文能买诗,武能打架,谁敢看不起我、看不起薛家,管他身份再贵重,孙儿也能冲上去把他从人给揍了!给他个下马威看看。阿翁完全不必担忧。”
  就威胁你了,咋地?敢送我进宫,就别怪我在宫里翻浪。
  薛正文果然脸色大变,气得手捧心口,转头就让人喊陈氏过来。
  薛蔺觉得不太妙:“喊我阿娘干嘛?”
  薛正文怒目而视:“我真后悔当年给你阿耶选了这门亲事。陈氏无才无德,把你教得如此无法无天。这等庸妇,不休弃掉,难不成让她把你毁得更彻底?”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