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风遣楹+番外 作者:凶凶是小熊(下)

字体:[ ]

 
第62章 
  身处金陵姜府的李凝酥,连续梦魇已一月有余。
  在梦中她总是能看见有人驻足于自己面前,须臾间再以极其凄惨的方式死去,破腹出脏,身首横分,血流成河,似受了车裂之刑,可每次都不待看清,耳边就只余下了此起彼伏甚惨的呻-吟号声。
  以至于李凝酥在白日里也觉得耳边有那种莫名的哀嚎,但每次她那么一问身侧侍女,却都说不曾听见过。本就害喜的李凝酥这下更是有些个精神疲软,饮食不思。
  但今夜,与往日的不同之处在于,相同的梦境,相同的骸骼不掩。只不过那人回了头,望向李凝酥时,眼中不觉滴下血来——那人顶着的是一张自家夫君姜恻的脸!
  “啊!啊!”眼看着四肢将离,李凝酥再也受不住了,胸中抑郁扼塞,尖叫着喊出声,猛然惊觉,这厢才知依旧是梦魔扰心。
  在身侧的姜恻旋即醒了来,他忙起身下床点了灯,焦急万分:“酥儿,酥儿你如何了?”
  灯下的李凝酥面色煞白,双目瞠着,汗珠顺额角往下滚落,浑身颤抖,大口呼着气,那梦中场景仍是历历可想,惊惧未撤,她的手下意识就护住了小腹。
  “无事,无事的酥儿,为夫在此,不必怕,不必怕。”李凝酥已经有些显怀,姜恻将她缓缓扶了起身倚在边上,又寻了个枕垫搁在她身后,这才发觉发的汗将李凝酥中衣都已完全浸湿。于是姜恻忙唤了门外的婢子入内,为她换置衣物。
  待一众婢子呼呼啦啦进来后,姜恻又吩咐几句,似也被房中压抑的气氛影响了,他扯了扯领口,披了件外衣,出门透气去了。
  待姜恻去到一边的庭院里,还未站定,一个小厮模样之人就向前几步,眼贼睛溜溜转了几圈,警惕低言:“爷,那边又发起狂了。”
  由于近日李凝酥夜里闹腾次数多了起来,汤药甚么都试过了,就是不见好,姜恻才从常州赶回,每日事物繁杂,也是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这厢半夜惊醒,自然是十分的不耐烦:“治人的法子多得是,怎么就不想一个来?”
  “爷,您之前说过 ……”那小厮犹豫不决,见自家主子面色极差,也不知该不该说尽余下之言,“那人是……二少爷的 ……”
  “让他住嘴的方子没得么?”姜恻声色甚厉,握拳抵唇地咳了一声,“知道了就下去,麻利些办妥,规矩还需我来教你不成?”
  小厮自然不敢再多置一言,只好唯唯诺诺应了下,快步猫腰遁走而去。
  夜黑飙动,霜旻难退,姜恻回身观望了一番那边进进出出的一众婢子,蜷在眉间的沟壑,更深了些。
  ……
  自李终南将那小院赠与晓舟珩不久,他就入住了。
  之后李终南还将会意与灼灼送了来,从常州来的那匹马,李终南就放在了李府,也取了新名字——行迟。
  华骢会意,纵扬鞭、亦自行迟。
  不得不认,李终南此人还真是有情趣得紧。
  自住在了那小院后,晓舟珩不由再次慨叹李终南那绝佳的品味,他选的那处小院僻静独幽,远离了金陵城中的那些如蜩如沸,让晓舟珩无故生出了几分岁月安好的错觉来。
  可那毕竟是错觉。
  经过前两次事件之后,晓舟珩隐隐觉得,某处的局已经布置起了,毋庸置疑,那就是摆在明面上对金陵李氏的某种针对。
  而这个布局之人是否乃钟不归,晓舟珩尚无定论,但他自觉极有可能。
  所有人都在等待那个一触即发的点。
  虽晓舟珩不知李终南使了甚么法子将玉笙寒请出了山,后续又与那人商量了些甚么后,居然能说服了玉笙寒重新回了圣上身边。总之那日李终南带着额上伤口回来之时,晓舟珩的心脏是缩了又缩。
  不出几日,京城传来消息,吏部官告院主管官欲叙复其远房亲戚入御史台,哪知在御史中丞李闫云那处碰了钉子,那位主管官一怒之下联合了其他几位户部官员,假冒了一份李闫卿受贿之据来威胁李闫云,可不知其中出了甚么差错,竟就这么转递给了圣上。
  这下没了退路的几人才在朝中坊间散布了谣言中伤李闫卿,妄想造成个三人成虎之势。于是便有了这么一遭女干人惑众,以欺罔世主,栽赃朝中忠臣一事。由于谣言远闻,女干罔纷淆,此番诸陷贼官,背国从伪,再圣上查清后,一概以叛法处了死。
  然而这其中丝毫没有提及钟不归与穆王覃昭之名。
  于是李闫卿所谓的贪污一事,就以这么一场闹剧收了尾。
  李府安然渡过了此次劫难,但何人能想到背后的代价是韩铁衣与李韫琋二人的弃世。
  晓舟珩心下难受得紧,一来着实难以接受挚友离世的这一事实,二来则是对荒唐可笑的这番解释而感到无可奈何。
  再说回金陵这边查细作之事上,据唐昶的信报,在晓舟珩之前提供的名单之上,那名唤做殷花蛮的小唱嫌疑颇重,不仅是因为其来路不明的身份,加上他频频出入江宁府各大官员家中聚会之宴,又傍了几个有钱的主,自然包括了那个被颠得五迷三道的丁中愁。
  不难想,这小唱也是个有手段的主,因而顺势也就引起晓舟珩与唐昶的注意。
  毕竟在晓舟珩去往水烟湄的那日,殷花蛮专门唱了自己的那首鹧鸪天,现在想来,晓舟珩自觉颇有那么几分玩味之意。
  这难不成这又是试探下的请君入瓮?
  除此之外,更值得一提的是,晓舟珩这次回了金陵后,发觉尹旧楚,皇甫褚,江如里与丁中愁居然皆不在城中,包括整日在街上游荡的禹泊成也不知去了何处。
  有甚么悄无声息地变了,就在这不经意间。
  ……
  李终南三天两头就往这小院跑来,一呆便是整日,不是与晓舟珩观云赏月,海说神聊;便是与他题诗分韵,共摹一帖。不过今日他不曾到访,因姜府设宴,邀了他与六少爷李韫奕前去。
  于是晓舟珩早早便收拾收拾睡下。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