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将进酒 作者:唐酒卿(三)

字体:[ ]

  沈泽川笑了笑,说:“成峰先生太自谦,我哪有锦囊妙计?若是行,我随同成峰先生走这一趟。”
  周桂哪敢让沈泽川深入虎穴,萧驰野的“一日就到”还在耳边回荡着呢!他连忙说:“同知乃——”
  孔岭已经行礼,很是感激地说:“有同知在,我便有了主心骨。”
  这人是真上道。
  沈泽川看着孔岭,露出温和的表情。
  太聪明了。
 
 
第131章 蛛网
  如今已经是六月底, 出行时间就定在了七月。沈泽川离开后, 幕僚们才退下,周桂便问孔岭:“你怎么非要让同知去?茶州那么乱, 同知如果有个三长两短, 茨州就没有办法跟侯爷交代。我原先想着你去了, 路上乔装成商队,咱们跟茶州州府罗牧还能谈些交情。”
  孔岭灌着凉茶, 闻言点头, 咽下去以后说:“现在同知去,路上也可以乔装成商队, 又有锦衣卫随同, 比我们自己谋划的更稳妥。”
  周桂指了指孔岭, 说:“你就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同知那……那样貌,怎么乔装成商队?路上眼尖的一看就能瞧出不寻常。”
  孔岭嘴里含着茶叶,他看了片刻, 觉得周桂是真的不明白, 说:“你才是个老实人, 我问你,从重建茨州守备军到现在筹划茶州的生意,哪一件不是同知的提议?茨州是实打实地拿了人家的好处,可这天底下没有吃白食的道理。”
  周桂说:“我不明白?我明白啊!军费如今还不上,我们用粮食补给禁军,再把北原猎场送过去, 这不就勉强还清了吗?同知对茨州好,茨州也在尽力还。”
  孔岭把嚼得发苦的茶叶吞下去,说:“如今我们还不上,来日更还不上。侯爷击退了洛山土匪,给茨州留下了充裕的时间重建,我们现如今连两万禁军的半年军粮也供应不起。北原猎场送过去,我告诉你,那日后就是禁军的营地兼校场,不论咱们在这里怎么划,在别人眼里,茨州就已经归了禁军。再者茶州的生意一旦做起来,这口红利,你要怎么还同知?而且同知说要派乔天涯保护我,那乔天涯是谁?从前在阒都做锦衣卫同知的,品阶拿出来比你都大了一截,往年咱们进都,见了人家不仅要下轿行礼,还要靠边让路。同知让他保护我,我一个白衣哪能真受?这样到了茶州,到底是乔天涯主事,还是我主事?你还一口给应了!所以我说你是真老实。”
  周桂没做过都官,他一开始就在中博任职。他的老师也是他的贵人,周桂在底下做督粮道,干得很好,学问也好,他老师爱才,就把女儿许配给了周桂,周桂因此在官场上免受了许多龌龊。他后来根据资历抬升到了茨州州府,在中博兵败案以前仕途都算是顺风顺水。他不像梁漼山他们,在阒都被世家官员踩得起不来,他没受过那份罪,所以很多弯弯绕绕的东西,他是真的不明白。
  周桂听得发愣,迟疑地说:“我也是愁的,你带人去谈生意,我要担心安危。守备军才建,禁军也走了,眼下能顶事儿的也就只有同知身边的锦衣卫。”
  孔岭说:“最初同知说要留在茨州,是因为当时我们信不过禁军。侯爷走之前,你我早已没有那份怀疑了,但是同知还是留了下来。他对茨州就是‘润物细无声’,只怕在进入茨州以前就做好了打算,你我现在醒悟也晚了。”
  周桂这些日子相处下来,只觉得萧驰野不好讲话,但是办起事来十分利落,该给的面子都给了,是把话放在明面上的人。可是沈泽川不一样,沈泽川与他们谈事,人是坐在上座,却对那些幕僚很客气,对孔岭更是尊称“成峰先生”,有事都能商量,让人觉得他谦逊恭己,礼贤下士。时日一久,周桂早已去了戒心。
  周桂站起身,手里还捏着袍子,半晌说不出话。他再迟钝也明白了,沈泽川这样鼎力相助,是把茨州当作了囊中之物。他怔怔地说:“同知……如果真的肯让茨州重现往日之象,那这个州府,我让给他也无妨。”
  孔岭看着外面的夜色,一只灰蛾被书斋透出的光亮吸引,扑到了檐边,却撞进了飞檐间隐藏的蛛网里。
  孔岭沉默少顷,说:“周桂,是时候免掉‘州府’两字了。海良宜一死,阒都的稳健派就遭遇了学生们的攻击,再也没有能够靠一己之力维持大周平和的人。这天下分崩离析,如果说阒都是‘鹿’,那茨州就是只‘兔’,没有狼狐作保,茨州就是中博群豺眼里的肉,你我对此毫无招架之力。”
  周桂与孔岭年少同窗,多年情谊,甚少见他如此郑重其事,于是说:“我知道你的良苦用心,只求同知能不负今日所望……我是怕这样的人。”
  孔岭想起见雷常鸣的那一夜,沈泽川说变就变,谈笑于刀锋群围中,把每一句话都讲得真,连眼神都透露着坦诚,不只雷常鸣会信,他也信了。他正是那次以后,才开始估量起沈泽川这个人。
  孔岭收回目光,略微忧心地说:“今夜我锋芒太露,已经算是越界,只怕要让同知记住了。我是你的师爷,不应该在同知面前卖弄……日后还是要留神些。”
  * * *
  他们俩人在书斋内深谈,沈泽川则回到了宅子。纪纲那头已经歇下了,沈泽川便没有让人前去打扰,归了庭院。他过了廊子,见费盛还带着人在院中守夜。
  待沈泽川进去了,费盛才略微放松。乔天涯把自己剩余不多的烟草给费盛分了些,过了半晌,看正屋的灯灭了,便叫人把庭院的灯笼也熄掉。
  “侯爷不在跟前,主子入睡就难。”乔天涯站树底下低声说,“睡得也不好,后半夜若是听见动静,也别让人进去打扰。”
  费谁脑子一转,就知道怎么回事。他把烟枪挪开,冲夜里呵了口气,说:“理解,茶石天坑是个梦魇,谢了。”
  乔天涯倒不抽,他手臂架撑在树干上,听了会儿池子里的蛙声,说:“你闲了这么久,主子觉得做个近卫可惜了,有两个任务,明早我让师父把腰牌给你。”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