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将进酒 作者:唐酒卿(三)

字体:[ ]

  禁军常年待在阒都, 打的都是巷战, 刀没有离北铁骑的长,却捅得很刁钻。他们在萧驰野担任禁军总督以前,是不完整的队伍,其中的主力在阒都有另一个名称, 叫作“军籍油户”, 最能混, 也最能偷懒。换而言之,这是个油滑的队伍。他们不是离北铁骑这样整齐的墙壁,他们只要能捅穿敌军,掏人下三路的法子也用。
  这下子边沙反倒成了被突袭的对象,绕回来的亲兵截断了他们的退路,外围的人带着投石机迅速撤离, 还在边博营内的边沙士兵只能和禁军死斗。
  等到邬子余能够起身时,火势已经减弱了。晨阳拎着刀查看尸体,对萧驰野说:“主子,确实是嘹鹰部的人。”
  “投石机是重器,移动不便,他们想带着上路,就跑不快。”萧驰野对澹台虎说,“老虎带着骑兵去追。”
  邬子余见状,立刻说:“我的马还能跑,兄弟骑我的吧。”
  澹台虎说了声谢,便翻身上马。骨津掉转马头,说:“老虎跟我,我们一起追过去。”
  他们带人走了,边博营也被烧了一半。萧驰野在看马厩和粮仓,邬子余跟在后边,寸步不离,说:“二公子……”
  “边博营虽然是巡查营,但也是储备营。这里跟边线还有些距离,往东是沙三营作保,路上有封哨和盘查。”萧驰野被晒得微敛双眸,又看了眼邬子余,“人家都到了背后,你们的巡逻队呢?”
  邬子余认得萧驰野,他早年跟着朝晖晨阳一同被选入王府,做萧既明近卫的时候就见过萧驰野。但是那会儿的萧驰野和现在的萧驰野宛若两人,过高的身形让萧驰野的目光有点居高临下,被这样注视着,邬子余觉得自己无端低了很多。
  邬子余错开了目光,说:“昨晚出去的巡逻队没有回来。”
  “昨晚出去的巡逻队没有回来,作为主将,到了午时也没有觉察不对。”萧驰野像是闲聊,他给人的压力很大,态度却相当平和,“沙一营是交战地,边博营是沙三营的物资补给处,这里有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影响到前线作战,你心挺宽啊。”
  邬子余听出来了这话的意思。萧驰野没有在离北军中任职,他现在唯有的军阶是阒都禁军总督,还是个已经失去阒都承认的总督,所以他没有立场训斥邬子余。但是越是这样平淡如水的语气,越让邬子余倍感羞愧。
  二公子要回离北的消息在离北流传了两个多月,小兵不提,他们这些有军阶品级的将领各怀心思。离北铁骑现有的将领里,除了少数是萧方旭时期的耆艾,剩余全部都是由萧既明提拔起来的后辈。
  萧既明负伤,不知道何时才能归位。二公子回来是否会顶替萧既明的位置?各种流言甚嚣尘上。但不论是准备投靠萧驰野的,还是持续排斥的萧驰野的,都在等着萧驰野回来露出真面目。六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有关二公子的传闻千奇百怪,邬子余也在观察着萧驰野。
  “我们是昨日才从沙一营交战地退下来的队伍,主要任务是为交战地统筹装备、粮食押运。”邬子余顿了片刻,“边博营原先的守备队伍已经替换到了沙一营,所以这里暂时没有主力队伍,边博营又位处沙三营后方,实在没有料到……”
  邬子余的声音逐渐消失,他觉得气氛不妙,那微微压来的紧迫感比烈日还要明显。他迅速看向萧驰野,喉间微动,没敢继续说下去。
  猛微偏着脑袋盯住了邬子余,它铁钩似的喙还没有擦干净。
  萧驰野后颈暴晒在阳光下,他抬起另一只手盖住,稍抬起头,仍然看着马厩,说:“你们不是离北铁骑么?”
  邬子余沉默地立在原地。
  萧驰野左臂稳当,猛加上臂缚的重量对于他而言不算什么,但是他没有让猛休息太久,等到晨阳清点完尸体,萧驰野就放猛再次飞离。
  “主子,”晨阳仰头看着猛,“要不要派队人跟着?”
  “边沙人偷袭带着投石机,想要避开沙三营的巡查很难,但是他们能这样摸过来,表明沙三营已经沦陷了。”萧驰野没笑,“老爹能让押运队退到边博营,很可能是还不知道沙三营已经被攻破了,猛是往沙一营去送消息的。我们休息一夜,明日就去沙三营。”
  “二公子没有骑兵和物资,继续往东就是直面边沙士兵。他们既然能够无声无息地端掉沙三营,那么驻守在那里的人很可能就是擅长猛攻的悍蛇部。”邬子余忍不住出声,“眼下还是等候柳阳三大营的支援比较稳妥,我现在就派人去传递消息,世子一定会派朝晖前来。”
  “你若是昨日到达边博营时就往柳阳三大营送了信,那么赶在明日日落前还有机会。现在再送信,快马加鞭赶到东北粮马道要一天一夜,朝晖从大境赶到柳阳三大营又要一天一夜。等他到了这里,边博营也没有了。”萧驰野指向望楼坍塌的地方,“现在就重建望楼,不要设在面向东边的地方,挪去东南角。清点粮食和战马,让军匠们优先修理被投石机砸坏的营地防御墙。”
  “公子若是担心边沙士兵再来,此刻就该把粮食和战马往东北粮马道迁。”邬子余追上萧驰野的脚步,“重建边博营根本来不及,沙三营距离这里不过数十里,悍蛇部的马一日以内就能赶到。”
  萧驰野几步上了栏杆,踩了过去,跳到了另一头,转身示意邬子余不要跟着自己,顺口问道:“真心话?”
  邬子余没懂萧驰野这句话的意思,他飞快地说:“现下只能抛弃边博营,尽力减少物资损耗——”
  萧驰野边倒退,边说:“嗯,你就没有半点想要追出去的念头吗?”
  这会儿日头已经开始倾斜,邬子余站在废墟的这边,被萧驰野的目光搞得莫名其妙。他背上的烫伤被阳光浇得刺痛,皱着眉看萧驰野转回了身去,不禁费力地喊着:“打不了啊,二公子,我都说了,我就是个押运队……”
  萧驰野没回话,背对着邬子余挥了挥手,意思明确,邬子余可以住嘴了。他站在坍塌的粮仓跟前,神色冷漠,唇线紧抿。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