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将进酒 作者:唐酒卿(三)

字体:[ ]

  鼓轰然砸响,重击在邬子余胸口。他马上下令:“披甲,这是嘹鹰部的偷袭,不是悍蛇部的骑兵——不要慌!”
  帐帘齐刷刷地掀开,从穿衣到戴甲,离北铁骑把每一个步骤都做得纹丝不乱。他们从一个个的人逐渐变成了笼在沉闷重甲下的钢铁,其间动作迅速,有条不紊。
  “六队去严守马厩,三队去严守粮仓。如果以我为首的前锋阵亡,边博营就势必沦陷。你见势危急,就不要再等,马上放开马厩,带着军匠沿着马道冲往东北粮马道,那里还有朝晖的柳阳三大营。”邬子余说话的空隙里,看见赤已经坠到地面,那触目惊心的红色让他停了一瞬,接着迅速转开头,一把拽起了亲兵,说,“边博营沦陷,马和军匠能走,粮食却送不走,必要的时候就放火烧干净,一粒米都不要留给嘹鹰部!往家去,大境还有世子坐镇!”
  按照常理,局势不妙时,主将应该随兵后撤,留下前锋拖延时间。但是邬子余料到这次的偷袭来势不小,边沙人能绕开边博营前方沙三营,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他们抄了近道,悄无声息地摸过来了,二是萧方旭、左千秋全部阵亡,前线已经崩溃,沙三营甚至来不及回送军报,就已经全军覆没。
  不论是哪一种可能,这次前来偷袭的人都不可小觑。邬子余不敢把时间交给别人,他必须自己守在这里。
  邬子余在戴头盔时穿过队伍:“敌袭是哪——”
  邬子余的话音还没有落,一人环臂大小的巨石就从天而降,轰然砸在新架起的望楼半中央,望楼连坍塌的声音都来不及发出,就砸倒了一片帐篷。
  “投石机!”亲兵在后高声喊道,“将军,他们是从南边绕上来的!”
  “狗-ri-的土匪!”邬子余啐了一口,“上马!他们带了重器挪动不便,绕过来不敢声张,没有勾马部的矮种马,这群人就跑不掉!”
  但是马厩紧跟着发出了嘶鸣声,随着战马们仓促的乱奔,还有弯刀和火光。对方抱着和邬子余一样的想法,屠掉抢不走的马匹,烧掉带不了的粮食,这样一来,离北北上的物资就会立刻吃紧。粮食可以想办法再调,但是没有了这批战马,郭韦礼的常驻营就没有了作战能力。
  “干你老母……”邬子余缓缓握住了刀,“让六队带马先走!”
  亲兵翻身上马,靠近马厩的帐篷全都烧起来了,他带人直冲过去。马鞍忽然一沉,亲兵暗道不好,紧跟着座下战马受袭仰蹄,腹部扒着个蜘蛛似的边沙士兵。边沙士兵从腿侧拔出匕首,照着战马腹下捅了过去。
  匕首在铠甲上撞出白痕,竟然没有一下捅穿。
  战马已经落地,亲兵滚身下马,拔刀跟边沙士兵撞在一起。离北铁骑的铠甲太沉了,边沙士兵被撞得脚底擦地。但是人的甲没有马的甲那般坚硬,亲兵砍掉了对方的脑袋,自己也挨了刀子。
  这群边沙士兵就像是蝗虫,面对离北铁骑这样的困兽,选择群围死斗。邬子余才戴上的头盔被掀掉了,他被几人包围,马厩的火势已经烧到了还没有跑出来的马身上,那些嘶鸣都是血,糊得邬子余双耳刺痛。
  他不是能打的将领,手底下的士兵也是离北铁骑的后备运输队伍。他们前几日才从战场退下来,已经疲惫不堪的身体根本无法抵御这样强袭,更何况他还要分散出人手,去保护跟战马一样重要的离北军匠。
  亲兵已经再次翻上了马背,他驱马撞翻了火势凶猛的马厩栏杆,里面的战马霎时奔跑而出。
  邬子余说:“让军匠上马,卸掉铠甲快上马道……”
  邬子余声音还在半空,后背就陡然一沉。他被两个人压低了身形,紧跟着被掀翻在地。失去头盔保护的后脑勺重磕在地,下一刻脖颈间就被套上了绳索,两个人齐力拖拽着他。
  邬子余拽着脖颈间收紧的绳子,被勒得声音变调,冲亲兵的背影犹自嘶声说:“到……咳、到了营……叫朝晖北上……”
  汗珠淌进了眼睛里,刺得邬子余几乎睁不开眼。他在烟尘滚滚里,喘不上气,看着天空变黄,那群撕烂赤的猎隼正在盘旋。
  “CAO……”邬子余悲从中来,被汗水刺痛的眼睛模糊地滚着泪,一个劲儿地念着,“……CAO!”
  人已经被拖到了火海边沿,马蹄声混乱。邬子余磕在了石头上,他钩住了栏杆,被火烧得剧痛。
  天空中的猎隼忽然散开,接着鹰唳从风里直冲云霄,猛在空中把住了猎隼的背部,双方恶斗在一起。与此同时快马声由远而近,邬子余被烟呛得看不清,只能隐约瞧见高大的身躯稳居在马背。
  他心里一惊,跟着喊道:“王爷!”
  邬子余脚踝一紧,听着晨阳喝了声:“拖出来!”
  邬子余跟着喉间收紧,他连忙哑着声音说:“拖、拖个?!老子脖、脖子还挂着呢!”
  晨阳当即松手,挥刀照着邬子余颈边就是一下,吓得邬子余寒毛直竖,就这么套着脖子被拖了出去。他在扑打里滚身灭火,喘着息抬眸,逆着阳光看那马背上的人翻身下马,抬指在唇间长哨一声。
  猛甩着猎隼从半空俯冲而来,羽毛被撕扯着乱掉,猎隼发出痛苦的叫声。猛的利爪刀子般地踩在猎隼身上,它破风冲到萧驰野跟前,蹬着爪把猎隼扔在了地上。
  “不是老爹,”萧驰野抬臂架住猛,回首看邬子余一眼,“是你二公子。”
 
 
第129章 梦冢
  亲兵本来已经出了营, 又见禁军们狼虎般地冲了进去。这支队伍亢奋大于恐惧, 他们迄今为止没有打过一次痛快的仗,不论是在阒都还是在中博都备受牵制, 好不容易遇见了韩靳带领的八大营, 对方却像是面团似的, 一捏就瘪了。现如今终于碰上了边沙士兵,那股劲儿疯了一般地上蹿, 禁军拔了刀撒腿就冲。
  边沙嘹鹰部来的人不多, 靠着投石机打了边博营一个出其不意,眼看胜利就在前方, 却被这半路杀出的队伍打得始料不及。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