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半点阑珊+番外 作者:站着写文(下)

字体:[ ]

第九章 你好啊,厉染。
  应扶林狠狠地放下电话,从厉染刚才的态度来看,议会连他都瞒着。背着双手在办公室里头来回踱步,皮鞋踩在木地板上的咚咚声响彻静谧的房间。
  应扶林思考再三还是决定给王玉致去了电话,把前因后果大概的讲了一下,让她别着急现在那头到底是个怎么情况他们也不知道,能得到的消息也是从议会那头传出来的,真实姓待商榷。
  出乎应扶林的意料,王玉致没有预想的惊慌,虽然有些颤抖的话语间透露着她的紧张,但她在尽力克制着。
  “阿致,我记得你们杨家只要船出海就会开通海外通信权限,这段时间你家有船出海吗?”
  应扶林一说,王玉致就明白了,“我这就去商行给凤霖的老师去个电话,你别急等我消息。”
  放下电话,应扶林捂着额头不知该哭还是该笑,最担心的人应该就是你了,还反过来安慰我。
  倒在办公桌前的躺椅上,厉染还没有明确表态自己想成王,议会那帮老头子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凤霖消失了,这条路还没开始就已经这般凶险了。
  厉染一通电话打到议长办公室,“怎么回事?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不需要和我解释清楚吗?”
  议长的声音一贯的恭敬有礼,“不知道七殿下说的是哪件事?”
  厉染握着话筒的手青筋暴起,“商贸团的船在海上遇上风暴翻了,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没在第一时间上报皇室?”
  把亲王这两个字硬忍了下去。
  议长那头静默了片刻,“七殿下担心的是同在一条船上的亲王吧。就是因为怕您担心才暂时没有告诉您,相关的事宜议会对外办事处正在协商,毕竟出事的是在对方海域,遗体的打捞工作我们会跟进的,您放心。”
  “遗体?”这两个字从厉染嘴里说出来,犹如被人挖了心肝,胸口不仅疼还空。
  议长道,“七殿下我跟您再确认一遍,船上无一人生包括亲王殿下。”
  电话被挂断,话机被狠狠摔在地上,厉染双手撑着书桌,额角崩得通红,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赵长松,回皇城!”
  立在门口的赵长松,一把拉住快要发疯的厉染,“七殿下,你冷静一下。”厉染揪起赵长松的衣领猛地将他甩到墙上,“怎么冷静!”赵长松被这么一甩,差点吐血,忍着后背的剧痛死抓着厉染的手腕不放,“殿下,从您接受太原道的那天起,亲王就成了议长的眼中钉,这个时候您要沉住气,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不到这一步谁敢说亲王死了。”
  厉染放下被赵长松抓着的手臂,闭着眼,强烈的情感压制令他眼角和太阳穴一带红了一片。
  赵长松松了手,“七殿下,容我说句僭越的话。您今后对亲王的态度怕是不能如现在这般外露了,一旦他成了您的软肋,他就会成为箭靶子。这次的事情,您表现的越不在意越好,您越紧张议长那帮人越会紧紧盯着不放。这件事情,执行长一定有办法,您先别急,等执行长的消息。”
  厉染静立在原地,赵长松说的这些他又怎会不明白,可听到这样的消息让他如何能沉得住气。
  凝重的气氛被冯将军身边的副官打破,敲门声起,冯将军的副官立在门口。
  “七殿下,冯将军请您过去一趟。”
  冯将军的病房里,冯将军将人都遣了出去。应扶林给他来了电话,让他劝一劝厉染,他已经想办法联系了,具体的情况要等那边回复,没得到回复之前就不能确定凤霖是否出事了。
  应扶林代表皇室和太原道接触也有多年了,他的行事作风一向是稳健的。让副官将厉染叫过来,他得和厉染好好谈谈。
  厉染来了,冯将军指着床边的椅子,厉染愣了一下,走过来坐下。厉染虽神色一往如常,但眼底的红丝泄露了他内心的焦灼。
  “我知道你现在很心焦恨不得立马回皇城,可现在你回去起不到任何作用。我早与你说过,现在还不是和议会撕破脸的时候。”
  厉染双手放在膝盖上,抬头望着冯将军,“我明白。”
  冯将军摘了老花眼镜,低头轻叹一声,“你这脾气倒是和老国王一模一样。先王后不是老国王的原配,老国王对这位早逝的原配感情非常之深,可惜这位原配身体不好,与老国王恩爱数年却不曾生下孩子。老国王因为爱她,不肯纳侧妃。王没有子嗣这是关系到国运的,后来这位原配突然暴毙,老国王悲痛欲绝,半年不理国事,之后才娶了先女王的母亲,生下第一个孩子。可自那以后,老国王就变了,外头养了无数的情人,生了无数的私生子,和继王后的感情也不好。以至于继王后年纪轻轻就早早得病死了。你觉得老国王原配突然暴毙有隐情吗?”
  厉染抓紧膝盖上的深黑色布料,冯将军的手覆在厉染紧绷的手背上,“没有子嗣议会皇室不容,专宠带来的嫉妒怨恨也能逼死她。是老国王的宠爱害死了她。阑峤,你想他好就不能过多的外露你的情感,在皇室里你的在乎是会害死人的。你想令他活的恣意自由,那你手里的权利必须凌驾议会,这有多难,你心里清楚。在这之前,你只能忍,将你对他的喜欢爱意深深放在心底,这就是你成王的代价。”
  厉染弯下腰,冰凉的额头抵在冯将军的手背上,“我明白,我的执着任姓已经害死冯炎了,我不能再害了凤霖。我知道他在我身边将来会受很多委屈甚至伤害,但我还想自私一回我不想放他离开。”
  冯将军摸着厉染的发顶,“你既然决定走这条路,心里必然有过许多磋磨,你做的决定一定经过深思熟虑,以后的路你该怎么走不用我多说。阑峤,你已经不是十多年前那个十八岁的少年了,现在的你能承担的更多,能护住的也更多。但我还有一句话要告诉你,你将来得到的越多,失去的就会越多,撑不下去的时候就想想你下决定时心里的那份坚持,你的努力究竟是为了谁,为了什么。”
  应扶林焦急的等待了一天,才接到王玉致从皇城打来的电话,听到杨凤霖已经坐上杨家货船的消息,应扶林眼眶都红了。神经一松下来才觉得浑身哪哪都疼,熬了一个通宵什么也吃不下,能舒服才怪。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