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痒+番外 作者:桂花糕不糕

字体:[ ]

 
  文案:
  漂亮小弟弟爱上酷盖的故事
  Original Novel - BL - 短篇 - 完结
  HE - 现代 - 年上
 
  严尧x祁尚言
  小弟弟想要被隔壁搬来的冷漠大哥哥搞。
  我予你热吻,而你赠我一场仲夏狂欢。
  @此糕非彼糕
 
 
第1章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盛夏气温不断攀升,午后阳光明媚。
  小城临山,热度也是令人发闷的氵朝湿,祁尚言穿着单薄的白色背心和运动短裤趴在阳台边上,一手支颐着下颚,一手拿着扇子,歪着头看向对楼的阳台。运动短裤柔软的布料包裹着他挺翘的臀部,裤管下是一双笔直纤细但有着流畅肌肉线条的腿。
  广东省的小城市都是这样的握手楼,拥挤且逼仄,老旧又破败,却有着小地方人家的人情味,街坊邻里的声音稍微大点都能穿透薄薄的墙,互相都认识,像是大户人家在共居。
  小小的阳台对边就是另一栋楼的阳台,底下是堆叠着箱子的小巷,污黑的砖墙爬满了青苔,坑坑洼洼的路上都是积水,倒映着楼上居民的生活。
  两栋楼之间绑了条线,供杂物存放过多的人家晒衣。祁尚言躲在层层衣物下纳凉,美曰其名的透气,实际上那些衣服散发的湿气和空气里烦闷的暑热快要让他窒息。汗水早已打湿了薄薄的背心,但他的眼睛还是状若无意地瞄向对楼阳台,似乎不觉得烦躁。对楼的住户都在阳台摆满了箱子和杂物,除了正常点的洗衣机和盆栽或者晾衣杆,几乎什么都有。
  这里的建筑物本来都是个上个世纪的产物,年久失修的墙壁泛黄略褐,或多或少都爬满了黑色的污迹,都在张牙舞爪地朝未被侵蚀的角落蔓延,难得地,在一众暗色调里只有对楼是亮丽的。
  刷得干净的墙壁重新漆成了白色,落地窗敞开,电视机正在播放着午间新闻,阳台一角是洗衣机,栏杆上只有几株盆栽,是充满生机的绿意盎然,与其他住户早已奄奄一息的枯黄不同。
  祁尚言看着那里,开始在心里默念:3。
  有道身影从屋子左侧走到了落地窗前,赤着上身,被衣服切割的阳光落在他身上,略深的皮肤是和小城人民不同的细腻。
  2
  那人低头按着手机,另一只修长有力的胳膊伸手拿起挂在水龙头的管子,顺带转开了水龙头。他牵扯起肌肉纤维也牵动起了祁尚言鼓噪的心脏。
  1
  那人随手把手机放入运动长裤的口袋内,把流着潺潺水柱的水管喷向那几株有些高大的不知名植物。
  在祁尚言心里默念到“0”时,那人仿佛注意到了阳台对面的祁尚言,抬起头来,和他对上了眼。
  祁尚言抓准这个机会,对那人笑了。少年朱唇皓齿,有些汗津津的脸颊和裸露在外的肩头因反射阳光而有些栩栩生辉。
  在对边阳台的那人愣了,略微疑惑地左顾右盼,最后在祁尚言带着笑意的注视下,带着疑问地用手指指向自己。
  祁尚言点了点头,随后举起拿着扇子的手朝他挥了挥,笑着说:“你好啊。”他的普通话没有口音,字正腔圆,但有些做作的意味,像是在谨慎地用播音腔掩盖里头的令人窘迫的发音不当。
  “我叫祁尚言,你呢?”祁尚言问完好后,还不忘自我介绍,同时把手伸出阳台悬在空中,摊开手掌,手掌细腻白皙,也没有薄茧。
  那人一脸迟疑,似乎不明白祁尚言的热情从何而来,但还是轻轻地点头示意,回答了他的问题,“严尧。”声音不大不小,低沉且磁姓,有些京味儿。
  来自北京啊。
  “严哥你好啊!叫你严哥应该没错吧!我今年十六!”少年在听到严尧的回答后,似乎更兴奋了,尾音都岔开来,那声“十六”都变成了粤语。
  可严尧貌似不是个自来熟,对上祁尚言的热情也只是高冷地回了个点头,而后就继续低头注视着那几株小盆栽,专心地浇花,还伸手把水龙头转小了些,却再也没有抬眼看对边的少年一眼。
  祁尚言虽没得到多热情的回应,但仍旧趴在阳台边,撑着头看着严尧,还小声地哼起了歌。
  夏日炎炎,是仲夏的伊始也是严尧和祁尚言的初遇。
 
 
第2章 Pomegranate in the summer
  老旧的台式风扇发出“吱吱呀呀”的声响,里头生了锈的机械零件相互摩擦,像迟暮的老人在挣扎,在这闷热氵朝湿的天气里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早餐店的生意到了中午便可以说是清闲,寥寥无几的顾客都是附近的街坊邻里。若不是祁父在菜单上添了几道热炒菜式,这几位客人恐怕也不会出现。
  泛黄的瓷砖贴了半堵墙,上头尽是褪了色的小广告,塑料桌椅偶有缺口但还算干净。
  祁尚言下巴抵着作业本,闭着眼假寐。他妈经过他身旁时敲了下桌子,他也只不过是睁开一只眼睛看了他妈一眼,随后就像只猫似的,慵懒地打了个呵欠,继续闭上眼睛。
  祁母看着儿子暑假期间的懒样儿,恨铁不成钢地“啧”了一声,走向正在和客人闲聊的祁父。看了眼还在闲情说笑的孩子他爸,狠狠地把装着几种蔬菜的盆子放在摊位上。
  一声巨响把客人和祁父都吓得抖了抖肩,祁母瞥了老子再瞥一眼儿子的背影,不耐烦地用方言说道:“你看看你儿子,懒成这副鬼样子是遗传谁!”
  祁尚言听到他妈这一声就知道她会来这一出,闭着眼继续趴着。听到客人打了几句圆场,他妈还在继续念叨和抱怨就更不想起来写作业了。
  “看看!看看!念了这么久还是无动于衷!”祁母低头愤愤地切着蒜头,祁父在一旁安慰道:“哎,别气。别气。才初中毕业呢,距离高考不是还有三年嘛。别急别急。中考成绩不是还不错…”
  “不错不错。不错不错。”祁母低头边剁蒜头边念叨这几个词,突然放下菜刀,转头对祁父说道:“隔壁家那个江言考进了市重点高中!他妈整天在我们旁边念叨呢!明明都带言字!你看看这孩子,别人都赢在起跑点了,他还…”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