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恩客+番外 作者:菌里有毒

字体:[ ]

 
  文案:
  陈酿卖了很多年了。
  原创小说 - BL - 中篇 - 完结
  HE - 双姓 - 现代 - 狗血
  生子
 
  宋晟屿X陈酿
  带球跑之我给老婆当恩客
  温馨提示:不喜欢直接退出就好了,不必告知
 
 
第1章 
  陈酿卖了很多年了。
  不是卖酒的卖,是卖身的卖。
  他大学还没毕业儿子已经3岁,活泼开朗,却疾病缠身,整天药不离口。
  药是长期服用的,费用不低。陈酿打了一个暑假的工,才堪堪攒齐第一年的学费和生活费。突然多了个孩子,这些钱自然不够。
  他告诉别人孩子是亲戚的遗腹子,只剩他一个亲人,认识的人明里暗里说他傻,劝他把孩子抱到别人家养,说是抱,那也和卖差不多了。
  毕竟心地善良是好事,但养活自己尚且还有困难,怎么就动了恻隐之心去帮别人白养孩子。
  极其熟悉的人只骂他蠢,骂他不知死活,和他一起担忧,却没叫他把孩子扔了,只因这孩子不是亲戚的遗腹子,而是他自己生的。
  陈酿老家在小县城,母亲生他难产而死,父亲在他五岁那年又遇上矿难,他是靠从部队退休残了腿的大伯养大的。
  大伯膝下无子,没钱又瘸了腿,讨不到老婆,便想着把陈酿养大了,以后给自己养老送终。
  陈酿懂事早,知道自己亲生父母已经死了,大伯是他半个爹,虽然年纪小,但挑柴做饭,也渐渐学着做得有模有样。
  大伯年轻时当兵去过许多地方,也是有见识的,等陈酿到了8岁知道拖不得了,便七拼八凑,送他到镇子上上学。
  陈酿上学晚,比同班的大了一两岁,知道自己起步晚,就格外刻苦用功,长到十九岁,终于山沟里出凤凰,考上了A省的大学。
  那时大伯身体已经不太好了,拄着拐杖跛着脚,满是皱褶的脸掩不住的笑,陈酿踏上车的时候,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纸包塞到陈酿洗得发白的书包里,陈酿坐上车才敢打开看,是两叠零散的钱,有一百五十的,也有十块五块的。
  陈酿靠在大巴的车窗上,想着大伯头一晚说高兴出去找人喝酒,回来却咳嗽着揉了半晚上的腿,窗外的景色也渐渐模糊了。
  A省地大物博,陈酿却根本没有时间去好好走走逛逛。正逢暑期学校还没开学,陈酿就提前来到这个即将待四年的地方,拿着自己的高考成绩找了三份兼职。
  两份是家教,薪水高,但被机构抽成之后剩下的也不多,还有一份是夜里看店的,正好不用再找房住,虽然累了点,但陈酿觉得生活充满了希望。
  直到他怀了孕。
  陈酿负责家教的其中一个是初中生,住的是陈酿不曾见过的大房子,搭在半山腰上,从外面看着就很气派。
  陈酿第一次上门很拘谨,开门的时候他才知道现实中真的有人拄着有管家,有女仆的房子。这些都是陈酿不曾拥有也不敢想象的,他只是沉默而紧张的被引进专门的房间,给家教对象上课。
  家教对象才初一,个子不高,陈酿看到他的第一眼就以为看到了童话书里的小王子,陈酿没看过动漫,对王子的认知也不过是小学那个读书角里破损的童话书。
  这个长得像小王子的身体似乎不好,家教过程中经常会被管家要求暂停,让他休息一下。
  这种休息时间他会缠着陈酿,问东问西,他会问:“你是不是没洗澡啊,怎么臭臭的。”陈酿的住处照不到多少阳光,衣服晒不干,透着一股霉味。但陈酿不会说这些,只会下次买洗衣粉的时候挑一些带香味的,虽然贵了两块,但好歹不会那么难闻。
  陈酿知道他是无心的,毕竟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怎么知道有人和他过着截然不同的日子。
  陈酿在给他辅导作业的时候也会掏出自己的书看,他在校园群里找人买了二手书,开学后他不想停了兼职,但又害怕自己跟不上课程,因此提前自习。
  小王子看到他的笔,又会问他:“你的笔哪里买的,怎么这么旧,现在都不兴用这种了。”
  陈酿到了这时候已经可以看穿他打岔的套路,不会再感到窘迫,而是让他继续写。
  小王子渐渐感到陈酿不怕他了,也不是那种怕,就是觉得自己说的话好像对陈酿没有作用了。没人能够把他不当回事,他感到不高兴了,于是想整一整陈酿。
  小王子还有一个哥哥,年长他许多岁,大学毕业,在自家公司任职。
  他的哥哥不常在家,陈酿一次也没见过,就连有个哥哥也是从他嘴里知道的,小王子告诉他,周末要过生日,希望那天陈酿早点来,快点让他上完课,然后参加哥哥给他办的party。
  陈酿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天。
  周末陈酿特意起得很早,提前两个小时到了山腰的别墅。
  开门的不是管家,是一个陈酿见过的女仆,她看起来慌慌张张的,叫陈酿快点进来,还让他小声点。
  女仆让陈酿到二楼,陈酿觉得有点奇怪,但也没有多问,他找到女仆告诉他的房间,拧开门把走了进去。
  房间里拉着窗帘,一丝光也没有,陈酿摸了一会儿,没有找到灯的开关,就想过去把窗帘拉开。
  陈酿走到中间被绊了一下,就摔到了床上,他隐约感觉压到了一个人,连忙起身想说对不起,就被按着腰拉了回去。
  “怎么来这么早?”陈酿耳边传来低沉嘶哑的声音,紧接着耳朵就被咬了一口。
  陈酿意识到对方可能认错了人,他努力想撑开身上压着的人,刚动两下就被绞住了手,他想出声,却被重重地堵住了嘴。
  男人的舌头还带着酒气钻进来,大肆搜刮陈酿的口腔,他在黑暗中睁大眼睛,开始更激烈的挣扎,口水从嘴角流下来,落进被子里。
  “想玩刺激的?”男人离开了他的唇,又轻笑了一声,把陈酿翻了个身。
  陈酿今天穿的是运动裤,很容易就被扒了下来,屁股暴露在空气中,“啪”的一声,左边屁股被打了一下。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