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盲人摸象+番外 作者: 匿名咸鱼(下)

字体:[ ]

第50章 
  爱豆经济
  齐卫东撸起了袖子。
  挂掉电话之前,他问王檀,如果是他惹他老婆不高兴了,他会怎么做。
  王檀说,做家务。
  他深觉这话说得有道理。一个家,不就是因为有人打理,才会有温馨感和烟火气嘛。苏凡瑜现在工作这么忙,肯定没时间做家务,一会儿他醒来看到焕然一新的家,应该会很开心吧。
  一时找不到笔和纸,他就拿了眉笔和餐巾纸做代替,详细地罗列了可以做的家务。
  洗碗?没有脏碗,划掉。
  洗衣服?声音太吵了会影响小时睡觉,划掉。
  熨衣服?不会,划掉。
  扫地?吸尘器声音太大,同上,划掉。
  一张纸很快就写满了被否决的选项。然后是第二张,第三张。
  半个小时之后,他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件自己能干的事,满意地在做早饭这三个字上画了个圈。
  毕竟老话说得好,要抓住一个人的心就要抓住一个人的胃。
  反复确认了教程,心满意足地把面包放进烤箱后,齐卫东松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瘫了一会儿,决定看两眼问王檀要来的第三期成片。
  “本期,我们的主题是回答’爱豆经济贩卖的商品究竟是什么’。”
  屏幕中的高麟已经脱去了前两期的青涩,开始逐渐习惯了半个主持人的角色。
  “作为一名男团成员,这个话题我个人非常感兴趣。首先,我想感谢一直以来支持我的粉丝朋友们,是你们让我有机会和齐哥、陆哥这样的大咖同台,也是你们让我坚定了我的音乐信仰。
  但在充满感激的同时,我也有些疑惑。从进入行业以来,我一直都对一个问题百思不得其解——‘爱豆’究竟是什么?我的粉丝们支持我的音乐作品,来听我的演唱会,给我鼓励,那么相对的,我能回报给他们的又是什么呢?好看的皮囊?训练有素的舞蹈动作和表演?”
  电视里的齐卫东抿了抿嘴。
  他刚出道那会儿,经常被称呼为“创作偶像”或者是“实力偶像”,因为当时国内社会还没有所谓“爱豆”的概念,只有一个和它相类似、但商品意味淡很多的概念叫作“偶像”。
  如果说对于“偶像”这个标签他不太乐意接受的话,那么对于“爱豆”一词,他可以说是深恶痛绝了。
  他知道高麟曾经在韩国培训过很长一段时间,所以想当然地觉得他对于爱豆的理解和认知深受那边的文化影响。
  在听完他发表了一通关于自己如何感激粉丝,并将通过努力把更好的自己呈现给大家的开场白之后,他明知高麟可能会发现,明知摄像机可能会拍下,却还是毫不掩饰自己不屑的表情,甚至“啧”了一声。
  好在台下高麟的粉丝并不这样想,对自家正主的一番认真的自我剖析感动得不行,激情地尖叫了起来,盖住了他的嫌弃。而摄像机也似乎丁点儿都没有记录下能把他推向风口浪尖的“罪证”。
  “但是,我后来发现,一味地往这个逻辑方向走会进入一个死胡同。”
  高麟比了一个“嘘”的动作,“像我们这个行业的人,终点是什么呢?是一个明明在成熟流水线上打造出来,却硬是要装作和其他人都不一样、并否认自己随时都有可能因为各种原因被淘汰的工业化产品。”
  他虽然仍是微笑着的,说出来的话却意外冻人。
  齐卫东还记得一开始听到这话时,汗毛根根分明地竖起的感觉。只不过那时的他还以为这段台词是事先有人给他准备好的,还在心里默默猜测他的经纪公司为此支付了怎样的代价。后来听盛亚封无意间提起,他才意识到自己是那么傲慢,不管是对别人,还是苏凡瑜。
  ——就像节目组并未给他准备演讲稿一样,虽然帮助润色了一番,但高麟这番话的初稿是他自己写的。
  “……人应该有尊严地、自由地活着,但作为某种程度上权利让渡的交换,圈内这种夸张的薪酬体系让我实在无法昧着良心抱怨日子不好过。作为既得利益者,我既无法对于现在的爱豆经济进行驳斥,也很难对我肉眼可见的未来感到甘心。”高麟眨了眨眼,直言不讳道,“所以我很想请教一下陆老师和齐老师,针对爱豆经济这个问题是怎么看的。”
  和实际录制时的顺序不同,在成片中,率先回答的是拥有事业编制和铁饭碗、至今也对爱豆文化一知半解的陆昊。
  “我以前一直觉得,如果爱豆经济可以帮助一个产业蓬勃发展的话,我希望歌剧领域可以出很多个爱豆。”
  陆昊的坐姿笔挺,讲话也不急不缓字正腔圆,与其说是录制综艺,倒更像是在参加什么学术研讨会,“但我刚才突然在想,如果爱豆经济不是我以为的一种宣传方式,而在它的背后其实是一种强大的意识形态,那么经典又将何去何从呢。因为歌剧或者说艺术也是一种意识形态,本质上来说。
  按照这种理解,我们看到的其实并不是娱乐圈蓬勃发展的同时,小众艺术曲高和寡,也不是什么观众审美的低俗化,而是一种强意识形态对于一种弱意识形态的倾轧。”
  最后是齐卫东。
  “虽然我始终觉得只有我的歌是商品,但不得不说的是,购买一张专辑还有可能是在买我的歌,购买几张、甚至几十张专辑肯定不是冲着歌去的。所以虽然不想承认,但我本人也是爱豆经济的既得利益者。只是,我的观点不太一样。”
  他指的是高麟,但剪辑镜头却给到了陆昊。
  “我有一个朋友,他写的剧本我觉得超过了世界上任何一个编剧的作品,但他至今仍旧默默无闻。
  我举这个例子是想说,唱的好的声音是瑰宝,跳的好的肢体是瑰宝,动人心弦的音乐也同样如此,人类的艺术史之所以闪闪发光,就是因为时间不断地过滤流沙,留下宝藏。
  爱豆经济可能是暂时的一种趋势,但在时间面前,它终将是不堪一击的。”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