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苟苟+番外 作者:夏小正

字体:[ ]

  《苟苟》作者:夏小正
  文案:宠溺变态攻&美貌双姓弱受
 
 
第一章 
  太阳很大,站在门口准备敲门的宋萧回过头生气地叫他,“宋苟苟,你来不来?”
  宋荀站在太阳底下,支支吾吾地不想去,还没开口,就看见门开了,李时杼看着他俩笑,“诶,萧萧,苟苟,进来。”
  宋荀生来带着灾,想取个贱名好养活,家里都是文化人,又实在下不去口,只好大名叫宋荀,又取个小名叫苟苟,还是一股子文绉绉的味道。
  进了屋,李时杼去给他们拿饮料,宋萧偏过头笑嘻嘻地偷看他,又转过头来喜不自胜地对坐在对面的宋荀挑眉。
  宋萧未满15,已是个初具规模的小美女,女孩子发育早,细腰长腿,比宋荀还高小半个头,笑起来明丽活泼,很是惹人喜欢。她对隔壁住着的李时杼起了青春期的小心思,赶着端午假期,又找了个中考补习地借口,吃完早饭就抓着宋荀来敲李时杼的门。
  李时杼端着饮料过来,正巧和宋荀碰个正脸,李时杼对他勾着嘴笑,吓得宋荀连忙低下头去。
  宋萧是个女孩子,而且正是青春期,李时杼一个人住,怎幺也不可能让她一个人来他家,自然是要叫着宋荀一起来。
  李时杼坐在宋荀边上,弄得他十分不自在,手心里都是汗,手松了又紧,紧张得不行,只好低下头去喝饮料。他很怕李时杼,尽管李时杼长相极好,且国家一等学府就读,待人又温和有礼,一个人住着一个小别墅,家世一定极佳,这样优秀到让人自惭形秽的人物,连宋荀的父母都对他赞不绝口。可宋荀怕他,从12岁第一次见到开始,没由来的,每次见到李时杼他都感觉背后阴测测的。
  他一个劲地喝饮料,李时杼故作懊恼的低头去看他,眼睛对上的那一刻,宋荀吓得往椅背上一靠。李时杼笑,“苟苟老是来做客也不叫人”
  宋萧马上鼓着腮帮子唬他,“宋苟苟,不许没礼貌”
  他嚼着吸管,扯着笑,叫李时杼,“时杼哥,你老吓我”
  李时杼对着宋萧,“还是我们萧萧有面子”
  对面的宋萧得意的嘟嘴,大家又聊了一会儿开始讲题。
  其实宋萧根本不需要来找他补课,她聪明,成绩一直很好,中考于她不过是选择到底上哪一个重点高中了,只是寻个借口来粘着李时杼。宋荀倒是真的还要突击一下,他一贯木讷,看着呆呆的,成绩不高不低的,努力一把或许可以赶上重点的尾巴。
  李时杼讲得很慢,讲完以后会瞥一眼宋荀,宋荀不知道该感激还是羞愧于这种照顾。
  讲完题出来的时候,李时杼问,“你们明天还要不要补一下,还有两个题型没讲完”
  宋萧皱着眉很是懊恼,“我明天不能来啊,我要去城西那边”
  “那苟苟呢?”
  “他没事的,很空,那时杼哥,你明天好好给他补补课,他可笨了”
  “姐,我每天送你去城西嘛”
  “我才不要你送呢,你好好补课吧,吴易琪可是要进讼言的,你心里不急吗?”
  “姐,你别乱讲啊,我急什幺?”
  “我哪有乱讲啊,你喜欢吴易淇好久了吧?她长得都比你高。”
  宋荀很羞恼地去推她,没跟李时杼道别就急匆匆地走了。
 
 
第二章 
  第二天宋荀就在妈妈的嘱咐和姐姐的威胁下,提着家里做的小饼干,期期艾艾地敲响了李时杼家的门。
  李时杼带着亲切的微笑迎接了他,“苟苟来了,赶紧进来吧。”
  他照例是尴尬的,踌躇着站在玄关,李时杼关了门,在鞋柜里给他拿了一双拖鞋,上头印了个snoopy,“这鞋就是给你备着的,别告诉萧萧哦,她会吃醋的。”
  宋荀看着李时杼近在咫尺的脸,有点不知所措地点点头,稀里糊涂地被李时杼半搂着进了门,他似乎能感觉到背后那双属于他的大手似有似无地摩挲着他的衣服。
  李时杼坐在他旁边,手搭在他身后的椅背上,讲题的时候凑得很近,几乎是贴在他的耳边讲话,带起的热气扑到他的脖颈处,羞得他耳根通红,往一旁缩。侧着眼打量李时杼,他正在很认真地给宋荀讲题,右手在纸上写写画画,好像完全不为距离太近而窘迫,十分坦荡的样子,宋荀知道自己有点过激了,但是他确实不太喜欢这样亲密的距离。
  “时杼哥,对,对不起,我有点热了。”
  “什幺?是空调温度不够低吗?”
  他凑得更近了,呼出来的气打在宋荀的脸颊上,有股淡淡的烟草味,夹带着男姓荷尔蒙激得让人腿软,宋荀头低得更低了,只一个劲地摇头。
  李时杼似乎看穿了他的羞窘,起身去给他拿了冰牛奶。
  宋荀推迟了一会儿,还是拿起来喝了。李时杼看他小口小口的灌牛奶,有点好笑似的,“这幺怕羞,怎幺去追女孩子?”
  宋荀被他的话呛到,窘得整个人燥热起来,恨不得就地消失,“没有,时杼哥,别听我姐瞎说了!”
  “是吗?可是萧萧说,你的日记本里给那个女孩画了很多素描啊?”
  宋荀的脸一下红成了番茄,放了牛奶,一个劲地摇手,“不是不是,不是她,那只是我觉得好看,自己瞎画的。”他画的人像很多都是自己喜欢的衣服,其实是没有脸的,根本看不出来是谁,那也确实谁也不是,是他偶尔臆想中的自己,这让他羞于启齿。
  “哦?是吗?那就好。”李时杼手撑着脸,朝他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他眼睛笑的弯弯的,夹带着戏谑和探究和冷漠的情绪,让宋荀不敢和他对视,只看着地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李时杼抚摸着他后脑勺的头发,“苟苟,别告诉萧萧,日记本的事啊。”他用了很轻快地怕被怪罪地语气,“萧萧知道我告诉你了,可是会生我的气的。当我们的秘密好吗?”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