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恋爱洗牌 作者:冷酷荔枝

字体:[ ]

  《恋爱洗牌》作者:冷酷荔枝
 
  文案:八个男人一台戏,还有一个在看戏
  酒吧老板、富二代、编剧、制片人、网剧演员……八个各怀心事的人齐聚酒吧,开启了一场名为恋爱洗牌的游戏。
  一周为限,到期重新洗牌,打乱重组,有人妄图寻找真爱,有人渴望攀上更高的山峦,然日光下一切都是捕风,洗牌游戏原本就是一个圈套。
  *Love shuffle即刻开启,round 1,start!
  -
  “死亡之于他是一次效果卓群的矫正。”
  -
  排雷:半数人有病。
  主cp1V1。剩下的关系混乱,各有结局。
  作品标签:现代都市,年上,破镜重圆。
 
 
第1章 ROUND1-1
  头顶的吊灯闪了一下,方栖宁睁开眼,从一个古怪的梦中倏然醒来。
  灯光闪烁,人氵朝涌动,圆台上醒了一支酒。高脚椅上坐着一个男人,一个漂亮的男人,是他回到这里认识的第一个人。
  他环视四周,眉眼漂亮的男人攥着瓶身,替他倒了一杯酒。方栖宁抿了一口,抬起眼,问:“乔儿,今年是哪一年?”
  谢乔给自己也倒了一杯,温顺地回答他的问题:“一九年。”
  梦里的医生CAO着一口流利的英音,穿着白大褂,握了一把锃亮的柳叶刀,室内静而冷,医生的笑是热的。手术室缓缓拉开,并列推出两张雪白的床,僵硬的躯体像釉质的瓷器,方栖宁伸手揭开纱布,露出一张和自己五分相似的脸。再转向另一张床,白是冰冷的床单,红是汩汩流淌的血液,女人的头骨碎裂,看不出原先的模样。
  医生的脸上一片空洞,五官模糊,不断重复着一句话,大致意思是外面危险,让他留在这里。方栖宁往后退了两步,眼前三具躯体在同一时刻消失,宛如液体挥发,无影无踪。
  谢乔屈起两根手指,扣了扣桌面,朝桌上的手机努嘴:“方老板,你手机振了好几次了。”
  在他说话间,方栖宁捞过手机,面色恢复如常,低头看屏幕上的内容。谢乔单手托腮望向他,专注于他不带一丝表情的脸色,遗憾道:“你真的不考虑和我试试?”
  他很漂亮,也很直白,会是个不错的男朋友。假使时间倒流几年,方栖宁极有可能会毫不犹豫地答应,偏过脑袋去吻他。
  谢乔也不丧气,眯起眼睛笑,手指搭在他颈侧的筋脉上,轻声说:“亲一个总没问题吧。”
  “当然可以。”方栖宁松开捏着杯壁的手指,在美人侧脸印下一个轻若无物的吻。他站起来摸了摸谢乔的发端,另一只手抄起手机,俯身对谢乔说,“乔儿,我去会会旧朋友,你今晚别玩嗨了,我没时间过来收拾你。”
  谢乔拉住他的手,叹了口气,仰起脸,贴在方栖宁耳边道:“宝贝,你知道,如果我不想,没人能为难我。你明白吗?”
  “我明白,”方栖宁轻轻从他手中脱开,定定地看了他一眼,“我也一样。”
  见过方栖宁的常客很多,最里间的卡座是他的专属,除了少有的几人外,客人心照不宣地遵守着规矩,不去打扰风眼的老板。
  今天就不一样了,方栖宁主动迈出安全地带,许多新客眼前一亮,松松领口,昂首阔步过来同他搭讪,方栖宁四两拨千斤,全给推了。有不甘心者退回去打听,才晓得他就是这儿的老板。
  他靠在盥洗间的墙壁上,静静听着外边的动静,短信催促了几回,又为他一再拖延时间,脚步声终于缓缓而至。
  咚、咚、咚。鞋跟落在地面的声音,方栖宁对着半身镜解开最上方的纽扣,严阵以待,如何面对接下来走进来的人。
  窄腰阔肩,西装裤剪裁合身,露出一截铁灰的布料。方栖宁皱起眉头,一应资料俱全,他印象里的范公子不是这样的,他不会在风眼这样的地方穿得整整齐齐,像一个不容亲近的人物。
  下一秒,西装裤的主人迈开脚步,走进盥洗间,暴露出了一整张脸,和高大英挺的身形。
  方栖宁手指微颤,不自然地低下头,右手放在腰后,努力朝短信收件方盲打出信息,质问对方,范公子到哪里去也。
  来不及了。
  男人已经看到了他,身形稍顿,转过脸来,微微惊讶道:“小宁?”
  听他一言,方栖宁反而松了一口气。陆岸神色平静,脸上唯一能找到的只有不甚明显的讶异,是阔别已久的意思。陆岸已经释怀了,他不再挂心当初的不告而别,取而代之的是看见他那一刻的平静目光。
  方栖宁按下颤抖的手指,在脸上勾勒出一个基础式样的笑容:“好巧,在这碰见你了。”
  不等陆岸开口,那位范公子姗姗来迟,怀里揽着个气喘吁吁的小美人,眼神刮过方栖宁时动了动嘴角,一转脸忽地收敛了目光,在陆岸和方栖宁之间来回扫视了两眼。
  陆岸神色淡淡:“小范总。”
  “陆、陆老师,”范公子后颈的骨头大约是软的,一根根躺下来。他很会自作聪明,露出你知我知的笑意,复又搂着小美人走出门去,还贴心地从外面关上了。
  方栖宁十分费解,三年间他有意避开陆岸的一切,不晓得一个国内一个二流编剧也能得富家子弟的青眼,究竟是陆岸平步青云,还是他押错了宝,范公子太过扶不上墙。
  “小宁。”陆岸又喊了他一声。
  盥洗间内残存着那一对露水爱侣飘过的气息,大理石台上飞溅几滴水珠,隔着门外低缓的音乐,染上三分怪异的色彩。
  方栖宁朝他笑笑,计划有变,他绕开陆岸,手掌覆在门把手上,却被另一只手握住了。
  “陆岸,”方栖宁脸色微变,竭力维持平静,试图拨开他的手,“我还有事,先不叙旧了。”
  他多少有些失落,陆岸不该是这样的。假使陆岸对他还有一分情意,第一反应都不会是直接上手,如今的情形更像是旧情人重逢,一方迫不及待想要重温旧梦。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