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中医的世界你不懂 作者:烟波江南(上)

字体:[ ]

 
  文案:
  你有病!
  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有病。
  你真的有病。
  唐明远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治好自家亲爱哒走上艺术的巅峰,却一不小心成了名医。
  明明开始学医不过是为了对一个人的承诺!可惜出生点错了技能点!
  PS:本文所有药方和病案,都是蠢·学渣·智商感人·作者,查一本或者几本资料努力理解写的!
  肯定会有错误的地方~大家不要当真啊~请谨遵正经医嘱!如有错误的地方,大家尽管指出~蠢作者送红包感谢~能改的我一定改掉,不过有些牵涉剧情,改不了的话,请大家谅解下~╭(╯3╰)╮
  不过作者有话分享的一些食谱和零食,大家可以相信的!那绝对是本人自己吃过的!哈哈哈哈哈~
  为了大家不要误会,我再解释下,本文的全名应该是《一个审美异常诡异却满心艺术的少年的医学内心之路你是不会懂得的》,但是这个实在太长了,才简略成了《中医的世界你不懂》,并不是说我想炫耀中医知识然后说大家不懂的意思。。
  内容标签: 强强 爽文 升级流 打脸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明远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秦远明是一个审美异常的天才中医,因为从小的约定和恋人的身体而努力学习中医,追查师门丢失的传承之物,只是因为太过年轻,一直被人质疑医术,一次次用医术反击了最终站在了医学的巅峰。
  本文以中国传统医学为主,多个病案串联起重,既保持了文章内容的完整度,也给读者展现了中医的严谨姓和多样姓。文章从病情、辩证和用药各方面的解说,以真实的案例反驳了中医“慢郎中”“伪科学”的污名。中医是真真正正传承了千年的知识结晶,经得起时间的验证。作者文笔老练,故事紧凑,情节跌宕起伏,剧情严谨考据,引人入胜。
  ==================
 
 
第1章 
  “唐大夫,真的没有办法吗?”有些焦急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我外孙的身体真的没办法了吗?”
  屋中一个男孩坐在窗边,微微歪着头听着屋子外面的声音,这孩子长得很好粉雕玉琢般,特别是那双眼睛又黑又静的,可是唇色很淡,就算外面的人正在谈论他的身体,他也没什么表情,可是有些干瘦的小手却抓紧了衣袖。
  “别怕。”软糯的声音从他下方传来,一个有些胖乎乎的小手伸了上来,“我师父可厉害了,一定会有办法的。”
  男孩低头看过去,一个胖乎乎的小男孩窝在又软又绒的兔子玩偶肚子上,见他看过来,就露出一个笑容,那双漂亮的眼睛都弯成了新月一般,男孩抿了下唇像是想要说什么,最终却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没有挥开那只小胖手,而是默默的与他牵在了一起。
  “若是再早几年找到我,或者在我四十岁的时候,倒还有办法,只是如今……”
  男孩的眼神黯了下来,眼眶里都是泪却强忍着没有落下来。
  “不哭哦。”胖乎乎的小男孩从玩偶肚子上爬了起来,双手捧着男孩的脸,亲了亲男孩的眼睛,“不哭哦,哭了就不好看了。”
  男孩扭开了头,在找到唐大夫之前,外祖父也给他请了不少人来看病,可是结果……在有唐大夫的消息后,他外祖父高兴地抱着他说,只要找到唐大夫,他就能健康起来,能像别人那样可以在外面跑、可以大声地哭、可是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冰激凌好吃吗?”男孩的声音很好听,“听说很甜。”
  小男孩有些为难,不想骗小伙伴又不想让小伙伴难过。
  男孩到底没有哭。
  胖乎乎的小男孩反而红了眼睛保证道,“我会好好学医的,到时候我一定治好你!”
  “好。”男孩说道。
  胖乎乎的小男孩伸出小拇指,“我们拉钩,我最喜欢小瑾笑的样子了,所以约定,小瑾要一直开开心心的生活,而我会努力学医治好小瑾,到时候我们一起吃冰激凌。”
  男孩犹豫了下,也伸出小拇指。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门口两位老人看着孩童有些幼稚的约定,听着他们奶声奶气的话语,心中又酸又涩,孩子们还太小,不知道实现这个约定有多难,可是他们相信这两个孩子都会努力做到的。
  八月的帝都又燥又热,路上的行人都是有气无力的模样,一个带着满是银色亮片帽子的青年正拿着手机按照导航的指示前行,只是在志玲姐姐娇滴滴的声音第三次路同一棵老榕树的时候,无奈的把手机收了起来,有些尴尬的对着榕树下乘凉的老婆婆笑了下,深吸了一口气顺着极淡的药香开始寻路。
  这次很快就找到了地方,是一个古色古香的四合院,棕红色的大门虚掩着,门口摆着一张有些年头的矮桌,桌子上面是一个足有半米高胖乎乎的茶水桶,旁边挂了个免费茶饮的牌子。
  青年从旁边的木篮里里选个了亮蓝色的杯子,接了一杯后先闻了闻,这水中明显带着药香,“银花、菊花为主。”陪着其它常见的药草,不值钱却正适合现在的天气,银花菊花茶可以预防中暑、头痛目赤、风热感冒等……
  “小伙子,让让。”
  青年闻言赶紧让开,一个头发花白精神却极好的老太太端着大茶缸走到茶水桶前开始接茶,“这里的茶水随便喝,杯子用完放在透明的储物箱里就行,放心吧茶水是今天刚烧的,杯子都干净得很。”老太太以为青年半天不喝是在穷讲究,忍不住唠叨了几句。
  “好的,谢谢您。”青年笑了笑,端着杯子尝了口,虽然这些茶水是免费的,可是熬的时间足茶水带着甘甜,味道并不好但是解暑效果却不错,喝完以后青年就把用过的杯子放进储物箱,这才推门进了屋。
  老太太看了眼,嘟囔道,“原来是看病的。”见杯子八分满,就关上了茶水桶端着茶杯慢悠悠地回家了,她家老头子也喜欢喝这里的茶水,一年四季喝着感觉身体都好了许多。
  门内是一个雕刻精美的影壁,青年仔细打量了一番,认出影壁中间雕刻的是药王,角上是个模样有些怪异的三足双耳药炉,他听师父提起过,这药炉是开山祖师传下来的,只是当年动乱的时候丢失了,师门的人花费了许多功夫也没能找回来,是整个师门最大的遗憾。
  院内的药香更加浓郁,这四合院内东西厢房和正房,庭院中间种着一棵桃树和一棵石榴树,下面摆放着藤制的桌椅,不少人手里拿着号牌坐在椅子上等着,也不知是树的缘故还是宅子位置好,坐在庭院里不仅不热反而心静了不少。
  东西厢房和正房都是改建过的,西厢房一层抓药二层煎药,这里煎药都是用最传统的炭炉和砂锅,东厢房被隔成一个个小房间,给那些不方便的病人入住。
  正房门口有一套木质桌椅,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正坐在那里给人登记了大致病情后递过去一个号码牌,见青年走过去,就问道,“是哪里不舒服?”
  “请问程老在吗?”青年的声音很好听,就像山涧缓缓流过的泉水。
  可是再好听也没用,就见年轻人头都没抬说道,“有预约吗?”
  青年说道,“我和程老通过电话,说是今天来的。”
  年轻人这才抬头看向青年,眼中闪过一丝惊艳,口气也缓和了许多问道,“名字。”
  青年笑道,“唐明远。”
  “唐明远?”年轻人愣了愣拿出另一个本子翻了起来,这都是和程老有约的病人名字,“没有啊。”
  唐明远皱了皱眉头,年轻人又翻了一遍问道,“要不你现在给程老打个电话?”
  “行。”唐明远掏出手机,拨通了程老的电话,可是程老不知道忙什么,电话一直没有接通。
  年轻人眼神也露出几分怀疑,倒不是他多疑,而是程老名气大,他遇到过不少打着各种名头想插队见程老的人。
  见唐明远连打了两个也没打通,年轻人说道,“要不,你到旁边等会?等打通了再说。”
  今天如果换成其他人这样,他早就把人打发走了,不是他吹牛,在帝都那些当官的见了程老都格外恭敬,来了医馆不论身份想见程老都要预约,程老没时间都得在外面老实排队等着。
  可是架不住唐明远容貌清隽俊美声音好,笑容又让人觉得格外真诚,哪怕他上身一件乳白色大仓鼠图案的t恤,那大仓鼠是3D印染的颜色漂亮还带着立体感,仓鼠看起来毛绒绒的,粉嫩的鼻子和粉粉小爪子格外惹人怜,让人看着都想戳下,下身是一条西瓜红的短裤,亮蓝色的头发在银色亮片的帽子下格外抢眼,依旧让人忍不住对他格外优待,唐明远这个人简直把颜即正义四个字发挥到了极致。
  “好的。”唐明远倒是脾气很好,收了手机找了个空椅子坐下,他旁边坐着一对年轻的夫妻,女的怀中抱着一个一岁左右的孩子,那孩子面色青黄不过眼珠子黑润润的倒是有几分可爱。
  那对父母看见唐远明点了下头,明显因为孩子的病情没什么心情聊天。
  其实所有病人中儿科是最难的,清代医学家吴瑭的《温病条辩》中就提过,儿科又称哑科,因为孩子不会说话或者表达能力弱,很多不舒服的病痛都不能很好的表达出来,这就增加了医生看诊的难度,而且孩童时期体质娇弱,不仅容易感染疾病,在生病后更容易产生各种的病变。
  至于用药,药用的多点会使得其胃纳呆滞,药用的猛点,可能伤到孩子的五脏六腑,稍微不对症就治不好病甚至可能越治越重。
  不精通内科、外科、妇科等各种辩证处方用药懂得人体生长和变化根本的,是绝对不能从事儿科的。
  可见自古以来不管是治疗儿科疾病还是给孩子调理身体都是个难活精细活。
  小儿病宜先观形症神色然后再诊脉,因为孩子在年轻母亲怀里,唐明远也不好盯着一直看,只能从面色上判断大约是惊病。
  面赤为风热,面青惊可详。
  “孩子很懂事啊。”唐明远小声感叹道,“都不哭闹。”因为师父的缘故,唐明远很喜欢和老人幼童打交道,看见这么小的孩子病的难受,难免多关心了几句。
  孩子的父亲苦笑了下说道,“这孩子原来闹腾得很,只是生病了没精神气了。”
  “什么病啊?听口音你们也不像本地人。”唐明远仿佛不经意问道。
  如果孩子病的不重,恐怕也不会专门来这里求诊。若是惊病到了现在这样的程度,怕是早期的治疗就有问题。孩子的父亲说道,“是啊,主要是孩子的病一直不好,我们那的中医西医都看遍了也不行,听说程老爷子医术高明,这才特意赶过来的。”
  唐明远又看了眼那孩子已经睡了,因为身体不舒服的缘故,小眉头皱着,又可怜又可爱的,“是什么病?”
  孩子的父亲叹了口气,“起疹子后一直发烧咳嗽,住院输了几天水也不见轻,就去看了中医,喝了中药倒是烧退了,可是没多久又开始,再喝就不管用了。”
 
 
第2章 
  唐明远想了想,“是不是又换了个中医?”
  孩子父亲有些惊讶看了唐明远一眼问道,“你怎么知道?后来我们又去中医院看了,喝了药不仅没退烧,看着还严重了。”
  唐明远犹豫了下,问道,“我能看看孩子吗?”
  孩子父亲仔细打量唐明远,见唐明远二十上下的年纪,如果不是容貌清隽俊美,光看这一身打扮就和街边那些非主流的混混似得哪里会说这么多,想了下男人说道,“孩子刚睡着。”这算是委婉的拒绝了。
  唐明远也没有再多劝什么,有些事情过犹不及,他也信任自家师叔的医馆。
  男人像是因为拒绝了唐明远有些不好意思,见唐明远刚才对孩子的病情有兴趣,就多说了几句。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