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制高点+番外 作者:elsaluo/几何(上)

字体:[ ]

  这时候一堆学生走过来,叽叽喳喳地似乎十分兴奋。
  苏凌只能起身找个相对安静的地方,打了电话过去。
  电话很快接通了,苏凌说:“霍总,我是苏凌,我今天得去济南一趟,明天早上不能过来找你了,不好意思。”其实苏凌也明白,能让霍总抽出一上午时间肯定不是件容易的事,不过他还是得先把这边的问题解决了。
  那边传来霍总沉稳的声音:“没关系,你过去几天?”
  苏凌说:“现在还不知道。”无意中声音透露出了一丝烦闷。
  霍总问:“苏凌,公司那边有什么事么?”
  苏凌觉得倒也没什么好瞒的,霍总帮他做咨询,自然有权利知道公司的情况。苏凌说:“之前帮那边忠林集团做的一个系统软件出了点问题,要赶过去解决一下。”
  霍总说:“嗯,那个公司我听过,你不要轻易介入他们家族的事情,看好形势再做决定。”
  苏凌本来还想通过内部解决,一想霍总的话,他也咀嚼出几分不妥来。他说:“霍总,谢谢你的提点。”苏凌知道这事和霍总是不搭界的,商场上的大人物一向惜字如金,霍总主动提起,苏凌明白他是有心帮他。
  霍总说:“这样就好。我就不耽误你的时间了,你回来再和我联系吧。”
  苏凌听出他的话外之音,这意味着这周霍总应该还能抽出时间给他。苏凌说:“我先谢谢你了,霍总。”
  霍总说:“好,那先这样。”
 
  第七章
 
  制高点
  方来主动提出给苏凌接机,车子也安排好了。
  苏凌也没跟他客气。苏凌其实和他算是不打不相识,大学时候苏凌的女朋友是方来的表妹,后来分手,方来不问青红皂白直接到大学物理课上来找苏凌。
  打架完的结果是两人不分轩轾,后来那个表妹看苏凌回教室时眼角青肿,心怀愧疚,回头把原委和表哥说了,表明是自己甩的苏凌。方来也是直性子,又杀到苏凌寝室,把他拉出去,干嘛?请吃饭道歉呗。
  苏凌当然不是小气人,再说他也挺喜欢方来这样性格的人,直率的人好相处。
  不过从这件往事,多少看出些端倪:方来做事一向不会特别考虑周全,只凭着一时意气。幸好,还是幸好,方来之前有过媒体从业经验,因为报道多次被主编要求修改到符合“标准”,不服得很,当场在会上炒了老板。
  后来当然是没法在新闻圈内再待下去了,开了一家书店,天天养尊处优,间或用笔名给新锐报纸写个社论,给房产公司写个宣传方案什么的,混得不好不坏。
  和这个老总认识也是因为方来的女朋友和这个老总有那么点七姑八姨的外亲,直接介绍方来去做他们投资的一处房产的广告。这个老总请方来吃了一顿饭,要让他把房产公司如何吹嘘吹嘘,方来大感头痛,就那种地段,那种设计的房子,实在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不过老总席间提到公司系统需求什么的,方来就把这事透露给了苏凌。
  苏凌觉得还算是一次机会,虽然还有那么点顾虑,不过后来看在方来介绍的面子上也就决定接这个项目了,现在想来,还真是吃力不讨好。
  算了,再后悔也没用,看看事情如何解决吧。
  该来的总要来,该应付的总要应付。
  坐了一个多小时的车赶到那边,之前派过去的业务员小林已经面有菜色,显然是被刁难地够惨,看到苏凌他们过来一脸如释重负。
  苏凌安慰他:“辛苦了,他们那边怎么说的?”
  小林摇摇头:“我觉得不是我们软件的问题,可是对方硬咬着是我们的错,要我们把货款全部赔偿才罢休。”
  和那边公司的人见面以后,对方只派一个小经理过来,讲话丝毫不客气:“我跟你们说过了,这么多损失完全就是因为你们公司的破软件!叫你们过来不是为了商量的,就是通知你们准备好承担责任吧。”
  苏凌忍着气,尽量和颜说:“我们过来也是想找个双方共同认可的解决方案,是带着诚意过来的。我觉得眼下是把事情弄明白,然后坐下来慢慢商量,你说是吗?”
  对方听完这话,反而破口大骂:“你们这种公司我们见得多了,出了事情只想拖延,我告诉你们,我们有充分的证据证明这事由你们公司的产品造成,你们再不拿钱,就等着吃官司吧。”
  王副总看苏凌脸色一沉,连忙说:“您说的是,我们的产品时应该由我们来负责。只是我们过来一趟也不容易,总是最好把事情先弄明白,然后谈起赔偿的事情也清晰明白一些,我们是想最好能和付总见一面,毕竟这个项目是苏总直接和他接洽的,您说呢?”
  那人哼了一声,打了电话给上头,然后说:“明天付总没空见你们,他说这事就完全由我负责了,你们看着办吧,付总给你们面子,记者过来我们都挡了好几次了,你们再不拿钱出来我们也不想再当老好人了。”
  晚饭的时候,请了那一位方来认识的外甥,只是对方态度傲慢,只管吃喝,嘴里咄咄有词,却句句到不了重心,苏凌后来也明白对方就是来蹭饭的角色。后来试探了几句,果然只是个表了不知多少代的表外甥,借着这么点关系在外面夸大其词,混吃混喝。
  晚饭后,苏凌看方来满脸愧色,让他宽心,他会另想办法。
  只是回到宾馆,和王副总他们商量了一会,还是没有多少头绪。
  李律师说的对,现在不知道他们那边的所谓证据到底是如何,再说不能完全排斥我们自己的嫌疑,不能贸然行动。
  对方毕竟是个地方大企业,就算打官司很可能冒出黑幕,苏凌他们却不得而知。
  只能等明天再去谈谈看,是否还能有点转机。
  赔钱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一味退让只会让对方一直抓着把柄不放,还是得把事情弄明白,眼下对方似乎只是蛮横无理,没有一点真正解决问题的心思。
  苏凌觉得这事恰恰印证了他之前的担心和猜测,王副总的消息是有依据的,看来他们公司内部真的出现了问题,此时是乱战时期,不能轻易介入。
  只是越乱,越需要一点可靠的消息。
  苏凌回到宾馆房间,把玩着手机,想着是否给父亲打个电话。
  父亲从政多年,人脉颇丰,官场千丝万缕的联系总还能触及这边一些。
  只是苏凌还是觉得不能麻烦他,毕竟父亲现在位居二线,说话未必那么管用。
  社会就是如此现实,人走茶凉的道理自古践行。
  忽然,房间电话响了,苏凌猜想又是宾馆“特色服务”,不想理会。
  那电话却不依不挠响了第二次,第三次。
  苏凌不耐低骂了一声,走过去接起来,那边声音压低:“你好,是苏总吗?”
  不是女人。
  是挺陌生的声音,苏凌问:“我是苏凌,请问你是?”
  那边笑了一下,有些沉闷的声音:“我是个小角色,你不用管我是谁。苏总,我手里有些资料——关于忠林的资料,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苏凌不动声色:“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不打手机,估计通过座机连线,行为本身就光彩不到哪里去。
  那个男人继续说:“苏总,不瞒你说,我知道你们这次的事情,忠林是存心刁难,一是想借此让付银亮下台,二是顺便小捞一笔,毕竟你们只是外地人,你懂我的意思吧?”
  苏立刻明白这个人恐怕是知道一些内幕的,他静静说:“我不和你这样的人做生意。”
  那人笑了笑:“苏总,我果然没看错你,实话跟你说,忠林和我个人有些恩怨,我帮你,一是为钱,二是为报一箭之仇,我们是双赢,你说呢?”
  苏凌故意在话筒那边犹豫了一会,然后那边说:“苏总,你是个聪明人,价格嘛,当然是不会太离谱的,你想好了没,我再给你十分钟时间。考虑好了打电话给我。”
  苏凌说:“就按你说的办,你要多少?”
  那边说了一个数字。
  “好,可以,不过如果让我知道你给我的东西不值这个价钱的话——”
  “放心,绝对物超所值。”那边交代完交接事宜,最后模糊地笑了一声,“苏总真是好运气……”
  苏凌不知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对方却已经挂了电话。
  那点钱,半小时内凑到没什么太大问题。
  苏凌直觉地觉得这次的交易应该不会让他失望。
  一个小时候,苏凌在酒店另外一个房间内拿到了那份棕色档案袋。
  等他看到里面那些档案和照片,他大大地吃了一惊,眼里露出不可置信的惊喜。
  绝对是惊喜。
  一张简明的关系表,让苏凌立刻明白了这次果然是有人想把付银亮弄下去,借最近的受损的生意发挥,可惜付银亮也不是傻子,他在公司的根基虽然不那么稳,可是也仍然还是一家之主,一方面搞出苏凌公司来混淆视线,另一方面暗地里有所动作。付银亮的发家史也不复杂,早年是靠他老婆,他老婆家挺有能耐的,现在估计还能搞这么多小动作和她老婆鼎力支持他不无关系,他在忠林集团一直是个外来者。
  两张照片,明显是在很隐秘的角落里拍到的,但依然清晰,是付银亮和一个女人,手里还抱着一个男孩,周围都是外国人,是在国外。苏凌之前和付银亮吃过几次饭,知道付银亮只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儿,没想到——还有一个儿子。
  当时他还想,这男人也不算是一无是处,至少还能容忍家里只有一个女儿。
  做生意的,都要儿子。
  苏凌以前大学同班有个浙江温州的,听说上面无数个姐姐。
  反正有钱,交多少社会抚养费(超生罚款)都没关系。
  老婆生不出,外面养二奶,只要有儿子。
  苏凌和别人做生意,自然会全面了解一下对方的情况,付银亮算是靠老婆起家的那种男人,忠林前身是他岳父的厂子。凭苏凌对他那些劣根性的了解,他不可能不想要儿子。
  付银亮这几年算是把整个忠林集团拿在手中了吧,付家的人在忠林任职的不少,凭他那个心胸,不在暗地里把老婆派系那边的人整死才怪。表面上都是经理什么的,其实都是虚职,没有一点实权,他也算是有点良心,知道应付应付老婆。
  只是,付银亮还有个儿子,真是谁也没想到的吧。
  也可以看出他藏得有多深。要不那些个早就想报复他的人怎么可能忍耐到今天?
  是谁如此有能耐,把他这点底都挖给出来?
  跨国追踪,啧啧,真不是小手笔。
  看来打电话的这个人不是和忠林有私怨,而是和付银亮吧,显然是早有准备,借苏凌之手隐形操控局势。很有可能,背后有人和势力在做。
  不过这不是苏凌要管的,反正他现在手里有王牌了,不管对方如何折腾,他只需要在适当的时候亮出纸牌一角,就可以顺利抽身。
  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付银亮在这个集团是待不下去了。
  苏凌不介意被别人利用一次。
  他暗暗笑了笑,突然想起那个人最后一句话:苏总真是好运气……
  苏凌虽然隐隐觉得这个转机似乎不是运气这么简单,只是既然对方不想让他知道有其他的目的,苏凌这种性格,肯定懒得去多想。
  凭他的经验,这事他只是恰好拿到其中一块蛋糕,只要不继续贪心,自然没他的事情。
  苏凌第二天早上就坐飞机回去了,接下来的事情让王副总去做就可以。
  到了公司,还有时间处理一些文件,然后让秘书叫了外卖。
  秘书提醒他,下午那个采访。
  苏凌心情不错,让秘书告诉那个记者就按原来时间。
  他告诉自己,算是一次机会,总是要抓紧,虽然昨天的事情太过戏剧性,结果是令人满意的,虽然累了点,也花了一点钱,但绝对是值得的。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