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制高点+番外 作者:elsaluo/几何(上)

字体:[ ]

  他告诉大哥:以后你画画,我就开画行,帮你卖画。
  苏杭听后大笑,直夸他好玩。
  苏杭大他七岁,总喜欢拿他当小孩子。
  苏凌摇摇头,从回忆里抽身,面前纯白的画布需要他集中注意力,调好颜色,他的眼神也渐渐凝聚在那一抹抹色彩里。
  一直画到了晚上十二点。
  苏凌洗了手,看了那幅画良久。
  他突然觉得心情好了很多。
  然后,下楼洗澡,睡觉。
  第二天苏凌还是像往常一样,六点半起床。
  他有锻炼得习惯,不过不喜欢借助于机械。他喜欢跑步,早晨出去慢跑已经是多少年的习惯了,这有助于让他一天都保持旺盛的精力。
  某种程度上说,“每天锻炼一小时,幸福工作五十年”算是他的座右铭。
  距离他的小区几公里外就是一座挺大的市民公园,每天从家里出发,跑到市民公园那边,公园里主力军是一些中年人老人,有几个唱京剧的老人,唱得挺好,如果时间允许,苏凌会在那边欣赏一会,他以前对这些还真不怎么感兴趣,现在听听也觉得挺有意思。十多分钟后再跑回来,加上洗澡的时间,一个小时差不多能搞定。
  今天天气似乎有点阴沉,跑到公园那边果然有丝丝毛毛雨下下来。
  也不见那些在凉亭里吊嗓子的老人了。
  苏凌独自在凉亭里坐了一会,一时半会雨应该也大不起来。
  忽然背后有人叫:“peter!”
  苏凌反射性地回头,一条半人高的黑影突然冒上来,苏凌反应过来时发觉脸上有一点热热的湿意。
  他这才看清楚,刚才“袭击”他的是一条成年哈士奇,蓝色的眼睛正望着他,后面的主人一直叫着它它也无动于衷的样子,只是对着那边顽皮地摇了摇尾巴。
  狗的主人跑上来,一把抓住哈士奇背上的带子,把手上的牵引带扣了上去,然后不满地对哈士奇说:“Peter,以后别他妈想我放开你了。”气喘吁吁的样子,似乎追了挺久。
  然后他抬头对苏凌说:“不好意思,它就是爱亲人,你别介意。”
  苏凌笑了笑,看着这条肥嘟嘟的哈士奇坐在地上,他并不讨厌狗,相反,还是挺喜欢的,特别是哈士奇这类大狗:“没关系,狗养得很漂亮。”
  男孩突然直直看着苏凌:“我认识你,你是钢琴系高意涵的男朋友吧?”
  苏凌听到他的话,这才看向这个讲话活力充沛的年轻人,他正摘下头上的棒球帽,那双眼睛——在蒙蒙雨雾中却分外漆黑和明亮,苏凌愣了愣。
  年轻人也不介意他没回答,直接说:“我见过你,在学校门口,好几次了。”
  苏凌这才察觉自己刚才的失常,他说:“是吗?那你应该是和她一个学校的了。”
  年轻人点点头:“我是美术系的,不是一个学院,不过她在我们学校挺有名的,所以……”
  “原来你是学美术的。”
  年轻人笑了笑:“随便混呗,现在学什么不是学呢。对了,你家住这附近的?哪个小区,芳野还是魅力?”
  这两个都是离这公园很近的小区名,苏凌知道这里的中老年人大部分都住那里。他摇摇头:“我家离这稍微远一些。”
  年轻人说:“嗨,看我笨的,想想你是开宝马五系的,肯定是有钱人,是在京润嘉园吧?”
  苏凌点点头,他觉得这年轻人讲话挺有意思:“在你眼里,开宝马五系就是有钱人了?”
  年轻人嘿了一声,说:“咱不说超级豪车,至少我觉得宝马五系算不错了,我以后有钱了也买这个。”
  苏凌为他话里毫不掩饰的“野心”给弄笑了。
  那男孩子有些失神地看着他:“说句实话,你长得真是比高意涵之前那些男朋友帅多了。”他说完才知道自己多嘴了,他有些不好意思地低头了。
  苏凌安慰的话就脱口而出了:“没什么的,反正都过去了。”
  男孩于是又生龙活虎起来,他说:“你这人真好讲话,我叫吴航,航行的航,名字是俗气了点,不过好记。”
  苏凌心想,原来你也叫航。他说:“我叫苏凌,我得回去了,改天再聊。”
  男孩子说了句再见,等苏凌跑过几步远才叫:“哎,你还没说你是什么凌呢?”
  苏凌回头,看到上面那个牵着大狗的朦胧身影,笑了笑:“两点水的那个凌。”
 
  第六章
 
  制高点
  回到公司,苏凌又忙得跟陀螺似的了。
  最近他自己亲自主管和参与了一个项目的开发,他需要弄明白,开发流程上的成本到底是否有改进的余地,不然他觉得这几年和一线开发越行越远了,最重要的是他要知道市场到底需要什么产品。
  公司还有其他事务和例会要他主持和参与,他这几天好像又回到刚开始创业那种状态,又充实又焦急。
  他不能不焦急,如果今年下半年公司交不住稍微好看一些的答卷,合伙人也不会满意的,公司可能还需要进行运营调整,比如裁员或者压缩工资,这对于苏凌来说就是等于倒退,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局面。
  下午的时候,副总焦急地打了内线过来:“苏总,上次忠林集团那批财务系统听说出了不小的BUG,客户那边安抚不下来。”
  苏凌正在听这次的项目主管汇报具体执行方案,有好多问题还堆积着,怎么这时候出了这样的问题?他沉声问:“你先来我办公室,马上。”
  他对项目组长说:“刚才我跟你谈的那几个问题你先召集成员去处理好,其他问题做个备案,回头会上我们再商量。”
  组长说:“是,苏总,另外还有个事情……”
  苏凌没时间跟他磨叽:“直接说。”
  “最近有猎头来项目组挖人,我看可能不是单纯的意思。”谁都知道做软件的,涉及的产权问题本来就是纠缠不清的,每批软件掌握核心的也就那么几个人。
  苏凌一点不意外,只是这时候听到这种事多少有些窝火:“既然你都知道,先把人安抚下来,这个项目做得好,钱不是问题。”
  组长也算是公司早期元老之一了,苏凌不怀疑他的忠诚度和能力。苏凌补充说:“上次忠林那个财务系统的小组长是谁?把人叫来。”然后他观察到组长脸上迟疑的神色,他很快明白:“就是这个人?没事,你把他叫过来,济南那个软件出了问题,现在没人追究他想不想跳槽。”
  “好的,苏总。”
  这家集团是做代工起家的,苏凌当时也是通过一个朋友认识了那个老总,说真的,完全就是俗气巴拉的民营企业家,家族经营内部利益纠结不清,市面上暂时没有能满足他们要求财务软件(都是分行业和功能的)。
  苏凌公司的团队花了三个月,加班费都出了不少,做了一个复合型财务系统,兼有监控和自我纠错功能。其实价格被压得很低,要求又不少,很多功能在业内都是新尝试,苏凌之前就跟他说过了这批软件运行时可能会有一些小问题,但是公司能保证后期维护和修改服务,所以这批软件完全就是做信誉,没有多少利润可言。
  副总过来说了,公司一直有持续派人关注售后工作的,这次大概是他们里面闹内杠,查来查去竟然怪上我们的软件问题说是软件运行问题,导致货款计算失误,造成很大损失。
  苏凌听了,大概也知道那个老总可能在家族站不稳脚了,这次墙倒众人推,他急于用这些借口给自己拖延时间,不过毕竟还算是个挺大的公司,如果事情闹出去,对苏凌的公司绝对是个打击,以后谁还敢让他们做软件。
  副总早上直接派业务员过去了,也直接打电话致歉了,可是对方还是有些不依不挠的,副总让那边朋友了解了一下,这才感觉事情不太妙,只能找苏凌汇报了。
  这时候外面敲门声音,苏凌说“进来”,秘书推门,带着项目组的康晔进来了。
  那人有些局促的样子,估计是看着公司两位主要负责人都在吧。说:“苏总,王总。”
  苏凌冷冷看他一眼,点点头,没说话。
  王副总毕竟会做人,和蔼地原场说:“你也知道叫你来主要是了解一下你当时负责的忠林那个财务软件的事。软件的情况再具体给我们介绍一下。”
  苏凌听了他的说辞,直接让秘书进来,吩咐买票的事宜。
  “下午我们过去一趟。王力,公司的法律顾问李律师你联系一下让他辛苦一趟,康晔,你现在快点回去把相关材料准备好,不要到时候我们在对方质疑下哑口无言,没有证据。”
  “好。”王力带着康晔出去了。
  苏凌然后打了个电话给之前介绍这个项目的朋友方来,他听到这事多少有些吃惊,只是微带歉意说实在不知道他们家情况这么复杂。
  苏凌跟他也不是认识一天两天了:“看你说的,我打电话给主要还是想请你帮忙。他们家亲戚你还有没有认识的,至少有点交情的?”不怕君子,就怕小人赖皮,苏凌想着这事可能还得从内部着手。
  方来说:“有倒是有一个,只是那老总一个外甥,一直被压着没担任什么重要职务。”
  苏凌说:“我下午到,你先帮我联系看看,到那边我们再细谈。”
  方来说:“好。”
  午饭随便吃了顿工作餐,一行人直奔机场。
  到了那边,被告知天气情况不好,航空管制,飞机要晚点两个小时。
  苏凌知道现在也不是着急这事的时候了,和李律师详细谈了这个事情,他表示这事关键还是得先弄清楚是人为操作问题还是软件本身原因,如果是后者,只能协商,对方无非就是钱的问题。
  苏凌说:“他们不提供调查,直接告诉媒体怎么办?”尤其这家还是当地比较大的纳税大户,本地媒体肯定偏向他们;加上现在做软件的大环境不好,落井下石的同行不在少数,这种事情苏凌已经不是第一次听说了。
  李律师说:“苏总,这种事情法律介入太有限了,您要有心理准备。”
  苏凌点点头,他当然明白,只是之前的心理建设还没有做到如此充足的地步。早知道这种民营企业啰嗦又麻烦,他早该好好想清楚的。再有,李律师这次过去也只能以公司员工身份出现,不然对方肯定觉得来者不善,恐怕更加抓着不放。
  不管怎么说,先礼后兵。
  苏凌揉了揉眉心。
  王副总看不过去,苏凌对他有恩,三年前他妻子生病走投无路,多亏苏凌直接力排众议招他入管理层,还直接让他透支了一大笔工资,这些他都记在心里。他安慰苏凌:“苏总,情况也许没有那么糟,你先休息会,别老是想。”
  苏凌平时公私分明,虽然年轻,倒也颇有威信,王力到底虚长他这么多岁,看他如此烦恼,不免露出几分长辈的关怀。
  苏凌点点头,没说话,闭上了眼睛。
  还没休息十分钟,他突然想起一事,操起手机打给秘书:“下午到立新的调研会让项目部组长负责一下,晚上给我一份情况报告。”
  秘书说好,又问:“上次《先锋导报》记者约好您明天下午的那个采访,也推掉是吗?”
  苏凌想起似乎是有这么回事,《先锋导报》弄了一次年轻企业家的专题,说是要采访,其实苏凌不愿搞这些东西,只是想到这也算是一次为公司打广告的机会,也就答应了。等等,明天?他边想边说:“告诉他我出差了,帮我送个红包给他,跟他说如果不介意是否推迟一天。”
  “好的。”秘书办事周密,苏凌不担心这个。
  挂了电话,苏凌脑子里想的是另外一个更重要的事情,明天早上他和霍总约好了谈公司的事情,今天去济南,还要转一趟车,最早也得明天下午才能回了,这个约还得他自己去解释,让秘书去说显得不够尊重了。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