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制高点+番外 作者:elsaluo/几何(上)

字体:[ ]

  霍总说:“我也有这样的感觉,你觉得我把画买下来好么?”
  苏凌不知道霍总为什么要这么问,他买不买画当然是他自己的自由和选择,苏凌不应该插嘴的。可是不回答又显得不礼貌了,苏凌只是说:“有能力拥有自己喜欢的,总是件好事。”
  霍总噙着笑看他:“你说的很对。”
  “凌,你在这里。”这时候高意涵走过来,亲昵地搂住苏凌的手臂。“猜我刚才看到谁了?”她走过来才看到苏凌原来在和人说话,在苏凌耳边压低了声音,难掩兴奋。
  既然人都来了,总是需要介绍一下的。
  苏凌说:“霍总,这是我女朋友,高意涵。”
  高意涵没有像刚才那么活泼了,她只是甜甜笑了笑,叫了声:“霍总您好。”就没有再说话。
  霍总看着眼前这一对,漂亮又年轻,尤其是苏凌,挂着浅浅笑意的他真是漂亮的让人见之忘俗,他说:“你好。我先失陪一下。”有人叫了霍总的名字,他回过身。
  苏凌这才笑着问高意涵:“刚才见到谁了,让你这么兴奋呢?”
  高意涵看着刚才那个让她无比兴奋地美女走过来,向这边走过来,然后在这个霍总身边停下来,她竟然是那个霍总的女伴?!她忍不住扯了扯苏凌的袖子。“就是她啊,没想到今天还能见到大明星呢。”
  苏凌这才反应过来,眼前这个站在霍总身边异常面熟的美女似乎就是这段时间非常红的某位一线女明星。他虽然不关注娱乐八卦,不过此女星实在太出名,到处都是她的广告,想不认识也难。
  高意涵轻拍胸口,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我刚才和她讲话了,她挺没有架子的,讲话好温柔啊。这个霍总是你的朋友吗?肯定非常有钱吧,非常厉害吧,不然怎么女伴都这么有来头。”
  苏凌觉得好笑,女明星也是女人吧?这些孩子啊。他敲敲她的小额头:“傻瓜,别人的事情我们不要多管。”
  高意涵自觉失言,吐吐舌头,不再多说。
  她忍不住又回头看了那个女明星一眼,那个女明星在那个霍总面前似乎异常温顺的样子,没想到刚好就对上霍总侧过头看过来的目光,那眼神让她无端心中一凛,连忙回过头和苏凌讲话。
  这个霍总,刚才就觉得在他面前好有压力,有点不敢讲话。
  真是可怕的男人。高意涵心里想,再有钱,再有地位,她也受不起。
  再说,她哪里比得上那位光彩照人的女明星呢?在她面前她充其量只是个小家碧玉罢了,她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她哪里抓得住那个男人。以她刚才的观察,那个女明星,未必也抓得住那个霍总。
  画展应该是很成功的,飒雅在人群中如鱼得水,春风满面。再次遇到时,是在苏凌帮高意涵拿杯饮料时。
  苏凌笑:“今天排场真不小。”
  飒雅看了看那位引起不小骚动的女人,说:“我没有请她,虽然是很有面子没错,也是个挺厉害的明星,总觉得风头被抢。哈哈。”
  苏凌知道她在开玩笑,他笑了笑没说话。
  飒雅喝了一口香槟,问:“带她过来的那位霍总,你也认识?”
  苏凌不知道她如何得知,不过这么看来,飒雅也认识霍总。他如实回答:“朋友介绍认识的,不是太熟,应该是很厉害的人。”苏凌和飒雅认识算多年了,有些话自然没什么顾忌。
  飒雅笑了笑,看着那边说:“岂止是个人物。呵呵,我过去打个招呼,你慢慢玩。”
  苏凌看她窈窕背影融入人群,笑了笑。
  他们今天见面,她竟然一句都没有问起大哥苏杭。
  兴许是已经放下了吧。当年她天天跑到大哥画室的故事苏凌依稀还记得一些。
  他现在有些明白,当年苏杭为何没有选择她。
  只因她天生属于人群,不甘于平淡。
  而苏杭要的人,是那种纯粹的人,能否放弃很多东西,一心从简的。
  心中无端一阵莫名失落,不知来自何处。
  苏凌叹了口气,不知道自己为何也开始悲秋伤春起来。
  有些东西,从来没有开始,自然谈不上什么结束。
  来自内心深处隐隐的悲恸,还有些许的厌世,今天怎么通通翻滚而出了?
  真是奇怪。
  他轻轻摇头,强迫自己压下那些东西。他就是苏凌,活在当下的苏凌。
  过往都是云烟。
  拿了饮料踱回去,看不远处的高意涵和一个中年男人讲话,那个男人看到苏凌走过来,一脸诡笑地离开了,高意涵一脸不开心地怔怔站在原地。
  苏凌走过去,问:“怎么了?”
  高意涵立刻收起前一刻脸上的不快,笑了笑说:“没什么。”
  苏凌当然不是笨蛋,不过既然她不想说,也没有什么好问的。“如果不想待下去我们就先和飒雅告辞吧。”
  高意涵点点头。
 
  第五章
 
  制高点
  从飒雅的画展出来,在泰国餐厅用完饭餐后,回到车库,苏凌绅士地帮高意涵开了副驾驶座的门,高意涵却没有进去,反而把门关上了。
  苏凌问她:“怎么了?”
  高意涵突然投进他怀里,脸贴在苏凌的胸口上。
  温香软玉在怀,苏凌确实起了一些反应,可是今天他不知为何心情也并不是特别好,可能在画展上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事情,所以他只是轻轻回抱住怀里的女孩子,他当然知道她想要的,这在他看来只是时间问题,苏凌不是个在性上急哄哄的人。
  “小涵,等我忙完这一段时间,再好好补偿你。你呢,在学校里好好上课学习,有事就打电话给我,钱不够用就告诉我,嗯?”
  高意涵说:“对不起,我今天有点情绪化了,不过你忙工作要紧,我没关系的。”
  苏凌觉得有时候高意涵年纪轻轻的心事太重了:“不要多想了,走吧,上车。”
  送闷闷不乐的高意涵回了学校,苏凌打开了车窗,微凉的晚风随着车速忽大忽小地吹进了车内,街上霓虹闪烁,人流不息,苏凌突然感到了一种寂寞。
  脑子里不由自主浮现了一张脸,剑眉星目,再熟悉不过的一张脸了。
  当年决定离开也是因为实在不知如何面对。
  说到底,苏凌在某些方面也只会逃避。
  尽管开得很慢,一小时后还是到了家里。
  在客厅打开电视,脱了外套坐在沙发里,翻着电视频道,却什么都不太想看。
  忽然手机响起来,他想了想还是拿出来接了,是陌生的号码:“喂,我是苏凌。”
  “苏先生您好,这里是飒雅画行代理处,请您将地址告之,我们把画送给您。”
  “画?”他今天并没有买画啊,他想到一种可能。“是飒雅吗?请帮我转告她不要这么客气了。”
  “苏先生,我们不方便透露客户信息。这幅画客户交代必须送到您家。”
  苏凌也不想再跟这些工作人员耗下去,他把家里的地址说了。
  “好的,苏先生您什么时候方便让我们把画送到贵府?”
  苏凌说:“就现在吧。”明天他也不一定有时间。
  “好的,苏先生,半个小时后我们工作人员就会把画送到贵府。”
  苏凌直觉地去翻通讯录,才发现飒雅一直在国外,他并没有她在国内的联系方式。
  可是仔细一想,苏凌觉得应该不是飒雅,她虽然为人大方,但是如果要送画肯定早就告诉他的,不需要这样突然和神秘。
  他暂时想不出那个人是谁,只能作罢。
  半小时后,下面保安打电话来,说有人送画,苏凌说:“让他们进来吧。”
  送画的工作人员很小心,把包装地很完整的画放在苏凌指定的地方,让苏凌签了字,其他话也没多说就离开了。
  苏凌本来以为这画应该不大吧,没想到还挺大的。拆开一看,竟然是今天下午自己“看”得最久的那副淡墨山水写意。
  脑子里忽然划过一个人名,不过他觉得有些不确定,直到他看到随画过来的一张卡片,上面写着几个字:有机会拥有你喜欢的,也是一件好事。虽然没有落款,看那刚劲的笔触还有这句话,苏凌就明白了,是霍总送的。
  霍总是个很大方的人。
  只是苏凌觉得这份大方不应该用在自己身上吧。
  但是字画之类的,算是君子之礼,苏凌不可能把画退回去的,只能暂时收下这一份礼物。
  他想起,书房有一幅父亲以前为了纪念他进大学高送给他的礼物,启功的字,转送给霍总应该还挺合适的。
  他当然知道,霍总既然决定送画还不至于要一份回礼的地步,只是苏凌觉得暂时没有比这个更合适的,他的回礼自然要稍微好一些才合适,不然也太不尊重他了。
  除了回礼之外……苏凌靠在沙发上,想了想,还是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过去。
  响了三下,那边有声音传来:“苏凌,你好。”
  苏凌说:“霍总,你好,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你。谢谢你送的画,我很喜欢,只是礼物太贵重了。”
  霍总笑了笑:“不客气,以画赠友,我觉得合适。”
  苏凌说:“霍总,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收下这个惊喜了。”
  霍总忽然说:“你那边很安静。”
  苏凌顿了一下,然后说:“对,我在家里。”刚才因为要打电话,电视也摁了静音,所以肯定是很安静的。不过苏凌不太明白霍总为什么突然这么说,因为他那边虽然能听到一些讲话的声音,不过还是能听清楚霍总讲话的。
  霍总说:“我在外面应酬。”
  苏凌嗯了一声,过了一会补充说:“霍总,那就不打扰你了,过几天我再来你公司找你。”
  霍总说:“好,早点休息。”
  苏凌说:“再见。”
  苏凌觉得这个电话打得有些怪怪的,可是怪在哪里,却实在讲不出来。
  霍总大概对朋友一向如此,看来确实是笼络人心的高手。
  只是苏凌对他的认知还只是停留在工作上的朋友而已,他并不想过多的了解这个人。
  为什么?
  因为苏凌不会再那么轻易地让人走进他心里。
  说不清楚到底是为什么,他觉得自己的感情在若干年前就已经耗尽了。
  大学时有一个女朋友就直接说他,看似包容实则封闭。
  分手时,她说:希望你以后不要这样耍人了,这样会让人一辈子恨你的。
  苏凌实在不知道自己是做错了什么,他只是没搞明白罢了。
  他是个成熟的人,不会和那些想不清楚的事情一直纠缠不休,他早就学会搁置一边,让那些东西慢慢淡化了。
  只是今天下午不知为何,仅仅是看到飒雅的背影,心里就能翻滚出那么多东西。
  是哪一只手,把那张布满尘埃的桌子擦拂了一下,然后露出一些模糊的颜色来。
  他自己也无法分辨。
  突然很想找个人说话。
  他想打个电话给高意涵,只是手指按到那绿色的键,还是滑开了。
  他自嘲地笑了一下,这是为了什么?难道打给高意涵就不会觉得哪里不对劲了?
  如果是的话,今晚早就会留下她了。
  可惜不是。
  他摁了关机键。
  走到楼上,打开画室,空气中有淡淡松油香味。
  这才是他沉淀心情的地方。
  苏凌其实从小学前就开始学画,他的画画功底并不差,特别是大哥苏杭一直在课外不遗余力指导他。苏凌一度觉得自己以后铁定是从事和画有关的工作了。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