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制高点+番外 作者:elsaluo/几何(上)

字体:[ ]

  虽然高意涵今天穿的真的很漂亮,而且□得恰到好处,是男人都会产生联想的,只是苏凌最近真的心里基本都是公司的事情了。
  他是个事业型的男人,读高中就知道自己以后不想给别人打工,也不想过那种朝九晚五的机关单位的生活,他需要有自己一份事业,这就是他的理想。
  他的理想应该说是实现了,他算是成功了,但是接下来他需要很多努力来延续这份成功和理想,他知道自己陷入了低潮,尽管他自己一再否认,但这是事实。
  今天通过他自己的叙述,他相信霍总见识如此的人应该能大概明白公司现在的困境的:在中国纯做软件已经没有前途了,知识产权还有持续利润都是很大的问题。
  这边产出的东西没钱赚,但是另一边用人成本还有营销成本都居高不下。
  他考虑过慢慢转型,拓展业务,但是一方面缺乏好的机会,一方面任何投资都很有风险,而他现在没有过多的闲钱来承担这个万一。
  他现在的处境,用一个词形容就是:进退维谷。
  向上升,可以啊,谁不想呢?资金和项目谁来帮他?
  眼下公司的发展情况已经让他付出了太多心里,他没有再多余的精力来做天马行空的头脑风暴。财务报表拿出来,风投绝对摇头,即使跟你再有交情,人家风投也需要考虑自身风险。
  加上这两年金融风暴,风投自己都泥菩萨过江了,手上拿点钱不攥紧点难道还免费送给你?
  最黄金的时候已经过去了。
  现在就是熬,虽然大家都不好过,但是别人的情况毕竟各有不同。
  在商言商,这个时候,大家只会明哲保身,不会雪中送炭。
  眼下虽然困难,还没有走到不得已的地步。
  最下策就是向家里要钱,家里最不缺钱,父亲年轻时就有头脑,人虽然在机关,在外暗钱投资样样赚,大哥苏杭画画的,一幅画就能卖出几十万,虽不算顶尖的艺术家,但也业内也是价高的了。
  苏凌最不愿意向家里要,他从小性格独立,大学就是靠自己给广告公司打零工交完学费,创业初期的钱还是母亲硬塞给他的,他一赚进来就立刻还给父母了,大哥家里还有孩子和全职太太要养呢,再说他是自由职业,不能让他的钱投进去出不来吧。
  所以是下策。
  现在暂时还没到那一步。
  他只是有这么个直觉罢了。
  他突然想起霍总,脑子里突然就冒出这个人。
  虽然目前为止才有两面之缘,但是不知为何,他甚至开始有些相信他的话了,也许事情没有那么糟吧。
  一个有能耐的人。
  “凌!”高意涵觉察了他的失神,不满地摇了摇他的手臂。
  苏凌回过神,说了句:“抱歉,可能今天比较累。”
  他停下来,将她拥进怀里:“小涵,最近公司事情真的很多,可能没办法老是陪着你了,我知道你一直很乖,我心里也知道这样真是亏待了你了。”
  高意涵抱住他的腰:“没关系,你工作比较重要,我能自己找乐子的,你别担心。如果今天实在太累的话,我们早点回去吧。”
  苏凌点点头:“我先送你回去。”
  高意涵还是抱着他,她闷闷地说:“我今天……不想回学校,留在家里照顾你不好吗?”
  苏凌愣了愣,倒不是他真的想恪守多久君子之礼,只是今天的话,他真的不在状态,不是个好主意。他调侃说:“好姑娘,我都没着急呢,你着什么急呢?呵呵……”
  高意涵听了当然不依了,打了他几拳,任她闹了一会,苏凌搂住她:“小涵,我当然想要你,不过今天我比较累了,明天早上还要早起开会,我觉得我真和你在一起了,总得有个比较浪漫的仪式比较好,你说对么?”
  高意涵把被风吹乱的发丝拢进耳后,低垂着脸,点点头。
  其实她倒没那么傻,没觉得身体是他的就能拴住他,她实在是喜欢他,他有时候蹙眉的样子都能够让她心驰荡漾,有时候他嘴角微微的笑真是特别特别性感,当然她是不会像个小花痴一样把这些都说出口的,她知道苏凌不喜欢别人评价他的外表,他似乎也不太注意这些。这点也是让高意涵觉得这样的男人真是难得的原因之一,很多男人,有点样子就二五八万地拽,真是没有涵养。
  她还记得第一次见苏凌的时候,她从钢琴下来,他在鼓掌,在一群衣着光鲜亮丽的人群中他依然耀眼。
  据她粗略估计,当天晚上对苏凌隐隐有意的女人不下五位,她不想这么好的机会平白流失。随后她找了个机会和他搭上了话,表现出适当的乖巧和温顺,还有知书达理,一点点俏皮的主动,然后就顺利成为了他的女朋友。
  除了她实在是喜欢苏凌之外,想和他共享夜晚的原因还有一条,她需要用这个来让自己放心一点,因为和苏凌一起之后,苏凌虽然宠爱她,但很少表现出特别的在乎的样子,不像她以前那些男朋友为她要死要活的,高意涵告诉自己苏凌就是这样的性格,但她心里还是有隐隐的不安,她对自己的身体有自信,她希望能通过这个让彼此的男女朋友关系更加稳固一些,至少以她对苏凌的了解来看,他绝对是个负责任的好男人。
  不过苏凌的话很诚实,也很在理,她看得出他今天确实有些累了,而且他提出性 爱不要这么草率,也是对的,至少证明他是认真的。
  高意涵告诉自己,要学会忍耐,学会等待。
  送高意涵回学校以后,苏凌慢慢开车回了家。
  他在市区买了一套公寓,闹中取静的地方,不大不小,两百多平米的跃层,够他生活了,以后加一个高意涵也没有问题。
  苏凌并不热衷于投资房产,他的房子目前也就这一处,其他的要么送给以前女朋友了,要么转给朋友了。他对这些真的要求不怎么高,但他挑房子眼光一流,和他有美术功底有些关系吧,所以他挑的房子都是升值潜力一流的。比如这套,现在的转手价格不亚于一套郊区单体别墅。
  照例是回家先脱衣服洗澡,然后看一个小时的关于美术和建筑的书或者自己随便画点东西。他其实很爱美术,不过没想过把这个当做一个职业,可能和大哥苏杭已经学美术有了关系,顺应家里的期望,加上他理科学得也不错,高考填志愿在医学和计算机之间选择,因为母亲觉得做医生太累(她是妇产科医生),所以苏凌最后选了计算机。
  学什么不是重要的,最重要是有一种技能。
  这样才适合创业。
  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钱包等东西,手机上方的新短信标志吸引了他的目光,他想起晚饭前给霍总的短信。
  笑了笑,他打开手机,摁下新短信,霍总的短信跳入眼中:
  苏凌:你能喜欢今天的午餐我很高兴。好好休息,下周见。霍斯维。
  就是霍斯维会说的话,就是他的风格。
  不过苏凌没想到他会回短信就是。
  他笑了笑,把手机放在桌子上,然后走进浴室。
  以苏凌的性格,当然不会好好想那多余的四个字的含义。
 
  第四章
 
  制高点
  苏凌又忙了好几天,周末只抽出半天时间给女朋友高意涵。
  刚好大哥有一个好友在本市开画展,苏杭人在国外,特意交代苏凌送一份礼物过去,也能迎合高意涵的艺术修炼功课,吃完午饭,拿了之前就预定的首饰(因为是个女画家),顺便给高意涵挑了一对宝石耳环,她乐滋滋地就立刻戴上了。
  画展是在本市著名的一个艺术区,以前是德国援建的工厂,废弃以后反而成为文艺青年的聚集地,越来越出名。
  没想到苏杭这个朋友画家喜欢在这个地方开画展,要知道,她可是专攻传统水墨画的,不过想想也在情理之中,如果要外国人喜欢,是得花点心思搞点噱头。
  苏凌一直有关注画情,现在国内市场说景气嘛也没多景气,卖得好的就那么几个,其他都是小头。国外市场则需要机会,苏杭这两年也还算一直不遗余力参加国外画展,嫂子以前在国外上学,毕业后从事媒体行业,人脉颇丰,所以大哥也还算轻松。
  没想到这次画展规模还不小,来的人似乎都挺有来头的,苏凌在那看到了几个有些眼熟的老板,以前在酒会上见过,他们一向不怎么露面,即使露面也只是来了一下就走,权当给面子了,谁让人家是福布斯呢,呵呵。
  这个女画家叫飒雅,不知是艺名还是真名,反正苏凌不管这个,人长得就是一副江南美女的样子,其实是地道的北方人。苏凌送上了礼物,顺便转达了自己对这次画展的喜爱之情。
  飒雅笑着感谢了,然后问苏凌:“不介绍一下?”
  苏凌说:“我女朋友。”
  高意涵知道苏凌把机会留给她了,她开心地说:“飒雅你好,我叫高意涵,你好漂亮,比杂志上更漂亮,没想到今天能亲眼见到你。”
  飒雅这几年是国内媒体非常追捧的美女画家,温婉又淡然的形象,而且热衷公益和慈善,被誉为新一代女性代表之一,单论风头和外界名气,大大盖过大哥苏杭。
  飒雅说:“谢谢你,你和苏凌很般配。”
  高意涵羡慕地看着她说:“你头发真的好黑好漂亮,可不可以传授一下诀窍?”
  飒雅对苏凌说:“把你女朋友借我几分钟,我很喜欢她。”
  苏凌对她们的女人之间的美容话题不感兴趣,自然求之不得。
  苏凌欣赏了几副飒雅的作品,说实话,以半内行的眼光来看确实不错,她这几年长居海外,应该来说是潜心作画的,苏杭是画油画的,两个不是同一派的,很难比较。苏杭虽然名气没有那么大,可是他的画却一直卖得不错,应该说他是非常有艺术头脑的人,他的画可能不是最好的,但却是非常适合市场的。
  所以苏杭一直自嘲自己算不上艺术家,只是个画画的。
  苏凌的水平在他们面前那肯定是小巫见大巫,因此他也无法评价大哥的作品。
  不过苏杭可能就是缺乏一定的人生阅历和激情(从小生活的太过安逸),假以时日,他相信他可以画得很好。
  苏杭虽然和他不是一个母亲,但两兄弟感情极好。苏杭母亲和苏凌的母亲是至交好友,当年苏杭母亲生重病,拜托苏凌的生母在她去世之后好好照顾苏父。当年的故事似乎比较复杂,苏杭知道,苏凌觉得太复杂,就一直没去了解,猜猜也知道是个三角恋故事。
  反正就是两兄弟的母亲感情不错,两兄弟感情也好,虽然年龄并不很相近。
  而且苏杭有了家庭和妻儿,可算是大大减轻了苏凌的压力。
  苏凌的不婚主义也能够多保持几年了。
  苏凌实在是不怎么喜欢婚姻,照理说家里长辈的事情应该对他产生不了什么影响才是。
  可是他天性里就有不爱被束缚的因子吧。
  一定程度上来说,苏凌不算是个特别具有温情的男人,尽管他给人印象总是温文有礼的,并不咄咄逼人。
  他很少特别喜欢一样东西,很少特别执着一样东西。
  一旦他所执着的,他会努力去得到,不遗余力,目前来说只有他的事业能让他有如此激情。
  “喜欢这幅画?”耳边突然响起一道男声,有些耳熟。
  苏凌这才意识到自己在这副画前待得有些久了,他有些惊讶地回头,因为他在很短的时间脑子里已经搜寻出了这把优雅如大提琴声音的主人了——霍斯维。
  “霍总,你好。”苏凌虽然没有料到这么快和他再次见面,不过在这里见到他倒是不稀奇的,他很可能就是受邀过来捧场的潜在买主之一。
  之前听大哥说过飒雅家里似乎挺有背景,因此她作为一个画家,能请到这么多政商名流并不奇怪。而霍总,苏凌凭直觉就知道他肯定不只是个商人。当然他不会特地为这个去打听,去问,这没有必要。
  跟他相识并交往的,就是霍总。
  “空茫的布景中似乎有重重意境,若隐若现,飒雅功力很好。”苏凌回答了他刚才的问题,顺便为自己偶然的失神找了个台阶,尽管他觉得说出口就有些卖弄了,怎么看霍总也不是没有艺术鉴赏力的俗人。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