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管中花(短篇) 作者:鱼肚黑是君子

字体:[ ]

 
题目:管中花(现代架空,短篇,暗黑悬疑,替换文,不适者慎入)
 
作者:鱼肚黑是君子 
 
 
 
 
前言:本文是现代架空文。原本是戚顾文,后来墨镜君要求看黑花版的,
 
所以就替换成了黑花文。结果……发现毫无违和感(诸位戚顾党表打)。
 
仍旧维持着再下一贯的鬼畜风,不适应者请点叉。
 
人的眼睛是世界上最美丽的画卷,其中四季变幻,繁花流动。
 
人的眼睛也是世界上最莫测的深渊,其中狂风戏谑,疯狂旋卝转的漩涡仿佛能吞噬一切。传说中只要看了美杜莎之眼,就会化为石像。孔雀的华丽的尾翎,是神话中百眼巨人坠落的眼珠。
 
眼珠隐匿漂浮于空气之中, 无处不在。
 
它们,在盯着你。
 
 
===
 
1
 
今天是解语花正式工作三个月零三天。
 
准确的说,是刚刚结束三个月试用期后,签了正式合同的第三天。解语花像所有刚刚步入社卝会的年轻人一样,心里充满着新鲜的工作热忱。以他的外形,显然考取影视院校远比上金融类院校容易的多。刚刚毕业的他,已经是国内最大的私人控股银卝行坏账部门最年轻的雇员,足以证明,他的头脑和能力远远超过他的相貌和身材。
 
解语花每天到办公室都很早,坐在办公桌前,打开电脑,按照习惯,先是显示阅读《华卝尔卝街卝日卝报》。这时,邮箱订阅的本市早卝报上的头条新闻,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他草草掠过头条,原来是长沙最近出了变卝态QJ犯,手法残卝忍至极。受卝害卝者不仅遭遇性卝侵犯,之后还被用毒烟熏瞎双眼,最后剥光衣服手脚捆着被丢到荒无人烟的地方。据说,这已经是三个月以来的第五起,五个受卝害卝者中有两个女人三个少年。
 
“变卝态。”解语花骂了一句,骂的既是犯人,也是报道制卝造恐卝慌的记者。果断关了邮箱,目光落在砖头厚的数据薄上,仿佛那一串串枯燥的数据才是最有趣的。
 
“GOOD MORNING~!”上司解子扬扯着夸张的腔调,飘到解语花的身边,拍拍他的肩膀:“还没到工作时间,你就开始了!真了不起!”
 
解语花不习惯和人太过亲卝密,但是解子扬语气中真挚的赞美,让他微微一笑。
 
“Well,nice guy,汪总要见你。”美帝常春藤名校毕业的解子扬,永远都是满口英文+中文,不混熟一点还真听不懂。
 
解子扬口卝中的汪总,是银卝行的CEO,全权负责坏账管理。解语花一听汪总找他,不自觉的皱皱眉头。那个男人严峻阴戾的目光,让他想起二战时昏暗的反法卝西卝斯电影,让他总觉得很压抑。
 
站在顶头上司面前,多少还是有些紧张的。
 
汪藏海什么也不说,阴云密布的双眼只是久久的盯着他,直到盯得解语花脊背冒汗。他甚至怀疑,是不是哪个数字算错捅卝了篓子,要知道哪怕0.1%计算失误,面卝临的就是几千万甚至上亿卝元的损失,那可是白花花的银子。
 
“你做的很好。”汪藏海把手里的黑皮书平放到桌面上,“这是你接下来的工作,只交给你一个人做,希望你能独当一面。”
 
拜托,称赞不要用那么诡异的表情,这样很吓人!解语花想起吃工作餐时,解子扬的调侃。那家伙站在椅子上,高举手背,一本正经的立正站直:“HEY! Mein Führer!(德:元首)”汪藏海那严肃凝重的样子,还真像极了希卝特卝勒的黑白照片。他不由得在嘴里嘟囔句:“Mein Führer!”果然比SHIT更解恨。
 
话虽如此,汪藏海居然要他这个新人独自完成一笔数额上亿美元的坏账,还真是出乎他的意料。上级的器重对新人的激励不可小觑,解语花全身性的投入到数字报表当中,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下班时间。
 
糟了!快到约会的时间了!解语花从座位上跳起来,一手夹卝着报表,一手拎起西装,冲出了办公楼。
 
空荡荡的地下停车场里,稀稀拉拉各种颜色的车,如同蛰伏卝在原地的野兽。时值仲春,飒飒阴风却让解语花不由得打了个寒噤。让打寒噤的不是阴风,而是伴随着阴风而来的感觉,脊背被人用视线锁定的战栗感。
 
又来了!
 
丝丝从渗入毛孔阴森,让他猛然回头,身后是空旷旷向上延伸的灰色柏油路。
 
停车场静的让人头皮发卝麻,远处公路上橡胶轮胎猛然刹车发出沉闷的摩卝擦声。稀稀拉拉的车仍然蛰伏卝在原地,每辆车内空都无一人。车灯如同失去眼帘的眼珠,茫然的瞪着他。
 
 
 
解语花擦擦额角上的汗水,发动了车子,后视镜里反射卝出他自嘲的笑容。最近压力太大了吧?等完成手里的这笔核算,去找个心理医生,或者出去转转都是个不错的主意。
 
推动市中心百货大楼的旋卝转门,随着沉重的旋卝转,人就像玻璃鱼缸里的鱼一样,被分隔开来,暂时被卝关在玻璃中。那一瞬间,仿佛是电影里的慢镜头一般,解语花的目光被顺时针旋卝转玻璃门的另一侧所吸引。
 
是那个男人,又是他。
 
三个月来,总是能遇到他。
 
那是个相当引人注目的男子,虽然他黑色墨镜遮住了他大半边脸,但是能感觉到他高卝挺鼻梁旁边大而有神的双眼,以及那性卝感嘴唇翘卝起的迷人弧度。不容解语花记不住,那是个仅凭背影就可以让女人尖卝叫的帅哥。
 
更重要的是,每当两人不期而遇擦肩而过时,解语花都能感受到墨镜下的双眼直直的盯着他。而他,从一开始的视而不见,到现在也直直的盯回去,活脱脱用目光玻璃黑眼镜的架势。
 
随着旋卝转门的旋卝转,两人再度擦肩而过。
 
解语花没有回头,因为商场一楼咖啡厅里,一个高挑秀丽的美卝女朝他招手:“这边!”
 
“我不是故意迟到的。”解语花掐掐美卝女的粉卝嫩的脸蛋:“秀秀,想吃什么?”
 
霍秀秀打掉他的手,戳戳他肉肉的BABY FAT:“吃最贵的,让你迟到。”霍秀秀的手上,带着一枚极品金碧猫眼戒指,蜜色中金色光晕流动,跟她十分般配。
 
解语花的眼中是毫不掩饰的宠溺:“当心嫁不出去,小肥丫。”
 
霍秀秀不甘示弱:“当心娶不到老婆,工作狂!”
 
两位俊男美卝女,说笑着离去了。
 
2
 
黑眼镜站在百货大楼的玻璃窗外,望着那对离去的男女。
 
解语花吗?
 
每次见到他,不是隔着黑色镜片,就是隔着摄像头。监|视|器的平板摄像头最考验人的五官,第一次在摄像头里见到那个漂亮的让人头晕目眩的男人后,黑眼镜便记住了他,目光再也从他身上移开。
 
他的真人比摄像头里美十倍。
 
刀刻般线条优美的五官,光润白卝皙的肤色,那总是欲言又止的嘴唇。他的眼睛很美,有一种高居世人之上的清卝醒和洁净。观察了三个月,黑眼镜开始明白他每一个表情卝动作后的深刻含义。
 
每当他双眼似笑非笑深深的盯着一处时,下巴轻抬双卝唇微启,完美的下颚颈部锁骨令人一览无余,诱卝惑的让人血脉喷张。那时,黑眼镜总是情不自禁的想要拂过他的脸,却只触卝碰到冰凉的镜头。
 
真的他,摸起来会有什么感觉呢?
 
冰凉的?嫩滑的?柔卝软的?冷漠的?
 
方才那个漂亮女孩子,三个月来他们一共见了三次。黑眼镜很不希望他们之间有什么,对着镜头里凝固的图片说:“我希望你是我的,我会让这变成现实。”
 
警卝察局——
 
张起灵疲惫的揉卝揉太阳穴,对着最近造成极大恐卝慌的连环QJ案,郁闷的很想跑到大马路上去骂街——当然只是想想。以正直严谨不苟言笑著称的铁面警卝官张起灵,若是真那么干了,对于其他警员来说真是媲美2012的恐怖事件。
 
抱歉,张起灵实在是不能把这系列案子当做色卝情小说来阅读。他下意识里很抵触这类案子,相比之下,他更乐于处理凶卝杀暴卝力之类的案卝件。
 
咖啡的醇香唤卝醒他混沌的大脑,伴随着醇厚的咖啡,还有同事吴邪灿烂的笑脸:“星巴克免煮咖啡,比雀巢贵好多,一起尝尝吧。”
 
“谢谢。”张起灵慢吞吞的喝着咖啡,目光却望着桌子上一字排开五张受卝害卝者的照片。他们目前发现受卝害卝者唯一的共同点就是“眼角的泪痣”。
 
吴邪:“你不觉得,这五个受卝害卝者长得都很像吗?说不清哪里相似,都很秀气,很冷淡。”
 
“犯罪心理科的王盟分析过。他很疑惑,作案人的动机到底是由爱生恨所以报复,还是说因为得不到而在他人身上找寄托。不过,唯一能肯定的是,如果不赶快破案,被害人还会持续增卝加。”张起灵决定不看照片,专心享受coffee time,他的目光在吴邪俊秀的脸上仔细探寻着:“唉,你和他们也有些像。”
 
 
 
果然,吴邪立刻做出苦恼的好像世界要毁灭的表情:“不要吓唬我!还有,我没有痣!”他突然灵光乍现,张起灵恍然间好像见到一枚灯泡在吴邪的脑顶熠熠生辉:“二师卝兄,要不我们通告群众。为了个人安危着想,长沙人卝民最好全民整容?”
 
“这种馊主意就你想得出来!”张起灵笑着弹了吴邪一个脑壳,心情却被吴邪逗的开心不少。
 
张起灵翻出笔记本,眉头紧锁的盯着上面记录的点滴。犯人是个有钱人。从现场停留的车辙来看,是大排量八匹越野车,那种车动辄一百多万,比较适合开加油站的人养。其次,犯人应该有一定的社卝会地位,并且工作能接卝触到一些涉及到市民的隐私,长沙百万人口,要找五六个相似的人还是需要费不少功夫。
 
不过,搜卝查量还是缩小了一圈。
 
 
毕竟有机会掌管公卝民隐私记录,开着昂贵纯进口车的人连长沙市人口0.1%比率都不到。
 
3
 
从学生时代卝开始,解语花就是勤奋到争分夺秒的人。对他来说,家和银卝行的差别,仅是换了个地点;而时间存在的意义无非是钟表上的刻度。只有秀秀,哪怕是在最繁忙的时候,他也会抽卝出时间去见她。
 
她是他唯一的妹妹,也是这个世界上他最珍爱的人。
 
母亲带着他改嫁后,一两个月才能见到她一次。每次会面,都是他紧张忙碌生活中一抹粉红色的亮彩。所有的疲累与心焦,都会被秀秀纯净的目光和笑靥涤荡殆尽。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