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中医的世界你不懂 作者:烟波江南(下)

字体:[ ]

 
第61章 
  不仅主持人和医生, 就连正在观看节目的观众都愣住了, 女主持人笑道, “中医果然博大精深,那唐医生看看我怎么样?”
  唐明远也没有揪着那对男女,而是依言看向了女主持人, 女主持人还站起来转了一圈, 唐明远说道, “你恨注重养生和保持身材,只是以后也吃点白肉类会比较好, 也有利于备孕。”女主持人结婚多年,夫妻一直很恩爱。
  女主持人说道,“真的吗?”
  “恩。”唐明远说道, “如果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可以从我师兄那要了我的联系方式,我给你们夫妻好好看看。”
  女主持人说道, “谢谢。”
  不过在场观众也意识到唐明远是真的能看出来。
  女人护着肚子下意识地看向丈夫,男人直接说道,“就算我妻子怀孕了又怎么样?国家早就开放了二胎, 因为女儿的事情, 我妻子怀着孕还要每天落泪……”
  “我并没有说怀孕有什么不对。”唐明远直接说道, “每个孩子的诞生都是被祝福的,我只是在回应你的质疑。”
  男人愣了下才想起来,他质疑唐明远不可能只看一眼就说救不了,所以唐明远证明自己确实能看出病。
  男人说道, “你不试怎么知道?说不定能救回来呢?那个脑出血的伤者你不都救回来了吗?”
  “你也说了是说不定,我是医生不是神,难道我要为一个不确定,去耽误剩下的伤者吗?”唐明远很冷静,“那样的情况,也分轻重缓急,医生抢救也是从重伤员开始的,那些伤势不致命的,难道身上的伤不疼吗?”
  唐明远说道,“对于你女儿的死,我很抱歉,但是我救不了。”
  男人气的眼睛都红了,“你狡辩!你不过是看那个孕妇有钱,所以才先救她,因为我家不能给你好处。”
  唐明远微微皱眉说道,“那样的情况,你告诉我,我从哪里能看出那个孕妇有钱没钱?”
  张黎冷声说道,“我也想问问,抢救室的条件好还是走廊上急救的条件好,你女儿可是先被推到抢救室的!”
  女主持人一直没有说话,此时说道,“我们了解了一下关于唐医生抢救那名孕妇,用的是七星针?能给我们说下这个针的效果吗?”
  “其实七星针取自诸葛亮的七星灯续命,虽然这个是罗贯中虚构的,却也有一定依据,七星又称七情,人体的七情对应喜、怒、忧、思、悲、恐、惊七种情绪。”唐明远没有丝毫的犹豫,就像是信手拈来一般,“《素问》一书中,‘人有五脏化五气,以生喜怒悲忧恐。’五脏藏精,精化为气,气的活动对应外界环境而产生的情志活动。所以五脏的精气是和情绪相对照的,肝在志为怒,心在志为喜,脾在志为思,肺在志为忧,肾在志为恐。五脏能影响情绪,情绪也能作用五脏,这是相对应的一件事,七星针就是这样的原理。”
  女主持人说道,“我好像明白了,这就和气伤肝、忧伤肺一个道理?”
  “恩。”唐明远说道,“是一种相互影响,大喜大惊伤心,大怒郁怒伤肝,过度思虑伤脾……那位孕妇因为失血过多,又受了惊吓,为了肚中的孩子担忧等情绪,对五脏的影响很大,所以用七星针。”
  女主持人说道,“可是我看最后一针好像没有下去。”
  唐明远没有说什么,女主持人问道,“会有什么影响吗?”
  没等唐明远开口,男人就说道,“他后来不是又扎针了吗?那个孕妇不是平安生下双胞胎了吗?可是我的女儿呢?我的女儿就那样没有了!”
  “但是位置不一样。”女主持人冷静地说道,“可以从视频上看出,最开始下针的位置和被你打断后下针的位置并不相同。”
  男人没有说话,唐明远说道,“因为七星针每次下针的时间都有讲究。”
  “你说的这么玄幻,谁知道是真是假,是不是你为了推脱责任信口开河?”男人毫不留情地说道,“你连大学都没有毕业会懂这些?”
  这话一出,唐明远还没动怒,那几个医生已经有些不悦了,毕竟唐明远到底如何他们心里清楚,那样的伤势换成任何一个人都不一定能让孕妇平安生下双胞胎,戴眼镜的医生冷声说道,“无知才无谓。”
  男人脸色大变,说道,“你们……”
  女主持人说道,“其实就着你的疑问,节目组专门请了几位专家,有些不知道七星针,可是看着落针的位置与伤者的情况,进行了推测,如果没有被人打断,那位女伤者有七成把握,不仅能平安生产还不需要摘除子宫,刚才唐医生一直不愿意正面回答,其实是给你留了情面的,请大家看视频。”
  视频截取的是几位名声不错的中医,不少人能搜到名字的,七成还是女主持人比较保守的说法,甚至有人直接痛斥了男人打断治疗,如果不是唐明远反应快,恐怕那位孕妇能不能活下来都是一个问题。
  此时不少观众心情都很复杂,他们是同情男人失去了女儿,可是那位孕妇也无辜,就像是唐明远说的,他不是神,也有救不了的人,只能先救自己能救得,从而挽回更多的生命。
  而且中年男人的行为,让不少人心中都有些厌恶,他是失去了女儿,可这不是对医护人员动手的理由,特别是还叫了一堆人在第二天堵了医院的大门,又动手打伤了人。
  “你女儿的伤并不是医护人员造成的,所有医护人员也用心抢救伤者,可是人没有救回来,就成了医护人员的罪。请问,谁给你资格给医护人员定罪的?”唐明远的声音并不大,“你把失去女儿的痛苦和恨意发泄在医护人员身上,可是你想过没有,那些医护人员也有家人,也有长辈,他们难道不心疼自己的孩子亲人吗?”
  “我也看了一些视频,我也有问题,你带着你女儿去商场,着火的时候你女儿在里面受伤挣扎可能叫爸爸救命的时候你在哪里?”唐明远的话毫不留情,“你能告诉我吗?”
  女主持人也看向了男人说道,“请这位先生回答一下。”
  男人脸色变了变,“我……那时候很乱,我和我女儿走散了。”
  唐明远脸上的嘲讽很明显,“你怎么不和你的包走散?扔了包双手抱着你的女儿很难吗?你也说她年纪很小,你一个大男人难道没有力气抱着年幼的女儿?在那样危险的情况下,难道你一手抓包一手拉着女儿跑的吗?”
  女人咬牙说道,“你,你又没有经历那么危险的事情,有什么资格说我丈夫!”
  唐明远耸耸肩,“我是没经历,可是我知道如果遇到危险,我可以不要任何东西,紧紧抓住我珍惜的人,而不是连个包都舍不得丢。”
  男人咬牙说道,“我也不是故意的!我忘记了,我很害怕就记得紧紧抓住手上的东西,我没想到……”
  “行了,你的辩解让人听了除了可笑没有别的,你是第一批逃出来的人员,当时商场的灾情还没有那么严重,你为什么没有进去找你女儿呢?”唐明远再次质问道,“我看你躲在安全处打电话,有打电话的时间,为什么没有想办法去救她?”
  男人说道,“我进去不是找死吗?还会耽误人救援。”
  唐明远说道,“你也知道你会耽误救援,所以在安全了以后,你就可以打扰医护人员救人吗?在医院闹事,打医护人员的时候,你怎么想不起来自己是不是耽误救人?”
  戴眼镜的医生坐在张黎附近,低声说道,“你师弟不仅医术厉害啊。”
  张黎说道,“我师弟……从小跟着师伯当游医,锻炼出来了。”
  戴眼镜的医生一时没反应过来,这是锻炼医术还是锻炼嘴皮子?
  “有的地方比较……那里的人更信神婆一类的。”张黎解释道,“你好好说,他们都不听的,只能咳咳。”有些话不好再说。
  戴眼镜的医生明白过来了。
  男人已经说不出话,满脸冷汗,唐明远却接着问道,“所以你有什么资格来质问,你知道在你闹事的时候,多少医护人员在不眠不休的抢救病人?你知道在你躲在安全区的时候,多少战士冒险冲进去救人?你知道在医院治疗的除了商场的伤者,更多的就是那些战士吗?”
  没等男人回答,唐明远冷声说道,“你不知道,你只知道把责任都推到别人身上,好像这样你就是一个好爸爸了?因为你在为你的女儿讨回公道?”最后四个字带着讽刺,“你在舆论上哭诉的时候,医院在救人,那些不负责的媒体抨击医院的时候,医院在救人。”
  “你还真是一位好爸爸,女儿的尸体还在医院,你第一想到的就是闹事。”唐明远说道,“这几天你的心和肾不太好吧?”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男人说道,“我只是想为我的女儿讨回公道,是你们医院没有救她。”
  唐明远说道,“你的女儿在第一时间被推进了抢救室,你说医院没有救她?你哪里来的结论?在你闹事的时候,打伤护士的时候,那些医护人员在尽最大的努力抢救你的女儿,你说医院没有救她?”
  张黎忽然说道,“师弟,你说他心和肾不太好,我记得心在志为喜,肾在志为恐,为什么他又喜又恐?难道不应该伤心女儿的离世,愤怒医院的不作为,思念女儿吗?那对应的应该是肝、脾和肺。”
  “这就要问他了,为什么大喜大恐,喜什么?又恐惧什么。”唐明远冷声说道,“而且不是他追究责任,而是医院应该追究他的责任。”
  张黎说道,“是啊,医院已经请律师告他故意伤害了。”
  剧情反转的让所有观众都愣住了,因为唐明远上来就亮山门镇住了观众的原因,倒是没有人怀疑他看错,怀疑的目光都落在了男人身上,就连那个女人也是这样。这就是唐明远的目的,他从来不做没有意义的事情,而且那些话也是激起男人内心的恐惧,哪怕别的中医看了也不会怀疑这些。
  “大家不要信他的话。”男人赶紧说道,只是满脸的慌张让他显得更加可疑,“他是同姓恋,他的话不能信。”
  唐明远挑眉,冷声说道,“我是医生,我也是同姓恋怎么了?吃你家大米了?这两个身份有什么干系吗?就像是你那个女孩的父亲,可你也是人渣一样,有什么必然的关系吗?”
  女主持人也皱了眉头说道,“这位先生,我觉得你不应该拿一个人的私事来攻击对方,只要他没有危害到别人,没有伤害到别人,哪怕他是无姓恋也和你没有关系吧,有资格管他的只有他的亲人。”
  张黎说道,“作为师弟的亲人,我表示没有任何意见,天才总有些怪癖,我倒是觉得师弟有个人陪着就好。”
  女主持人说道,“麻烦导演组帮忙报个警,等节目结束后,我想有必要关于这位先生故意伤人、扰乱公共治安甚至商场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些来重新调查一下。”
  男人满脸冷汗,却再也说不出来什么。
  女主持人说道,“请问观众还有什么疑问吗?”
  有个男人直接站了起来,女主持人示意助手把话筒递过去,男人说道,“主持人好,各位医生好,我这里有个录音,希望大家听完不要对这位声音的主人进行任何的攻击,也不要追究这位声音主人的身份,当然我会把这个录音当成证据交给警方。”
  女主持人说道,“好的,请所有观众听完以后,也不要追究这个人的身份,毕竟这件事会交给警方处理。”
  男人直接通过话筒放出了录音,开始是一个很虚弱的男人的声音,“大家好,我是商场火灾的伤者之一,我……当时往外跑的时候我见到过这个男人和他的女儿,只是他的女儿被一个货架压住了,那个小女孩哭得很惨一直在叫爸爸,这个男人……犹豫了一下就跑了,我当时离得有段距离,我……对不起我当时很乱也很害怕,没有去救那个女孩……我在看到这个男人闹事那天的报道才确认这个男人,我一直不敢去想那个女孩是不是、是不是没有了,对不起……我要是去救她就好了,她说不定就不会死,还那么小……”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