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两种懦弱+番外 作者:荒厂犬面

字体:[ ]

 
文案:
大背景是现代,娱乐圈。
 
一个落汤鸡被从河里捞了起来,是个没死成还受了情伤的神经病,见捞起他的是个鬼,于是和鬼做了一个交易,说他要报仇。
鬼觉得好玩儿,于是对他说,那你得先会演戏……
 
注意:慢热,很慢热,非常慢热。
每个人物或多或少有不完美,不是杰克苏,微虐加微甜,主感情向叙事。
 
内容标签: 娱乐圈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纪深(覃澈),穆燐烁,林非,何煜明 ┃ 配角:安年,姬宁晔,Aaron ┃ 其它:1v1,年上,he
 
 
 
第1章 独角戏【一】
  引。
  深夜,那座名为波利菲尔的死亡大桥上,一个人站在桥边,自言自语:“对不起,我是神经病啊!”
  他正向即将要被他麻烦的人道歉,他想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反正……也是最后一次。
  暗黑色的河流因为重物的坠落而水花四溅,在十字架一样的路灯下折射出别样的光亮。扑通一声过后,他应该扑腾两下,沉入河底,等到断了气死绝了再浮上来才对。
  可是呢?他的确扑腾了两下然后沉下去了,但水还没喝饱呢,就被捞了上来。
  “神经病怎么了,你就是个聋子也得听小爷我的。”坐在栏杆上的人抬着手,湿漉漉的人被悬空提起来。
  他昏迷着,脸上的分不清是泪水还是河水的液体挂着,发青的脸色让原本还算清秀的脸都变得有些不堪入目。
  “啧,就这般没出息。诺,把他提回去。”说着他身边不知何时又出现了一个身影,暗色的衣服在黑夜里宛若无物,“带回去,让我教教他,怎么做个男人!”
  01 独角戏
  眼睛比原来的狭长一些,瞳色淡一些,嘴唇稍稍薄一点,脸更瘦了,人也变高了。是了,镜子里穿着短袖白衬衫,从头到尾连同身份姓名都没有瑕疵的人,的确是他。
  纪深捧起一把冰凉的水就往脸上泼,原先吹好的刘海湿漉漉地贴在脸上,满脸的颓废。
  今天早上,他堵在那个天才的寝室楼下,特别忧郁地转过头,十分自信地演了一场眼含泪光有难言之隐的戏目。只是才叫了那人一声,早就想好了的一肚子台词还没从嘴里出来,就被那人一句“演技太浮夸”给打败了。
  自然目的也没有达到。
  问他的目的是什么?就是这次的面试!
  他叹一口气,整理好心情,变回面无表情。用餐巾纸把脸擦干,吹风机再加工一下刘海,然后步子还算是稳当地走出盥洗室向战场前进。
  一群人等在门外,有的坐着,有的站着,穿着各异几乎可以凑成个时装秀场。就在这时,房间里的人喊了四个名字:“纪深,萧涵……”
  他和萧涵?他们同一场?
  萧涵就是今早给他一剑的天才。
  一走进面试大厅,纪深的目光扫过了评委席,眉头连着眼皮突跳了一下。
  没想到华世娱乐的总经理——穆燐烁也会到场。原本以为该在最后才打照面的人,竟然在一开场就上了戏台。
  纪深的唇角缓缓勾起,当他看见这名字里带着两个火的男人时,喉咙就像被灼烧了一样,心脏像拳击手打着沙袋一样有力地撞击着耳膜。
  扑通——扑通——
  “那么,面试就开始了。接下来我放一段副歌部分的音乐,这是歌词和乐谱。”考官分别给每个人递了一张纸,最后停在萧涵面前,对他说,“从你开始。”
  纪深这时才重新注意到萧涵。
  音乐从副歌部分直接切入,纪深仔细地听,跟着节奏记下歌词。曲调稍低,抒情类歌曲,要注意表情和气息,所有重点就像考文科一样在纪深的脑海里用了亮色标记出来。
  萧涵唱起来,是震撼,虽说如此但他也习以为常了。
  他们两个一个班,这位天才总是让他们这些庸人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
  你要逃亡,我误解成远航。
  要不是最后,掩饰被揭开。
  我怎么能知道,怎么能明了,你要的都有了,我多余成阻碍。
  是该放你走呢,又或者,熟视无睹地装着。
  装着假天真,装着假笑容,一次又一次地迁就。
  纪深的嘴角塌下来,又扫一眼评委席上的众人,每个人眼里都充满了赞许。
  在他眼里的穆燐烁,似乎还对这位天才充满着“兴趣”。
  嘴角重新勾起,“你要的逃亡,我误解成远航。”尾音拖长。
  “要不是最后,掩饰被揭开。”眉头微微皱起,就像歌词里唱的,似乎无论如何都难以相信爱人的背叛。
  “我怎么能知道,怎么能明了,你要的都有了,我多余成阻碍。”一开始的歇斯底里到后来慢慢变了成颓废,无助,声音变得轻缓,闭起的眼睛像真能挤出眼泪一样。
  “我是该放你走呢,又或者,熟视无睹地装着——”毫无办法,一切都出于无奈,他松开了紧紧握着的拳头,“装着假天真,装着假笑容,一次又一次地迁就。”
  纪深的眼里什么都没有,什么都看不见,唯独只对穆燐烁投来的目光发生感应。
  “接下来,给你们剧本,按着上面来演。四人由抽签分成两组,每组男女主各一演一场对手戏。”
  在场的另一个人突然怪叫起来,“女主角的戏怎么叫我们演?”
  考官看他一眼,“不演可以出去。”
  男人反串演女人更能体现一个演员地素质,其实抽到女的才是上上签,这个人连这点都不知道,铁定没戏。纪深排在最后一个,说是抽签却也实在是轮不到他抽。
  打开纸条。
  一惊。
  【一组,女主】
  算是上上签?
  是考官让二组的两个人站到另一边的时候他愣了一下,转过头看他搭档一眼,又再愣了一下。他和萧涵演对手戏!再次用余光不着痕迹地扫一眼穆燐烁,他正襟危坐,一身西装特别地衬他,特别地熟悉……
  猛地扯走余光,抓着剧本,对萧涵道:“既然分到了一组,我们就好好合作吧!”
  剧本上的这一段讲的是女主不堪家里的压力选择放弃男主而嫁给一个玩世不恭的富二代的狗血剧情。越是通俗简单的剧情想要饰演地出色就越有难度。准备的时间只有十分钟,两个人背了台词更本就没有再对戏的时间,只能临场发挥。
  萧涵一步一步有些艰难地向纪深走过来,眉头紧蹙,喉结滑动,“我听到的不是真的,都是假的,是不是?”
  纪深低着头不看他,轻轻地叫一声男主的名字,我见犹怜。纪深的伪声学的并不好,这也不是必修课,不过这样只是单纯地说话还能凑合。
  萧涵激动地抓住纪深的肩膀,颤抖着声音,红了眼睛,“你说啊……你不说话算什么意思?”
  原先两个人都是侧面对着考官,“对不起!”纪深突然提高音量,抓住萧涵的手来了九十度转弯,“我……我没有办法。”稍微蹲下一些创造出“女主”该比男主矮很多的假象,仗着背对着考官略微抬起头,对着正含情脉脉的萧涵皱起鼻子伸出舌头做出怪腔。
  “你真的愿意就这么嫁给他?”萧涵对他的怪腔视若无睹。
  纪深皱起脸,眼泪哗啦哗啦地下来,还时不时抽泣两下,哭地卖力啊,卖力地鼻涕都差点要流下来了。
  萧涵似极力忍住心痛,盯着他,一字一句地说:“这样你一辈子都不会幸福的。”
  一辈子都不会幸福的。这句话,这么熟悉,一字一句地,纪深清楚地记得。模糊的视线里,萧涵的脸和穆燐烁的脸重合了。
  “你娶了她……不会幸福的……”当年他也这样说过。
  而那人在晦暗没有开灯的卧室里点着烟,烟尾火光一亮一亮地,空荡的卧室里他无尽的沉默就像深渊。
  这一刻他的身子里似乎涌入了穆燐烁的灵魂。
  哪里还记得自己正在面试,剧本里的台词早就忘到九霄云外,他收起脸上的泪水放开抓着萧涵的双手,换上漠然的神情还带点不屑,“爱情可不是全部,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幸福?我想要的她都能给我,还不用背上不孝的罪名,该怎么选显而易见吧?”眼泪又断断续续地从眼眶里流出来,这一次哭得比刚才自然太多。
  “哦?”萧涵可是天才,纵然纪深不按剧本来他也临场发挥地很好,此刻他笑地比哭还难看,“我从来不知道你是这么想的,我会离开的。”
  纪深深吸一口气,正打算声嘶力竭地吼出一声不。
  “停停停,你们两个怎么不按剧本来啊?”瞬间把纪深从那个黑蒙蒙的记忆里拉回到现实,单手胡乱在脸上一擦,傻笑,“抱歉啊,因为时间太短了,台词忘记了,后面只能临场发挥了。”说着还冲萧涵也不好意思地笑笑,“抱歉啊。”考官面前要谦虚有礼貌,娱乐圈最忌讳的就是人还没红就先学会搞事情。
  “我看挺好的。”坐在考官席上的穆燐烁发话了,那个出声的考官就像吞了口黄连,脸色变得很难看,缓了一会才让第二组开始。
  另一组就显得中规中矩地多,没有夸张的动作,没有飙泪的女主角,还有些生涩的演技能看出这仅仅是一场面试。台词却记得一分不差,记台词是基本中的基本,能来这里面试的都不该在这种地方出错。
  直到他们被请出去说面试结束让他们等通知,纪深的余光才算真正离开穆燐烁的脸。
  “活该被淘汰。”他轻声暗骂自己一句。走出门,腿有些发软,直挺挺的脊梁骨靠着墙壁缓缓滑下来,坐在门口的凳子上,微微扬起头,有些脱力。
  萧涵跟在他后面出来,纪深见了叫住他,“萧涵,抱歉。”或许会因为他的临场发挥而导致两人都落选吧。台词都错了,他们又不是巨星,还轮不到他们改剧本。
  萧涵淡淡地看他一眼,还是那句话,“演技太浮夸。”
  原本能让纪深耿耿于怀许久的话,在见过穆燐烁之后再听来就是耳旁风,不痛不痒。慢慢站起来,走下楼,六神无主地,就这样逡巡逡巡,游荡游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天色都暗了。
  在离大门口不远处看见一辆黑色的轿车驶来。“你还是这么奇怪。”和三年前开同一款的车,看上去却新了不少,显然是换新车的时候特意挑了同一款。
  这叫做念旧吗?
 
 
第2章 独角戏【二】
  02 独角戏
  昏暗的酒吧,那些胡乱颜色的灯,在纪深烦躁的情绪上又补了一刀。他一手撑着头,一边满脸苦相地喊着正在摆弄着调酒壶的酒保,“你们老板在么?”
  “老板啊,刚才出去了,应该不久就回来了。要先来杯什么吗?”
  纪深定定地看了那酒保两秒,“新来的?”
  “恩,上个星期刚来上班,我叫Aaron。”
  “纪深。老板给你取的名字?来杯烈焰焚情,会吗?”
  “会。”Aaron转身拿过伏特加的酒瓶开始调酒,三个水晶酒瓶被抛起又落下,耍杂技一样的动作。
  一杯冒着白色烟气,由橙黄渐变到湛蓝的鸡尾酒被递到纪深跟前。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是老板取的?”
  “这种名字也只有他会取。”说着拿起玻璃杯狠灌一大口。
  空腹喝酒容易醉。液体流入喉间直达胃底时就已成了火,恨恨地烧,像要把心脏一起烧没了才罢休。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