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暴君和他的小娇花+番外 作者:清简

字体:[ ]

 
正常版:
作为一个读者唾弃,人见人烦,狗都嫌弃的,真·渣攻——原时。拥有着蜜汁自信。
他相信自己虽然抽烟喝酒,染头,打小受,出轨,烂黄瓜。但他仍旧觉得自己是个好小攻。
陈墨云:我死都不会爱上你。
原时:我不信,除非你死给我看。
讲道理,这么猖狂的渣攻是会被反虐的好不好?!!
这是一个画风清奇的狗血文。
 
第二文案
 
文艺版:
时间是爱情的深渊。
我一直在注视着你的眼睛,你却一直都在看别人。
一个人是另一个人的深渊。
我陷入得到又失去的悲伤之中。
遇见你是我的灾难。
 
餐前须知
1.狗血文,看此文你需要有一颗强心脏。昧着良心夸我的,你们都是好人。
2.弱受×强攻。我必须要声明,骂我的人设可以,但是,你不能骂我。|?ω?`)
 
内容标签:虐恋情深 破镜重圆 都市情缘 边缘恋歌 
 
搜索关键字:主角:原时陈墨云┃ 配角:萧牧 ┃ 其它:虐恋相爱相杀三角关系
 
 
 
第1章 危险关系(1)阿墨,真的是你吗?
  天将亮原时就醒了,醒来第一反应就是帮身边的人掖了掖被子。
  天气实在是太冷了,昨晚陈墨云翻了几个身,终于还是钻到他的身边睡着。
  原时伸出一只胳膊探探气温,真他娘的冷。深秋第一天,城市还没开始供暖,简直能呵气成霜。
  第一次起床失败。
  于是原时的手又缩进了被窝,轻轻绕在了陈墨云的腰上。
  胳膊底下的身子,稍微僵了一僵。虽然只是细微的动作,可原时还是感觉到了。
  他醒了。
  醒着的时候,他永远都在抗拒着自己。无论是从心理上,还是生理上。
  陈墨云侧了侧身子,继续装睡。
  原时皱起了眉头,突然想起昨天晚上,帮他盖了几次被子,恍惚间听见他唤人名字。
  那个名字,不是他的。
  搭在陈墨云窄腰上的那只手骤然收回,这件小事就像是一盆冷水,把原时刚刚起来的那一点点欲念全都给泼灭了,他怒从心起,提起脚毫不客气的把陈墨云给踹了下去。
  陈墨云半梦半醒之间毫无防备,被这突如其来的一脚给踹翻在了床底下,额头也磕到了桌角上蹭掉一块皮,疼得他立马就精神了。
  “给老子赶紧把空调开开!”原时暴怒的声音传来。
  陈墨云毫无怨言的站起来,套上一件v领的毛衣就起了身。
  跟原时在一起这么久,他的脾气,陈墨云摸得门儿清。不知道哪里又得罪了这位爷,让他一大早就拿自己出气。
  于是随手捡起遥控器把空调开了,走进洗手间准备洗漱。照了下镜子,陈墨云不由得拧起了眉毛,突兀的锁骨上方种着一排小草莓,白皙的皮肤一片淤紫。
  昨晚原时索取得太厉害,今天早上起床,他还有些走不稳路。
  正刷着牙,陈墨云只觉得腰间一紧。一双手从背后将他抱了起来,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
  呼吸之间,是熟悉的男士剃须水的味道。
  原时声音慵懒嘶哑:“你怎么连条裤子都不穿,勾引我?嗯?”
  他刚刚没找到裤子,图方便,直接就下了床。
  原时就眼睁睁看着陈墨云,光着两条匀称而又修长的腿,扭着身子进了卫生间。
  他的骨架窄又长,一件半长的毛衣穿在身上,隐隐露出纤细的锁骨和一截白生生的天鹅颈,皮肤又白又嫩,散发着光泽。让人看了不免疑惑,咬上一口是个什么滋味。
  这滋味原时比谁都清楚,美妙得紧,如果这会儿再没有半点反应,他还是男人吗?
  原时将陈墨云抱坐在洗漱台上,不由分说的分开了他的双腿。
  陈墨云忍不住发抖,想要推开原时。
  但是架不住原时力气比他大上许多,强行的在洗手台上就要了他。
  他总是这样,兴致一来就做,不管是在哪里,也不管他愿不愿意。
  陈墨云咬着牙将洗手台擦干净,然后转身把地也拖了。
  套了件高领毛衣和外套出门,今天还要上班。
  今天地铁一如既往挤得跟沙丁鱼罐头一样,人多得让他连站着都觉得艰难。
  以前他从来不用挤地铁,刚跟原时在一起那会儿。原时天天开着那辆跑车送他去上班,车接车送,殷勤得要命。
  后来在一起久了,怠惰了,人醒着都懒得看他一眼,哪还有功夫送他上班。
  上了公司电梯,几个小姑娘在他背后,叽叽喳喳的不知道在议论些什么。陈墨云有些不自在的把毛衣领子往上拉了拉,刚出电梯就看见了程安安。
  程安安斜了眼他身上的那件风衣,吹了声口哨:“呦,今天穿的牌子还是Gucci的呢,品味不错啊。”
  她这么一说,陈墨云才注意,刚刚随手扯下的衣服,竟然是原时的。他不懂什么名牌,原时穿衣服的原则就是只爱贵的,他比原时矮了几公分,衣服挂在身上,显得他更瘦更高,却倒也好看。
  “今天的签售会准备好了吗?”陈墨云脱下外套,搭在椅子背上,又下意识的将毛衣领往上扯了扯。
  程安安的目光盯着他的额角,眯着眼睛道:“准备好了。”目光变得深邃,她皱起一只眉,“原时又打你了?”
  他这才想起额头还有伤,不甚在意的将刘海往下拨了拨遮住一部分伤口:“不碍事儿。”
  “草他娘的不碍事,这个月是第几次了?”程安安一掌拍在他桌子上,“你就这么忍着?”
  程安安比他小了两岁,长得却比男孩子还英气,染着一头墨蓝色的短发,眯起眼睛看人时,目光里带着一股子震慑力。
  陈墨云皱了皱眉,看了一眼四周,示意她小声点。
  本来公司很多人就已经很看不起他了,他不想再搞出点什么新闻出来。
  “我跟你说,这种事儿你忍一次,他就会有第二次。就是因为你这么懦弱他才会越来越过分!”程安安咬牙切齿的说,“今天我去找他好好理论一下。”
  “不用。”陈墨云知道程安安也是一片好意,但是始终没有办法告诉她,自己不能离开原时的原因。
  “这种男的,你不分手留着过年呢?!!”果然程安安接着这句话就是劝他分手。
  他也想分手,想了三年,没有一次真的分开过。
  每次他当要分手离开原时,原时都有法子把他找回来,并且加倍的折磨他。
  看陈墨云低下头没说话,程安安叹了一口气走出了办公室。
  *
  签售会在下午正式开始,陈墨云坐在布置好的会场中央,旁边站着程安安。
  他们准备了三千本书,二十支签字笔。
  图书馆连同准备的书都卖光了,二十支笔签到没墨。
  陈墨云没有想到今天来的人会这么多,他这个半路出道的野作家,感到有一丝丝羞愧。
  他之前是教历史的,正儿八经的人民教师,后来闲着无聊在网站上注册了个账号写小说。没想到后来越来越出名,编辑联系他出了版。
  他的第一部 书反响不错。 
  于是第二部 也很快就问世了。程安安找到他时,他一度不同意。 
  被磨了两个月,程安安也跟踪了他两个月,她还甚至发现了自己跟原时的关系。迫不得已答应了她,这一答应,竟然这么轰轰烈烈。
  一直到晚上他们才忙完,书迷陆陆续续的都走了。
  陈墨云在会场帮着工作人员收拾东西。
  条幅太高了撕不下来,陈墨云举着胳膊勉强能够得着,刚准备踮脚一把撕下来,身后就伸出一只手帮他扯了下来。
  陈墨云转过头,对上一双明亮如同初春三月的眼睛。
  灿烂非常,阳光明媚。
  那双漆黑的眼睛里带着笑意,弯弯如同勾月。仿佛有一整个银河都倾泻在了他的心上。
  他脚步趔趄了一下,不敢相信梦境里才会出现的人今天竟然站在他的面前。
  那人伸出手将他扶定,声音温醇如酒:“阿墨,真的是你?”
 
 
第2章 危险关系(2)真脏。
  对于年幼的陈墨云来说,萧牧的出现就好像是他昏暗人生中的一抹阳光,突然照得他的世界亮如白昼。恍如梦境。
  那个穿着干净的墨蓝色上衣,笑容明快的少年将手高高的举起,朗声告诉老师:“我想和陈墨云坐同桌。”
  陈墨云惊讶的回头,然后就对上了那双漆黑如星辰一般的眸子。他迅速的低下头,意外之余,心头不由得泛起了一丝丝暖意。
  他念的这所学校是市里最好的初中,班上的同学非富即贵,个个穿戴得不说是奢侈,起码也都干净整洁。
  灰头土脸的陈墨云的就像个异类,他基本没换过衣服,从来都是只穿一件被浆洗得发黄的白衬衫,衬衫大了一号,空荡荡的挂在他瘦弱的身上,更显得他身形单薄,就像是偷穿了爸爸衣服的小丑,滑稽而又可笑。
  陈墨云一口乡下的土话,刚来到班里时一度成为同学们取笑的对象,后来他努力卷着舌头学说普通话,可是无论怎么掩盖都遮不住他浓浓的口音。于是,他便极少开口说话,在班里一直沉默寡言,存在感极低。
  再加上班里以几个家里很有钱的小恶霸总是隔三差五的找他麻烦,所以大家就自然而然的把他孤立了起来。
  孤立这件事,其实是很莫名其妙的。一旦负面情绪被传播,被经过某些人的煽动,就很容易引起集体的愤怒。陈墨云什么都没做,可就是因为自己和他们都不一样,所以才显得格外孤独。
  陈墨云记得很清楚,他刚到班里的那天,穿了一件新衣服。奶奶从小摊上给他买的耐克运动裤,十块钱一条。
  他穿着进班时,心里还有一丝丝开心,因为听说耐克还是个名牌呢。
  有眼尖的同学,下了课将陈墨云围在座位上,打量着他穿的那条耐克裤子说:“你的耐克对号怎么是反的?”
  “你穿的是冒牌货吧。”一个身量比他高了一头的男孩子,走到他面前,指着自己的裤子说,“我这个才是真货。”
  陈墨云被羞得说不上来话,看着那个男孩子的眼睛,顿时就红了脸。
  “你买的这个多少钱?”
  “十块。”
  “哈哈哈,十块钱。”“山寨便宜货。哈哈哈。”
  在大家的哄笑声中,陈墨云的头垂得越来低,就像是一颗豆芽菜。可是难堪还是仍然很难堪,他无论把头垂得多低,别人没有停止笑他。
  如果说一开始他还抱有跟大家成为好朋友的希望,在那次被集体嘲讽以后,他就再也没能鼓起勇气和别人说上一句话。
  这天,班里一如往常的在小测之后排座位,还好是按照名次来的。
  陈墨云每次都是努力考第一名,因为他想,如果自己第一个挑位子,那就不用怕别人嫌弃他了。
  他站在讲台上,几乎没有犹豫,很是识相的走向了最后一个没有人愿意去坐的角落,刚要坐下,就望见了一道恶狠狠地目光。那道目光的主人,来自原时,他双手抱臂站在门口瞪了陈墨云一眼,用唇形跟他说:“滚,那是我的位子。”
  原时就是班里平时欺负他最为厉害的那个,也是学校里的恶霸之首。
  他打架十分厉害,家里又有钱。所以大家都不敢惹他。
  平时原时都是坐在西北角,所以陈墨云才避着他的喜好,挑了一个相对的位子。也不知他这次是怎么回事,突然指明要坐在这里。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